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1 回到首頁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1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六部 銀河紀元409年,我們的星星1

“星環”號關閉了曲率引擎,以光速滑行。

航程中,AA一直在試圖安慰程心,雖然她知道這已經是一件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

她對程心說,你認為是自己的錯誤毀滅了太陽系那是很可笑的,這樣想實在是太自命不凡了,就像你在地面上做一個倒立,就認為自己舉起了地球一樣。

即使你當時沒有制止維德,那場戰爭的結局也很難預測,星環城真的能夠獲得獨立嗎?

這點連維德自己也沒有信心。

聯邦政府和艦隊真的會被幾粒反物質子彈嚇住?

也許星環城的守衛者能摧毀幾艘戰艦,甚至一座太空城,但星環城最后會被聯邦艦隊消滅,這種情況下可能連以后建設水星基地都不可能了。

從另一個方面想,即使星環城獨立,繼續曲率驅動的研究并發現了尾跡效應,最后與聯邦政府合作,有充足的時間造出一千多艘光速飛船,但人類世界真的會為自己建立黑域嗎?

要知道那時人們已經信心滿滿,認為掩體世界能夠躲過黑暗森林打擊并生存下去,他們真的會用黑域把自己與宇宙隔絕嗎?

AA的話就像荷葉上的水滴從程心的思想中滑過,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程心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見到云天明,向他傾訴這一切。

在她的印象中,二百八十七光年是一段極其漫長的航程,但飛船A.I.告訴她,在飛船的參照系內,航行時間只有五十二個小時。

程心有一種極其不真實的感覺,有時她覺得自己已經死了,正身處另一個世界。

程心長時間地透過舷窗看著光速視野中的太空,她知道,從前方那發出藍光的星團中每跳出一顆星星,掠過飛船后飛進后方紅色的星團,就意味著“星環”號飛過了一顆恒星。

她數著那一顆又一顆跳出的星星,目送著它們掠過,看著它們由藍變紅,這種行為具有很強的催眠效應,她終于睡著了。

當程心醒來時,“星環”號已經接近目的恒星,它的船身旋轉了一百八十度,曲率引擎對著前進方向開始減速。

這時,飛船其實是在推著航跡前進。

減速開始后,前方的藍色星團和后方的紅色星團都在漸漸散開,像兩團綻放的焰火一般,很快擴散成滿天的星海。

隨著速度的降低,多普勒效應產生的藍色和紅色也漸漸消退。

程心和AA看到,前方的銀河系的形狀沒有發生肉眼能夠覺察到的變化,但向后看,只見到一片陌生的星群,太陽系早已無影無蹤。

“我們現在距太陽系二百八十六點五光年。”

飛船A.I.說。

“也就是說,那里已經過去了二百八十六年?”

AA問,一臉如夢初醒的樣子。

“以那個參照系而言,是的。”

程心輕輕嘆息,對現在的太陽系而言,二百八十六年抑或二百八十六萬年,有什么區別?

但她突然想到一件事。

“在那兒,向二維的跌落什么時候停止?”

這個問題也讓AA呆了好一會兒。

是啊,什么時候停止?

最初那片小小的二維空間中,是否設定了一個在某個時間停止的指令?

對于二維空間以及三維向二維的跌落,程心和AA沒有任何理論知識,但直覺告訴她們那不太可能,那個嵌入到二維空間中的停止指令或程序真的太玄乎了,玄乎到不太可能。

跌落永遠不會停止嗎?

對這件事,最明智的做法是別再去想它了。

DX3906恒星的大小與太陽接近。

“星環”號開始減速時,從飛船上看它還是一顆普通的星星,但當曲率引擎停止時,這顆恒星已經能夠看出圓盤形狀,與太陽相比,它發出的光偏紅。

“星環”號關閉曲率引擎后,啟動了聚變發動機,飛船上的寧靜被打破了,出現了推進器的嗡嗡聲和微微的震動。

飛船A.I.對監測系統剛剛得到的數據進行分析,重新確定了這個星系的基本狀況:DX3906恒星有兩顆行星,都是固態行星,其中距恒星較遠的一顆體積與火星相當,但沒有大氣層,表面十分荒涼,由于它呈灰色,程心和AA 把它叫做灰星。

