返回上一頁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2 回到首頁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2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2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2

“謝謝。”

程心輕輕地說。

“你后來的經歷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你也沒錯。

愛是沒錯的,一個人不可能毀滅一個世界,如果這個世界毀滅了,那是所有人,包括活著的和逝去的,共同努力的結果。”

“謝謝。”

程心又說,熱淚涌上眼眶。

“至于下面發生什么,我同樣也不怕。

早在‘萬有引力’號上的時候,星空就讓我感到恐懼,感到累,我就想停下對宇宙的思考,但卻像吸毒一樣,停不下來。

現在,可以停止了。”

“那很好,知道嗎?

我唯一怕的就是你會怕。”

“我也是。”

他們的手拉在一起,在太陽的瘋狂舞蹈中漸漸失去了意識和呼吸。

【時間開始后約170億年,我們的星星】

蘇醒的過程很長,程心的意識是一點一點漸漸恢復的,當她的記憶和視力恢復后,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神經元計算機啟動成功了。

艙內被柔和的光照亮,各種設備發出的嗡嗡聲清晰可聞,空氣中有一種溫暖的感覺,穿梭機復活了。

但程心很快發現,艙內光源的位置與原來有明顯的不同,可能是專為低光速設計的備用照明設備。

空中也沒有信息窗口,可能低光速已經不能驅動這樣的全息顯示。

神經元計算機的人機界面就是那個平面顯示器,現在,上面顯示著彩色的圖形界面,很像公元世紀的樣子。

關一帆正浮在顯示屏前,用沒戴手套的手指點擊屏幕操作著。

發現程心醒來了,他對她笑了笑,做了一個OK的手勢,遞給她一瓶水。

“十六天了。”

他看著程心說。

程心接過水瓶時發現自己也沒戴手套,那水瓶是熱的。

她接著發現自己雖然還穿著那身原始太空服,但頭盔已被摘下,艙內的氣壓和溫度都很適宜。

程心用剛剛恢復知覺的手解開安全帶,飄浮到關一帆身邊,同他一起觀看屏幕。

他們都穿著太空服,但都沒戴頭盔,太空服緊緊擠在一起。

屏幕上同時開著幾個窗口,里面都滾動著大量的數據,正對穿梭機的各個系統進行檢測。

關一帆告訴程心,他已經與“亨特”號取得了聯系,那里的神經元計算機也已經正常啟動。

程心抬起頭,看到兩個舷窗仍然開著,她便飄了過去。

為了讓她看清楚外面,關一帆調暗了艙內的照明。

現在,他們之間有一種默契,像一個人一樣。

乍一看,外面的宇宙并沒有明顯的變化,仍然是在藍星軌道上以低光速運行時看到的景象,藍色和紅色兩個星團仍然在宇宙的兩極飄忽不定地變幻著形狀,太陽仍在直線和球體之間狂舞著,藍星的表面也仍然飛快地流動著周期性的色塊。

當用目光飛快地追蹤那些色塊時,程心發現了一個變化:在色塊的顏色中,藍色和白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紫色。

“發動機系統的檢測基本正常,我們隨時可以減速脫出光速。”

關一帆指著屏幕說。

“聚變發動機還能用?”

程心問。

在冬眠前,她心中就郁結著這個問題,但沒有問,因為她知道多半會得到一個絕望的回答,她不想為難關一帆。

“當然不能用了,低光速下的核聚變功率太低,我們要啟動備用的反物質發動機。”

“反物質?

!低光速下存放的容器……”

“沒有問題,反物質發動機是專為低光速環境設計的,像這樣的遠程航行,飛行器上都配備有低光速動力系統……我們的世界對低光速技術做了大量研究,目的并不是解決誤入曲率航跡的問題,而是考慮到萬一有一天不得不躲進光墓,或者說黑域中。”

半個小時后,穿梭機和“亨特”號飛船同時啟動反物質發動機,開始減速。

程心和關一帆被超重緊緊壓在座椅上,舷窗已經關上了。

劇烈的震動出現了,隨后漸漸平息,最后完全消失了,減速僅僅持續了十幾分鐘,然后發動機停止,失重再次出現。

“我們脫離光速了。”

關一帆說,按動艙壁上的一個按鈕,同時打開了兩個舷窗。

透過舷窗,程心看到藍紅兩個星團消失了。

她看到了太陽,這是一個正常的太陽,與以前看到的沒有明顯變化。

但當她從另一側的舷窗中看到藍星時卻吃了一驚,藍星已經變成紫星了,除了仍是淡黃色的海洋外,陸地均被紫色所覆蓋,雪的白色也完全消失了。

最令她震驚的是星空。

“那些線條是什么?