軌道半徑較小的另一顆行星體積與地球相當,表面特征也與地球十分相似,有含氧大氣層,且有明顯的生命跡象,但沒有發現農業和工業文明存在的痕跡;它像地球一樣呈現出藍色,她們叫它藍星。

AA很高興,她的研究成果得到了證實。

四百多年前,她的博士學位研究項目就是發現這顆恒星的行星,之前人們認為這是一顆沒有行星的裸星。

AA也正是由此認識了程心,如果沒有這些經歷,她的生活將完全是另一個樣子。

命運真的很奇特,四個世紀前,她從天文望遠鏡中無數次凝視那個遙遠的世界時,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會來到這里。

“當時你能看到這兩顆行星嗎?”

程心問。

“不行,在可見光波段看不到,也許后來太陽系預警系統的望遠鏡能看到,我那時只有通過太陽引力透鏡采集的數據來分析……我推測過這兩顆行星的樣子,和現在看到的差不多。”

“星環”號飛越太陽系到DX3906間的二百八十六光年只用了五十二個小時,但以亞光速從這個星系的邊緣行駛到那顆類地行星,這僅僅六十個天文單位的路程卻用了整整八天時間。

在飛船接近藍星時,程心和AA發現它與地球外觀上的相似是虛假的。

這顆行星的藍色并不是海洋的顏色,而是陸地上植被的色彩。

藍星上的海洋呈淡黃色,面積只占星球表面積的五分之一。

藍星是一個寒冷的世界,它的陸地除了約三分之一的藍色區域,大部分被白雪覆蓋,海洋也大部分封凍,只有靠近赤道的小片區域處于融化狀態。

“星環”號泊入藍星的軌道,開始逐漸下降,這時,飛船A.I.突然有了一個重要發現:“接收到一個來自行星表面的智慧電磁信號,是著陸導航信號,威懾紀元初期的格式,接受這個著陸指引嗎?”

程心和AA激動地對視了一眼,程心說:“接受!按它的指引著陸。”

“將出現4G超重,請進入加速位置,準備好后指令執行。”

A.I.說。

“是不是他?”

AA興奮地問。

程心輕輕搖搖頭,在她過去的生活中,幸運的時光只是大災難和大毀滅的間隙,她對幸運有些恐懼了。

程心和AA坐進加速座椅,座椅像大手掌般合攏,把她們握在中間。

“星環”號開始減速,軌道急劇降低。

很快,在一陣劇烈的震動中,飛船進入藍星的大氣層。

在監視系統傳回的畫面中,藍白相間的大陸充滿了整個視野。

二十分鐘后,“星環”號在赤道附近的陸地上著陸了。

飛船A.I.吩咐程心和AA十分鐘后再從座椅上起身,以適應藍星與地球基本相同的重力。

從舷窗和監視畫面中可以看到,飛船著陸的地點是一片藍色的草原,不遠處可以看到被皚皚白雪覆蓋的群山,這里已經靠近山腳。

天空是淡黃色的,與在太空中見到的海洋的顏色一樣,淺紅色的太陽正在空中照耀著,這是藍星的正午,但天空和太陽的色彩看上去像地球的黃昏。

程心和AA都沒有仔細觀察藍星的環境,她們的注意力被停泊在“星環”號附近的一架飛行器吸引了。

那是一架小型飛行器,有四五米高,表面是暗灰色,呈流線型,尾翼很小,不像是在大氣層中飛行的,像是來往于太空軌道和地面間的穿梭機。

飛行器旁邊站著一個人,一個男人,穿著白色的夾克和深色的褲子,“星環”號著陸時的氣流吹亂了他的頭發。

“是他嗎?”

AA緊張地問道。

程心輕輕搖頭,遠遠看一眼,她就知道那人不是云天明。

那人踏著藍色的草浪向“星環”號走來,走得不快,步態和身姿都透出些許疲憊,也沒有任何驚奇與興奮,仿佛“星環”號的出現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他走到距飛船十幾米處停下,站在草地上耐心地等待著。

“他挺帥的。”

AA說。

這人看上去四十歲左右,東方面孔,長得確實比云天明帥,額頭寬闊,有一雙睿智而溫和的眼睛,那目光讓人感覺他時時刻刻都若有所思,仿佛包括“星環”號在內的任何東西都永遠引不起他的驚奇,只會使他思考。

他舉起雙手做一個圍住腦袋的姿勢,是在表示頭盔,然后一只手擺一擺,搖搖頭,這顯然是在表示出艙時不需要穿太空服。

“大氣成分:氧35%,氮63%,二氧化碳2%,還有微量惰性氣體,可以呼吸,但大氣壓只有0.53個地球標準氣壓,出艙后不要劇烈活動。”

飛船A.I.說。

“站在飛船附近的那個生物是什么?”

AA問。

“正常人類。”

A.I.簡單地回答。

程心和AA起身走出飛船,她們對重力還不太適應,步履有些蹣跚。

走出艙門,呼吸很順暢,并沒有感到空氣的稀薄。

迎面吹來一陣風,很冷,但并不凜冽,其中還有一種青草的味道,給她們一種清爽的感覺。

視野豁然開朗,藍白相間的大地和山脈,淡黃色的天空和紅色的太陽,這一切仿佛是一張偽造的地球彩色照片,除了色彩變換,其他的都一樣。

比如地面上的草,除了顏色是藍的,形狀與地球上的草差別不大。

那個男人已經來到舷梯下面。

“等一等,梯子太陡,我扶你們下來吧。”

男人一邊說著,一邊步履輕捷地登上舷梯,首先扶著程心向下走,“你們應該多休息一會兒再出來,這兒沒有什么要緊的事。”

程心聽出,他有著明顯的威懾紀元的口音。

程心感到他的手溫暖而有力,他穩健的身體也為她擋住了寒風。

面對這個在距太陽系兩百多光年外的遠方遇到的第一個男人,她有一種撲到他懷中的愿望。

“你們是從太陽系來的嗎?”

男人問。

“是的。”

程心點點頭,在男人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往舷梯下走,她對他的信任感在增強,便把更多的身體重量壓在他身上。

“太陽系已經沒有了。”

AA說,她在舷梯頂部坐下。

“知道,還有人跑出來嗎?”

這時程心已經下到地面,站在柔軟的草叢中,她在舷梯最下面一級疲憊地坐下,同時搖搖頭,“可能沒有了。”

“哦……”男人點點頭,走上舷梯去扶AA,“我叫關一帆,在這里還真等到你們了。”

“你知道我們要來?”

AA把手伸給關一帆時說。

“收到了你們的引力波信息。”

“你是‘藍色空間’號上的人嗎?”

“呵呵,如果對剛走的那些人提這個問題,他們肯定很奇怪,‘藍色空間’號和‘萬有引力’號上的人現在已經是四個世紀前的古人了。

不過,我還真是個古人,我是‘萬有引力’號上的隨艦研究員,這四個世紀一直在冬眠,五年前才蘇醒。”

“‘藍色空間’號和‘萬有引力’號現在在哪兒?”

程心扶著舷梯欄桿吃力地站起來,看著正在扶AA下來的關一帆問。

“在博物館。”

“博物館在哪兒?”

AA問,她扶著關一帆的肩膀,幾乎是被他抱著下來。

“在一號和四號世界里。”

“一共有幾個世界?”

“四個,還有兩個正在拓荒中。”

“這些世界都在哪兒?”

這時,關一帆已經把AA扶到地面,他放開她,笑著說:“二位,以后不管遇到誰,人類或別的任何有智慧的東西,不要問他們的世界在哪兒,這是這個宇宙的基本禮節,就像不要問女士的年齡……不過我還是想問,你們都多大了?”

“你看著像多大就多大吧,她七百歲,我五百歲,就是這樣。”

AA說,在草地上坐下來。

“程心博士與四個世紀前相比幾乎沒變。”

“你認識她?”

AA抬頭看著關一帆問。

“從地球收到的圖像中見過,那也是四個世紀前的事了。”

“這里有多少人,這顆行星上?”

程心問。

“三個,就我們三個。”

“這么說,你們那幾個世界都比這里好?”

AA吃驚地問道。

“你是說自然環境嗎?

當然不是,在那些地方,經過一個世紀的改造后,大氣層才勉強能呼吸。

這是個好地方,我們見過的最好的地方,只是程心博士,我們歡迎你到這里來,但不能承認你對這里的所有權。”

“我早就放棄所有權了。”

程心說,“那為什么不向這里移民呢?”