!”

程心驚叫道。

“應該是星星。”

關一帆簡單地回答說,同程心一樣震驚。

太空中的星星都變成了發光的細線。

線狀的星星程心似曾相識,她曾經多次見過長時間曝光的星空照片,由于地球的轉動,照片上的星星都成了線段,它們的長短和方向都一樣。

但現在,星星變成的線長短不一,方向也不一樣,最長的幾根亮線幾乎貫穿了三分之一的太空,這些亮線以種種角度相互交錯,使星空看上去比以前迷亂了許多。

“應該是星星。”

關一帆又說了一遍,“星光到達這里要穿過兩個界面,首先穿過光速與慢光速的界面,然后穿過黑洞的視界,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們在黑域里?”

“是的,我們在光墓里。”

DX3906星系已經變成了低光速黑洞,與宇宙的其余部分完全隔絕了,那由紛繁的銀線構成的星空,將永遠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我們下去吧。”

關一帆打破長時間的沉默說。

穿梭機再次減速,使軌道急劇降低,在劇烈的震動中進入藍星大氣層,向著這個程心和關一帆注定要度過一生的世界降落。

在監視畫面中,紫色的大陸占據了全部視野,現在可以肯定紫色是植物的顏色。

藍星的植物由藍變紫可能是因為太陽的光輻射改變所致,為了適應新的光照,它們變成了紫色。

其實,太陽的存在本身就令程心和關一帆迷惑。

按照質能方程,低光速下的核聚變只能產生很少的能量,也許,太陽內部仍然保持著正常光速。

為穿梭機設定的著陸坐標就是它上次從藍星起飛的位置,也是“星環”號飛船的所在地。

接近地面時,可以看到著陸點只有一片茂密的紫色森林。

就在穿梭機準備飛離尋找可降落的空地時,推進器噴出的火焰使地面的大樹紛紛逃閃,在林間空出的一塊場地上,穿梭機平穩地降落了。

屏幕顯示外面的空氣可以呼吸,與上次著陸時相比,大氣中的含氧量提高了許多,且大氣層更加稠密,外部氣壓是上次降落時的1.5倍。

程心和關一帆走出穿梭機,再次踏上藍星的大地。

溫暖濕潤的空氣撲面而來,地面上鋪著一層腐殖葉,十分松軟。

在這片空地上布滿了孔洞,那是剛才逃開的大樹的根須留下的。

那些紫樹現在擠在空地的周圍,闊大的葉子在風中搖擺,像一群圍著他們竊竊私語的巨人;空地完全處于樹蔭中。

如此茂密的植被,與上次見到的藍星已經是兩個世界了。

程心不喜歡紫色,總感覺那是一種病態壓抑的顏色,讓她想到心臟供氧不足的病人的嘴唇。

現在,她被這鋪天蓋地的紫色包圍,而且要在這紫色的世界中度過余生。

沒有“星環”號,沒有云天明的飛船,沒有任何人類的蹤跡。

關一帆與程心一起透過森林察看周圍的地形,發現地形與他們上次的著陸點完全不同,他們清楚地記得著陸點附近有連綿的山峰,現在這里卻是一片平坦的林地。

他們懷疑著陸坐標弄錯了,返回穿梭機核實,發現這里確實是上次“星環”號的著陸點。

他們再次在附近仔細搜尋,但什么遺跡都沒有找到,這里像是從未有人類踏足的處女地一般,仿佛他們上一次的藍星之旅發生在另一個時空中的另一顆星球,與這里毫無關系。

關一帆回到穿梭機中,與仍在近地軌道上運行的“亨特”號飛船聯系。

飛船上的神經元計算機功能強大,它所支持的A.I.可以直接對話交流,低光速下,對話通信有十幾秒的時滯。

自從與穿梭機一起脫離光速后,“亨特”號就在低軌道上對藍星表面進行遙感搜索,現在它已經完成了對行星大部分陸地的搜索,沒有發現任何人類的蹤跡,也沒有其他智慧生命存在的跡象。