“這里很危險,外人常來。”

“外人?

外星人?”

AA問。

“是的,這一帶靠近獵戶旋臂的中心,有兩條繁忙的航線。”

“那你在這里做什么,就為等我們嗎?”

“不,我是和一支考察隊過來的,他們已經離開了,我留下來等你們。”

十幾個小時后,三人迎來了藍星的夜晚。

夜空中沒有月亮,但與地球相比,這里的星空要明亮許多,銀河系像銀色的火海一般,能夠在地上映出人影。

其實與太陽系相比,這里距銀河系的中心并沒有近多少,可能是這二百八十七光年的空間中有星際塵埃,使太陽系看到的銀河黯淡了許多。

在明亮的星光中,可以看到草地的許多部分在移動,程心和AA最初以為是風造成的幻覺,結果發現自己腳下的草叢也在移動,并發出細微的沙沙聲。

關一帆告訴她們,藍草確實會動,它們的根須也是腳,每年的不同季節,草叢都會在不同的緯度間遷徙,主要是在夜間行走。

AA聽到這話,立刻把手中把玩的兩片草葉扔了。

關一帆說這些草確實是植物,靠光合作用生存,只有簡單的觸覺。

這個世界的其他植物也能行走,他指給她們看遠方的山脊,可以看到在星光下移動的樹林,那些樹木行走的速度比草要快許多,遠遠看去像夜行的軍隊一樣。

關一帆指著夜空中一個星星比較稀疏的方向說:“看那里,就在前幾天,那里還能看到太陽,比從地球上看我們這里的這顆恒星要清楚,當然,那是二百八十七年前的太陽了。

太陽是在考察隊離開的那天熄滅的。”

“太陽只是不發光了,但面積很大,從這里用望遠鏡也許能看到。”

AA說。

“不,什么都看不到了。”

關一帆搖搖頭,又指了指那片空曠的夜空,“即使你們現在回到那里去,也看不到什么了,那里已經是空蕩蕩的太空,一無所有。

你們看到的二維太陽和行星,其實是二維化后三維物質的一種能量釋放效應。

你們看到的其實不只是二維物質,是它們釋放的電磁波在二維和三維空間交界面的折射,能量釋放完成后,一切都不可見了,二維太陽系與三維世界永遠失去了聯系。”

“怎么會呢?

在四維空間是可以看到三維世界的。”

程心說。

“是的,我就從四維看過三維,但三維看不到二維,因為三維是有厚度的,有一個維度可以阻擋和散射來自四維的光線,所以能夠從四維看到;但二維沒有厚度,三維世界的光線能夠完全穿過,所以二維世界是全透明的,不可能看到。”

“用什么辦法都看不到嗎?”

AA問。

“看不到,從理論上講也不可能看到。”

程心和AA沉默許久。

太陽系完全消失了,她們對母親世界僅有的一點寄托原來也不存在。

但關一帆隨即給了她們一個小小的安慰:

“從三維世界可以憑一樣東西檢測到二維太陽系的存在,僅此一樣:引力。

二維太陽系的萬有引力仍作用于三維世界,所以,那片空蕩蕩的太空中應該存在著一個完全看不見的引力源。”

程心和AA若有所思地對視著。

“有些熟悉,是不是?”

關一帆笑著問,他隨即轉移了話題,“還是談談你們來赴的約會吧。”

“你知道云天明嗎?”

AA問。

“不知道。”

“三體艦隊呢?”

程心問。

“也知道得不多。

三體第一艦隊和第二艦隊可能從來就沒有會合。

六十多年前,金牛座附近爆發了一場大規模戰役,很慘烈,殘骸形成了一片新的塵埃云。

我們可以肯定其中的一方就是三體第二艦隊,不知道另一方是誰,戰役的結果也不清楚。”

“第一艦隊呢?”

程心關切地問,她的雙眸在星光中閃亮。

“不知道,沒有任何消息……你們不能在這里待太長時間,這不是個安全的地方。

跟我走,去我們的世界吧,那里拓荒時代已經結束,生活開始好起來了。”

“我同意!”

AA說,然后挽住程心的胳膊,“我們跟他走吧,你就是在這里等一輩子,最大的可能也是什么都等不到,生活總不能全是等待吧?”

程心默默地點點頭,她知道自己追逐的是一個夢。

他們決定在藍星再待一天就起航離開。

關一帆有一艘小型飛船停泊在藍星的同步軌道上。

飛船很小,沒有名字,只有一個序列編號,但關一帆把它叫“亨特”號,說是為了紀念四百多年前“萬有引力”號上的一個朋友。

“亨特”號上沒有生態循環系統,如果長期航行,乘員只能冬眠。

“亨特”號的體積雖然只有“星環”號的幾十分之一,卻也是一艘曲率驅動的光速飛船。

他們決定離開時,關一帆也乘“星環”號,讓“亨特”號無人航行即可。

程心和AA沒有問航線的情況,甚至關于航行時間的問題,關一帆也都避而不答,可見對于人類世界的位置,他是極其謹慎的。

這一天,三個人在“星環”號附近作短途旅行。

對于程心、AA和已經消失的太陽系人類來說,這意味著許多個第一次:第一次航行到太陽系外的恒星系,第一次踏上太陽系外的行星,第一次進入一個太陽系之外的有生命的世界。

與地球相比,藍星上的生態系統十分簡單,除了藍色的可遷移的植物外,海洋中還有種類不多的魚類,陸地上沒有高等動物,只有簡單的小昆蟲,很像簡化版的地球。

這個世界可以生長地球的植物,所以,即使不借助任何技術,地球人類也能在這個世界生存下來。

關一帆進入“星環”號,對這艘精致的恒星際飛船發出由衷的贊嘆,他說,對于他們銀河系人類來說,太陽系人類的一樣東西是繼承不了也學不會的,那就是生活的品位。

他在那幾個幽美的小庭院中流連許久,沉迷于地球全息影像的宏偉景觀中,這時他仍是那種若有所思的樣子,眼睛卻有些濕潤。

在這段時間里,艾AA總是在一旁含情脈脈地看著關一帆。

這一天,他們之間的關系有了微妙的進展。

在旅行中,AA總是設法與關一帆接近,當后者說話時,她總是全神貫注地傾聽,還不時地微笑點頭。

以前,她從未在任何男人面前有過這種表現。

在與程心結識后的這幾個世紀,AA有過無數的情人,而且經常同時有兩個以上——這是新時代正常的生活狀態,但程心知道,AA從來沒有真正愛過一個男性。

現在,她顯然愛上了這個來自威懾紀元的宇宙學家。

對此程心感到很欣慰,到了新世界后,艾AA應該有一個美好的新生活了。

對于自己,程心知道自己在精神上已經死了,能讓她的精神繼續活下去的唯一希望是云天明,現在這個希望成了泡影。

其實,在二百八十六光年之外、四個世紀之后的一個約會本來就是泡影。

在肉體上她當然會活下去,但那僅僅是盡責任,避免殘存的地球文明的人口數量減半的責任。

藍星的夜又降臨了,他們決定第二天天亮時起航。

午夜,在“星環”號上熟睡的關一帆被左腕上通信器的鳴叫聲驚醒,那是來自同步軌道上“亨特”號的呼叫。

“亨特”號轉發了監視衛星的信息;考察隊留下了三顆小型監視衛星,其中一號和二號衛星布設在藍星軌道上,三號則圍繞本星系的另一顆行星——灰星運行,這條信息就來自三號衛星。

三十五分鐘前,有來歷不明的宇宙飛行器在灰星表面降落,這是一支飛行器編隊,共有五架。

僅僅十二分鐘后,這些飛行器就同時從灰星表面起飛,很快消失了,甚至沒有觀察到它們進入行星軌道。

衛星也許受到了強烈干擾,只傳回了模糊不清的圖像。

關一帆所在的這支考察隊的任務,就是尋找并研究外星文明在這個星系留下的蹤跡。

收到監視衛星的信息后,他立刻決定乘“亨特”號前往灰星探察。

程心強烈要求同他一起去,關一帆開始堅決拒絕,但聽到AA的一句話后同意了:

“讓她去吧,她肯定想知道這是不是與云天明有關。”