接下來,程心和關一帆只能開始做一件讓他們深感恐懼、卻又不得不做的事:確定現在的年代。

低光速下的年代測定有一種特殊的方法,一些在正常光速的世界中不發生衰變的元素,在低光速下會出現不同速率的衰變,可由此精確測定低光速持續的時間。

作為科學考察飛行器,穿梭機中有測定元素衰變的儀器,但它是一個獨立的設備,沒有神經元計算機控制系統,只有一個與穿梭機神經元主機的接口,關一帆費了很大周折,才使設備能夠正常使用。

他們讓儀器依次測定從不同區域采集的十份巖石樣本,以便于將結果進行對比。

這個過程需要半個小時。

在等待測試結果時,程心和關一帆走出穿梭機,在林間空地中等待著。

陽光透過林中的間隙,一縷縷地照進來。

空地上有許多奇異的小生物飛過,有像直升機螺旋槳一樣旋轉著飛行的昆蟲,還有一群群透明的小氣球,借著浮力在空中飄行,穿過陽光時變幻出絢麗的虹彩;但沒有見到長翅膀的生物。

“也許已經幾萬年過去了。”

程心喃喃地說。

“也許比那更長。”

關一帆望著森林深處說,“不過,現在,幾萬年,幾十萬年,有什么區別呢?”

然后他們都沉默無言,相互依偎著坐在穿梭機的舷梯上,感受著彼此的心跳。

半個小時后,他們走上舷梯,去面對那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控制臺的屏幕上顯示著十份樣本的檢測數據,檢測了多種元素,是一份復雜的表格,所有樣本的檢測結果都極其接近,在表格下方,簡明地列出了平均結果:

樣品1—10號檢測元素平均衰變時間(誤差:0.4%):

星際時間段:6177906;

地球年:18903729

程心把最后一個數字的位數數了三遍,然后默默地轉身走出穿梭機,走下舷梯,站在這紫色的世界中。

一圈高大的紫樹圍繞在她周圍,一縷陽光把小小的光斑投在她的腳邊,溫濕的風吹起她的頭發,透明小氣球輕盈地飄過她的頭頂,一千八百九十萬年的歲月跟在她身后。

關一帆來到程心身邊,他們目光相對,靈魂交融。

“程心,我們錯過了。”

關一帆說。

在DX3906星系的低光速黑洞形成一千八百九十萬年后,在宇宙誕生一百七十億年后,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緊緊擁抱在一起。

程心伏在關一帆的肩上痛哭起來,在她的記憶中,這種痛哭只在云天明的大腦與身體分離時有過一次,那是……18903729年再加六個世紀以前的事,而那六個世紀在這漫長的地質紀年中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

但這次,她痛哭并非只為云天明,這是一種放棄,她終于看清了,使自己這粒沙塵四處飄飛的,是怎樣的大風;把自己這片小葉送向遠方的,是怎樣的大河。

她徹底放棄了,讓風吹透軀體,讓陽光穿過靈魂。

他們坐到松軟的腐殖葉上,繼續默默地相擁著,任時間流逝。

陽光穿過葉隙投下的光斑在他們身邊悄悄移過。

有時,程心問自己:是不是又過了一千多萬年?

她的意識中有一個奇怪的理智體,在悄悄告訴她那不是不可能,真的有隨意跨越千年的世界。

想想死線吧,如果它稍微擴散一點,內部的光速就由零變成一個極低值,比如像大陸漂移的速度,一萬年一厘米。

在這樣的世界中,你從愛人的懷抱中起身,走出幾步,就與他隔開千萬年。

他們錯過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關一帆輕聲問道:“我們該干什么?”