臨行前,關一帆反復叮囑AA,除非出現緊急情況,不要與“亨特”號通信聯系,因為誰也不知道還有什么外來的東西藏在這個星系中,通信會暴露行蹤。

在這僅有三個人的孤寂世界中,即使短暫的分別也是一件讓人激動的事,AA與程心和關一帆擁抱道別,祝他們平安。

在登上穿梭機前,程心回頭看,AA站在如水的星光中向他們揮手,大片的藍草從她周圍涌過,寒風吹起她的短發,也在移動的草地上激起道道波紋。

穿梭機起飛了,在監視畫面中,程心看到大片草地被推進器的火焰照亮,火光中的藍草四散驚逃。

隨著穿梭機的上升,地面被照亮的區域很快暗下去,隨后,已經遠離的大地再次沉浸在星光中。

一個小時后,穿梭機在同步軌道上與“亨特”號對接,飛船的外形是四面體,像一座小金字塔,內部很狹窄,沒有任何裝飾物,供四人使用的冬眠艙占去了大部分空間。

與“星環”號一樣,“亨特”號也是曲率驅動和聚變發動機的雙動力配置,在行星際航行時只能使用聚變發動機,因為曲率引擎剛啟動就會使飛船越過目標行星,根本來不及減速。

聚變發動機啟動后,“亨特”號脫離藍星軌道,飛向灰星,后者現在還只是一個亮點。

為了照顧程心,關一帆最初只把加速過載限制在1.5G左右,但程心勸他不要顧慮她,盡可能快一些,于是他就提高了加速。

推進器的藍色火焰加長了一倍,過載達到3G:在這樣的超重下,他們只能深陷在加速座椅中動彈不得。

關一帆切換到全景顯示,飛船從他們周圍完全隱去了,他們懸浮在太空中,看著藍星漸漸遠離。

這時,程心感到3G的重力是來自藍星的,這重力使太空有了上下的方向感,他們正朝上方的銀河飛去。

3G的超重對說話影響不大,他們很自然地聊了起來。

程心問關一帆為什么冬眠了這么長時間,他告訴程心,在尋找可定居世界的航行中,他不用執勤,一直冬眠。

在兩艦發現了可定居的一號世界后,主要的生活就是拓荒和建設,定居點就像一個農業時代的小村鎮。

這時,沒有開展科學研究的環境和條件,新世界政府通過一個決議,讓所有的基礎科學家冬眠,直到有條件開展基礎研究時再蘇醒。

“萬有引力”號上的基礎科學家只有他一人,但“藍色空間”號上有七名學者。

在這些冬眠者中,他是最晚蘇醒的,這時距兩艦到達一號世界已經近兩個世紀了。

關一帆為程心介紹人類世界的情況,程心聽得很入迷,但她注意到,關一帆談到了一號、二號和四號世界,卻從未提起過三號世界。

“我沒有去過三號世界,沒人去過,或者說去過的人不可能從那里回來,那個世界在光墓中。”

“光墓?”

“由光速飛船的尾跡產生的低光速黑洞,三號世界就是這樣的一個黑洞。

發生了一些事件,使他們認為自己世界的坐標已經暴露,所以只能這么做。”

“我們叫黑域。”

“嗯,這名字更貼切一些。

其實,三號世界的人把它叫光幕,帷幕的幕,后來是外面的人把它叫光墓了,他們把它看做墳墓。

不過人各有志,對三號世界的人來說那里是安樂的天堂。

不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是還這么看,光墓建成后,那個世界就無法再傳出任何信息,但我想那里的人應該過得很好,因為對某一部分人來說,安全是幸福生活的基礎。”

程心問關一帆新世界是什么時候制造出光速飛船的,得到的回答是一個世紀前。

如此看來,云天明的情報使太陽系人類對銀河系人類取得了近兩個世紀的優勢,即使考慮到新世界的拓荒時間,也至少提前了一個世紀。

“他是個偉大的人。”

在程心談到云天明時,關一帆說。

可是太陽系文明沒有抓住這個機會,三十五年,生死攸關的三十五年,被耽誤了,可能正是被她耽誤了。

現在想到這些,她的心已經感覺不到疼痛,只有死后的麻木。

關一帆說:“對人類來說,光速航行是個里程碑,這可以看成第三次啟蒙運動,第三次文藝復興,因為光速航行使人的思想發生了根本的改變,也就改變了文明和文化。”

“是啊,進入光速的那一刻,我也變了。

想到自己可以在有生之年跨越時空,在空間上到達宇宙的邊緣,在時間上到達宇宙的末日,以前那些只停留在哲學層面上的東西突然變得很現實很具體了。”

“是的,比如宇宙的終結、宇宙的目的,這些以前很哲學很空靈的東西,現在每一個俗人都不得不考慮了。”

“在你們那里,有人想過到宇宙末日去嗎?”