“我想再找找,真的沒有一點痕跡了?”

“真的沒有了,一千八百萬年,什么都會消失的,時間是最狠的東西。”

“把字刻在石頭上。”

關一帆抬起頭,迷惑地看著程心。

“艾AA知道把字刻在石頭上。”

程心像在自語。

“我真的不明白……”

程心沒有進一步解釋,她抱著關一帆的雙肩問:“能不能讓‘亨特’號對這里進行深度遙感探測,看看地層下面有什么東西?”

“會有什么呢?”

“字,看看有沒有字。”

關一帆笑著搖搖頭,“你這樣子我理解,但……”

“為了久遠保存,那些字應該很大的。”

關一帆點點頭同意了,顯然只是為了滿足程心的愿望。

他和程心起身回到穿梭機中,就這樣一段短短的路,他們仍然緊緊依偎著,仿佛擔心一旦分開就被歲月隔開。

關一帆對軌道上的“亨特”號飛船發出指令,讓它對這個坐標點周圍半徑三千米區域的地層進行深度遙感探測,探測深度為五米至十米之間,重點識別文字和其他有意義的符號。

“亨特”號在十五分鐘后飛越上空,十分鐘后發回探測結果,沒有任何發現。

關一帆再次指令飛船在地層中十米至二十米的深度范圍探測。

這又花費了一個多小時,大部分時間是等待飛船再次飛越上空,也沒有任何發現。

在這個深度已經沒有土壤,只有密實的巖石。

關一帆把探測深度增加到二十至三十米之間,他對程心說:“這是最后一次了,地層遙感探測的深度一般無法超過三十米。”

他們再次等待飛船環繞藍星一周。

這時,太陽正在落下,天空中彌漫著絢爛的晚霞,給紫色的森林鍍上了金邊。

這一次探測有所發現,穿梭機中的屏幕上顯示著飛船發回的圖像。

經過清晰化處理,在黑色的巖層中,可以隱約辨認出幾個白色的字跡:“們”“過”“一”“生”“你們”“小”“在”“面”“過”“去”“的”,白色表示字是凹刻的,字的大小為一米見方,分為四行,位置就在他們腳下二十三米至二十八米處,一個傾斜四十度角的平面上。

飛船A.I.說明,遙感探測只能達到這樣的精度,進一步需進行主動探測,需要穿梭機向地層中的相應位置發射探測波。

程心和關一帆激動地等待著,天黑下來了,周圍的森林成了一圈剪影。

天空中,星星的亮線開始出現,有幾根較長的,像散落在黑天鵝絨上的銀發。

一個小時后,他們收到的遙感圖像上顯示了四行跨越了一千八百九十萬年的字跡:

我們度過了幸福的一生

我們送給你們一個小

在里面躲過坍縮

去新

飛船A.I.調用地質專家系統對探測結果進行了判讀,從中可以知道:這些大字最初是刻在一塊很大的山巖上,這是一塊水成巖,刻字的一面面積約為一百三十平方米。

在千萬年漫長的地殼變動中,這塊山巖所在的山峰下沉,這塊巨巖也隨之沉到現在地層中所在的位置。

刻在巖面上的文字不止四行,但巖石在下沉過程中底部破碎,那些文字丟失了,現存刻字面的一角也破碎了,造成現有字跡的后三行都有殘缺。

程心和關一帆再次擁抱在一起,他們都為艾AA和云天明流下了欣慰的淚水,幸福地感受著那兩個人在十八萬個世紀前的幸福,在這種幸福中,他們絕望的心靈變得無比寧靜了。

“他們在這里的生活是什么樣子?”

程心淚光閃閃地問。

“一切都有可能。”

關一帆仰起頭說。

“他們有孩子嗎?”

“一切都有可能,甚至,你信不信吧,他們曾在這顆行星上建立過文明。”

程心知道這確實有可能,但即使那個文明延續了一千萬年,后面的八百九十萬年也足以抹去它的一切痕跡。

時間確實是最狠的東西。

這時,一個奇異的東西打斷了他們的感慨,這是一個由微亮的細線畫出的長方形,有一人高,在空地上飄浮著,看上去像用鼠標在現實的畫面中拉出的一個方框。

它在飄浮中慢慢移動,但移動的范圍很小,飄不遠就折回。

很可能這東西一直存在,只是它的框線很細,發出的光也不強,白天看不見。

不管它是場態還是實體,這肯定是一個智慧造物。

勾畫出長方形的亮線似乎與天空中線狀的星星有某種神秘的聯系。

“這會不會是他們送我們的那個小……小禮物?”

程心盯著方框說。

“不太可能吧,這東西能存放一千八百多萬年?”

但這次他錯了,這東西確實存放了一千八百九十萬年,如果需要,還可以存放到宇宙末日,因為它在時間之外。

最初它被放置在刻字的巖石旁邊,還有一個實體的金屬框架,但僅五十萬年后金屬就化為塵土。

而這東西一直是嶄新的,它不懼怕時間,因為它自己的時間還沒有開始。

本來它處在地層三十米深處,仍然在那塊巖石旁,但它檢測到了地面上的人,于是它升上地面,它與地層不發生作用,就像一個幻影。

在地面上,它確認這兩個人是它所等待的對象。

“我覺得它像一扇門。”

程心輕聲說。

關一帆拾起一根小樹枝向長方形扔去,樹枝穿過它所圍的空間,落到另一側的地上。

他們又看到,一群發著熒光的小氣球飄過來,其中有幾個穿過了長方形內部,安然無恙地飄走了,其中有一只甚至穿過了發光的框線。

關一帆用手接觸框線,手指與框線對穿而過,他沒有任何感覺。

無意中,他的手伸向長方形所圍的空間。

這確實是一個無意的動作,因為他感覺這片空間斷面肯定是什么都沒有的,但程心驚叫了一聲,沉穩的她很少發出這樣的叫聲。

關一帆急忙把手抽回,手和手臂都完好無損。

“剛才你的手沒穿過去!”

程心指著長方形的另一側說。

關一帆又試了一次,手和一段小臂穿過方框平面就消失了,確實沒有在另一側出現。

而從另一側,程心看到他小臂的斷面,像鏡面一樣,骨骼和肌腱清晰可見。

他抽回手,又拾起一根樹枝試試,樹枝穿過了方框。

緊接著,兩只螺旋槳狀的飛蟲也穿過了方框。

“這確實是一扇門,有智能識別功能的門。”

關一帆說。

“它讓你進去。”

“可能你也行。”

程心小心地試了一下,她的手臂也能進入“門”,關一帆從另一側看到她的小臂斷面時,對這情景似曾相識。

“你等著我,我過去看看。”

關一帆說。

“我們一起去。”

程心堅定地說。

“不,你在這里等我。”

程心扳著關一帆的雙肩使他面向自己,注視著他的眼睛說:“你想讓我們也隔開一千八百萬年嗎?

!”

關一帆長時間地注視著程心,終于點點頭,“我們是不是還能帶些東西過去?”

十分鐘后,他們手拉手穿過了門。

【時間之外,我們的宇宙】

混沌未開的黑暗。

程心和關一帆再次進入時間真空。

這與他們在穿梭機中穿越低光速時十分相似,這里的時間流速為零,或者說沒有時間。

他們失去了時間感,代之以一種跨越感,在一切之外跨越一切的感覺。

黑暗消失,時間開始了。

人類的語言中沒有相應的詞匯表達時間開始的時刻,說他們進入后時間開始了是不對的,“后”是一個時間概念,這里沒有時間,也就沒有先后。

他們進入“后”的時間可以短于億億分之一秒,也可以長于億億年。

太陽亮起來,它亮得很慢,最初只能顯示自己的圓盤形狀,然后才用陽光揭開這個世界的面紗,像一首樂曲,從幾乎聽不見的音調漸漸流淌開來。

太陽的周圍出現一圈藍色,慢慢擴展開來形成一片藍天。

在藍色天空下,一片田園漸漸顯形,或者說這只是田園的一角,有一片未播種的土地,土壤是黑色的。

在土地旁有幾幢精致的白色房子,還有幾棵樹,這樹是唯一能帶來異域色彩的東西,樹的葉子闊大,形狀奇異。

在漸漸亮起來的太陽下,這片幽靜的田園像對他們張開的懷抱。

“有人!”