程心問。

“當然有,現在,新世界已經發出了五艘終極飛船。”

“終極飛船?”

“也有人叫它末日飛船。

那些光速飛船沒有目的地,只是把曲率引擎開到最大功率瘋狂加速,無限接近光速,目的就是用相對論效應跨越時間,直達宇宙末日。

據他們計算,十年內就可以跨越五百億年,那他們現在已經到了,哦,當然是以他們的參照系。

其實,并不需要有意識地做這事,比如在飛船加速到光速后,曲率引擎出現無法修復的故障,使飛船不能減速,你也可能在有生之年到達宇宙末日。”

“太陽系人類很可憐,直到最后,大多數人也只是在那一小塊時空中生活過,就像公元世紀那些一輩子都沒有走出過山村的老人,宇宙對他們仍然是個謎。”

程心說。

關一帆從超重座椅上抬起頭看著程心,在3G超重下,這是一個很吃力的動作,但他堅持了好一會兒。

“沒什么遺憾,我告訴你,真沒什么遺憾。

宇宙的真相,還是不知道的好。”

“為什么?”

關一帆抬起手指指銀河系的星海,然后任手臂以3G的重量砰地砸到身上。

“這一切,暗無天日。”

“你是指黑暗森林狀態嗎?”

關一帆搖搖頭,在超重下像是在掙扎一樣,“黑暗森林狀態對于我們是生存的全部,對于宇宙卻只是一件小事。

如果宇宙是一個大戰場——事實上它就是——在陣地間,狙擊手們射殺對方不慎暴露的人,比如通信兵,或伙頭軍什么的,這就是黑暗森林狀態;對于戰爭來說它是一件小事,而真正的星際戰爭,你們還沒見過。”

“你們見過嗎?”

“見過一點,更多的也只是猜測……你真的想知道嗎?

這種事情,知道得多一點,你心里的光明就少一點。”

“我心里已經沒有光明了,我想知道。”

于是,在羅輯掉入寒夜中的冰湖六個多世紀后,在地球文明僅存的人類面前,宇宙黑暗的面紗又被揭開一層。

關一帆問道:“你猜一下,對于一個在技術上擁有幾乎無限能力的文明,最有威力的武器是什么?

不要從技術角度想,從哲學高度想。”

程心想了一會兒,掙扎似地搖搖頭,“我不知道。”

“你經歷過的事情可以給你一些提示。”

她經歷過什么?

她剛剛看到,為了毀滅一個恒星系,殘忍的攻擊者把那里的空間維度降低了一維。

空間維度,空間維度是什么?

“宇宙規律。”

程心說。

“你很聰明,正是宇宙規律。

宇宙規律是最可怕的武器,當然也是最有效的防御手段。

無論在銀河系還是仙女座星云,無論在本星系群還是超星系群,在真正的星際戰爭中,那些擁有神一般技術力量的參戰文明,都毫不猶豫地把宇宙規律作為戰爭武器。

能夠作為武器的規律有很多,最常用的是空間維度和光速,一般是把降低維度用來攻擊,降低光速用于防御。

所以,太陽系受到的維度打擊是頂級攻擊方式。

怎么說呢,這也算地球文明的榮譽吧,動用維度攻擊是看得起你們。

在這個宇宙中,讓人看得起已經很不容易了。”

“我想起來一件事要問你:太陽系空間向二維的跌落什么時候停止?”

“永遠不會停止。”

程心打了個寒戰,也吃力地抬起頭來盯著關一帆。

“這就讓你害怕了?

你以為銀河系和整個宇宙中只有太陽系在向二維跌落?

呵呵……”

關一帆的冷笑又讓程心的心抽動了一下,她說:“要(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