關一帆指著遠方說。

在地平線上,有兩個人的背影,可以看出是一男一女,男人剛剛把手臂放下。

“那是我們。”

程心說。

在那兩個人前面更遠處,也可以看到白房子和樹,與這里的完全一樣,由于角度原因看不到地面,但可以預料那里也有一塊同這里一樣的黑色田地。

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的盡頭,又有一個該世界的復制品,也可能是映像。

世界的復制品和映像在周圍都存在,他們向兩側看,都看到一個同樣的田園世界,他們也在那個世界中,但只能看到背影,他們轉頭時復制世界中的人也同時轉頭。

他們向后看,吃驚地發現身后也是一個同樣的田園世界,只不過他們是在從另一個方向看,那個田園中的他們遠在另一端。

進入這個世界的入口無影無蹤。

他們沿著一條石塊鋪出的小徑向前走,周圍所有復制世界中的他們也同時走動。

一條小溪把小路切斷了,溪上沒有橋,但抬腿就能跳過去,這時他們才意識到這里有1G的正常重力。

他們走過那幾棵樹,來到白房子前,發現房門關著,窗子被藍色窗簾遮掩。

這一切都是嶄新的,一塵不染。

它們也確實是嶄新的,時間在這里剛剛開始流動。

在房子前堆放著一些簡單原始的農具,有鐵鍬、釘耙、筐子和水桶等,雖然形狀有些變異,但完全能看出它們的用途。

最引人注目的是立在農具旁的一排金屬柱狀物,它們都有一人高,光滑的外殼在陽光下閃亮,每個上面都有四個金屬部件,可以看出是折合的四肢,這些金屬柱可能是關閉中的機器人。

他們決定先熟悉周圍的環境再進入這些房子,于是繼續向前走,很快來到了這個小世界的邊緣。

現在,他們面對著前面的復制世界,最初,他們以為那是個映像,雖然無法解釋它的方向,但走到一半時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那個復制世界太真切了,不像在鏡子中。

果然,他們向前邁一步就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復制世界,四下看看,程心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懼。

一切都恢復到他們剛進入時的狀態:他們身處一個與剛才一模一樣的田園中,前方、兩側都是這個田園的復制世界,在這些復制世界中,他們也存在。

回頭看看,在他們剛剛邁出的田園中,他們正在田園最遠的一側,也在回頭看。

程心聽到關一帆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好了,不要再走了,永遠走不完。”

他指指天和地,“這兩個方向有阻擋,要不也能看見同樣的世界。”

“你知道這是什么?”

“你聽說過查爾斯·米什內爾這個人嗎?”

“沒有。”

“他是公元世紀的一個物理學家,他是最早想象出這種東西的人。

我們所在的世界其實很簡單,是一個正立方體,邊長我估計在一千米左右,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個房間,有四面墻,加上天花板和地板。

但這房間的奇怪之處在于,它的天花板就是地板,在四面墻中,相對兩面墻其實是一面墻,所以它實質上只有兩面墻。

如果你從一面墻前向對面的墻走去,當你走到對面的墻時,你立刻就回到了你出發時的那面墻前。

天花板和地板也一樣。

所以,這是一個全封閉的世界,走到盡頭就回到起點。

至于我們周圍看到的這些映像,也很簡單,只是到達世界盡頭的光又返回到起點的緣故。

咱們現在還是在剛才的那個世界中,是從盡頭返回起點,只有這一個世界,其他都是映像。”

“那,這好像是……”

“這就是!”

關一帆做了一個囊括一切的手勢,感慨道,“云天明曾送你一顆星星,現在,他又送你一個宇宙。

程心,這是一個宇宙,雖然很小,可確實是一個宇宙。”

在程心激動地打量著這個小宇宙時,關一帆悄悄地坐在田埂上,抓起一把黑土,看著土順指流下,心情有些低落,“他是最厲害的男人,能把星星和宇宙當禮物送給他愛的人,可,程心,我什么也送不了你。”

程心也坐下來,伏在他的肩上笑著說:“可你是宇宙中唯一的男人了,不需要再送什么。”

關一帆的心里還是有些自卑,但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宇宙中沒人同他競爭了。

這個宇宙中只有他們兩人的感覺很快被打破了。

一聲輕輕的門響,有一個白色的人影從一幢房子走出來,向他們走來。

這是一個很小的世界,在任何距離上都能看清一個人,他們看到來人是一個穿著日本和服的女子,那身點綴著小紅花的華麗和服像移動的花簇,為這個小宇宙帶來了春光。

“智子!”

程心驚叫道。

“我知道她,智子控制的機器人。”

關一帆說。

他們起身向智子走去,雙方在一棵大樹下會面了。

程心再次確定了她就是智子,那美得有些不真實的相貌一點都沒有變。

智子向程心和關一帆深深鞠躬,起身后對程心微笑著說:“我說過,宇宙很大,生活更大,我們真的又相會了。”

“真的沒想到,見到你真好,真的!”

程心感慨萬千地說,智子把她帶回了過去,現在,任何對過去的回憶都是一千八百萬年前的,但這也不準確,因為他們已經在另一個時間之中了。

智子又鞠躬,“歡迎你們來到647號宇宙,我是這個宇宙的管理者。”

“宇宙管理者?”

關一帆吃驚地看著智子說,“這是個好偉大的名字,特別是對我這樣一個研究宇宙學的人來說,聽起來像……”

“呵呵,不,”智子笑著擺擺手,“你們是647號真正的主人,擁有對這里一切事物的絕對決定權,我只是為你們服務的。”

智子做了個邀請的手勢,程心和關一帆跟著她沿田埂走去,一直進入一幢白房中的一間雅致的客廳。

客廳的裝飾風格是中式的,墻上掛著幾幅淡雅的字畫,程心特別注意看其中有沒有“星環”號從冥王星上帶出來的文物,好像沒看到。

在一個古色古香的木制書案旁入座后,智子為他們倒茶,這一次沒有了茶道的繁瑣程序。

那些茶葉像是龍井,一根根在杯底豎起來,形成一片綠色的小林,散發出一陣清香。

這一切在程心和關一帆的眼中如夢似幻。

智子說:“這個宇宙是一個贈品,是云天明先生贈送給二位的。”

“我想是贈給程心的吧。”

關一帆說。

“不,受贈者肯定包括您,后來的識別系統中增加了您的權限,否則您是不可能進入的。

云天明先生希望你們在這個小宇宙中躲過我們的大宇宙的末日,就是大坍縮,在新的大爆炸后進入新的大宇宙。

他希望你們看到新宇宙的田園時代。

現在,我們處于一個獨立的時間線中,大宇宙的時間正在飛速流逝,你們肯定能夠在有生之年等到它的末日。

按更具體的估算,大宇宙的坍縮將在十年內達到奇點狀態。”

“如果新的創世爆炸發生,我們怎么能知道呢?”

關一帆問。

“我們能知道的,我們能夠通過超膜檢測大宇宙的狀態。”

智子的話讓程心想到了云天明和艾AA刻在巖石上的字,但關一帆想到的更多,他注意到了智子提到的一個詞:田園時代。

用這個詞描述宇宙的和平年代是銀河系人類的說法。

這里有兩個可能:一是巧合,三體世界也正好選擇了這個詞;第二種可能性就十分可怕——三體世界已經偵測到銀河系人類的存在,由云天明快速趕到藍星可知,三體第一艦隊的世界距銀河系人類的世界已經很近了。

現在,三體文明已經發展到能夠建立小宇宙了,這對銀河系人類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但他立刻笑出聲來。

“你笑什么?”

程心奇怪地問。

“笑我可笑。”

確實可笑,即使在進入小宇宙之前,距他離開銀河系人類的二號世界也已經一千八百九十萬年了,現在,他來自的大宇宙可能已經過去幾億年,他是在替古人擔憂。

“你(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