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五部 掩體紀元67年,銀河系獵戶旋臂1 回到首頁

第五部 掩體紀元67年,銀河系獵戶旋臂1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五部 掩體紀元67年,銀河系獵戶旋臂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五部 掩體紀元67年,銀河系獵戶旋臂1

翻閱坐標數據是歌者的工作,判斷坐標的誠意是歌者的樂趣。

歌者知道自己做的不是什么大事,拾遺補闕而已,但這是一件必須做的事,且有樂趣。

說到樂趣,在這粒種子從母世界起航時,那里還是一個充滿樂趣的地方,但后來,自從母世界與邊緣世界的戰爭開始后,樂趣就漸漸減少了。

到現在,一萬多個時間顆粒過去了,無論是在母世界還是在種子里,都沒多少樂趣可言,古典時代的那些樂趣都寫在古歌謠中,吟唱那些歌謠,也是現在不多的樂趣之一。

歌者翻閱數據時正在吟唱著一首古歌謠:

我看到了我的愛戀

我飛到她的身邊

我捧出給她的禮物

那是一小塊凝固的時間

時間上有美麗的條紋

摸起來像淺海的泥一樣柔軟

……

歌者沒有太多的抱怨,生存需要投入更多的思想和精力。

宇宙的熵在升高,有序度在降低,像平衡鵬那無邊無際的黑翅膀,向存在的一切壓下來,壓下來。

可是低熵體不一樣,低熵體的熵還在降低,有序度還在上升,像漆黑海面上升起的磷火,這就是意義,最高層的意義,比樂趣的意義層次要高。

要維持這種意義,低熵體就必須存在和延續。

至于這意義之塔的更高端,不要去想,想也想不出什么來,還有危險,更不用說意義之塔的塔頂了,可能根本沒有塔頂。

回到坐標上來,空間中有許多坐標在穿行,如同母世界的天空中飛翔的矩陣蟲。

坐標拾取由主核進行,主核吞下空間中彌散的所有信息,中膜的、長膜的和輕膜的,也許有一天還能吞下短膜的。

主核記著所有星星的位置,把信息以點陣方式與各種組合的位置模式進行匹配,識別出其中的坐標。

據說,主核可以匹配五億時間顆粒前的位置模式,歌者沒有試過,沒有意義。

在那個遙遠的時代,宇宙中的低熵群落比較稀疏,也還都沒有進化出隱藏基因和清理基因。

而現在——

藏好自己,做好清理。

但所有坐標中,只有一部分是有誠意的。

相信沒有誠意的坐標常常意味著清理空曠的世界,這樣做浪費精力,還有一點點害處,因為這些空世界以后還可能用得著。

無誠意坐標的發送者真是不可理喻,它們會得到報應的。

判斷坐標的誠意有一些可遵循的規律,比如群發的坐標往往都沒有誠意。

但這些規律都是很粗略的,要想真正有效地判斷坐標的誠意,主要靠直覺,這一點種子上的主核做不到,甚至母世界的超核也做不到,這就是低熵體不可取代之處。

歌者有這種能力,這不是天賦或本能,而是上萬個顆粒的時間積累起來的直覺。

一個坐標,在外行看來就是那么一個簡單的點陣,但在歌者眼中它卻是活的,它的每一個細節都在表達著自己,比如取點的多少,目標星星的標注方式等等,還有一些更微妙的細節。

當然,主核也會提供一些相關信息,比如與該坐標有關的歷史記錄、坐標廣播源的方向和廣播時間等。

這些合而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在歌者的意識中浮現出來的將是坐標廣播者本身。

歌者的精神越過空間和時間的溝壑,與廣播者的精神產生共振,感受它的恐懼和焦慮,還有一些母世界不太熟悉的感情,如仇恨、嫉妒和貪婪等,但主要還是恐懼,有了恐懼,坐標就有了誠意——對于所有低熵體,恐懼是生存的保證。

正在這時,歌者看到了一個有誠意的坐標,就在種子航線附近。

這是一個用長膜廣播的坐標,歌者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斷定它有誠意,直覺是說不清的。

他決定清理一下,反正現在也沒有更多的事情可做,這事也不影響他正唱著的歌謠。

他判斷錯了也沒關系,清理就是這樣,不是一件精確的工作,不要求絕對準確。

這也不是急迫的工作,早晚做了就行。

這也是這一崗位地位低的原因。

歌者從種子倉庫取出一個質量點,然后把目光投向坐標所指的星星,主核指引著歌者的視線,像在星空中揮動一支長矛。

歌者用力場觸角握住質量點,準備彈出,但當他看到那個位置時,觸角放松了。

三顆星星少了一顆,有一片白色的星塵,像深淵鯨的排泄物。

已經被清理過了,清理過了就算了,歌者把質量點放回倉庫。

真夠快的。

他啟動了一個主核進程來追蹤殺死那顆星星的質量點的來源。

這是個成功概率幾乎為零的工作,但按照規程必須做。

進程很快結束,同每次一樣,沒有結果。

歌者很快知道為什么清理來得這么快。

他看到了那個世界附近的那一片慢霧,慢霧距那個世界約半個構造長度,如果單獨看它,確實難以判斷其來源,但與被廣播的坐標聯系起來,一眼就看出它是屬于那個世界的。

慢霧表明那是個危險的世界,所以清理來得很快。

看來有比自己直覺更敏銳的低熵體。

這不奇怪,正如長老所說,在宇宙中,你再快都有比你快的,你再慢也有比你慢的。

一般來說,被廣播的單個坐標最終都會被清理,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你可能認為這個坐標沒誠意,但在億萬個低熵世界中有億萬萬個清理員,總有認為它有誠意的。

低熵體都有清理基因,清理是它們的本能。

再說清理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宇宙中到處都有潛在的力量,只需誘發它們為你做事就行了,幾乎不耗費什么,也不耽誤唱歌。

如果歌者有耐心等待,誠意坐標最后都會被其他未知的低熵體清理,但這樣對母世界和種子都不利,畢竟他收到了坐標,還向坐標所指的世界看了一眼,這就與那個世界建立了某種聯系。

如果認為這種聯系是單向的那就太幼稚了,要記住偉大的探知可逆定律:如果你能看到一個低熵世界,那個低熵世界遲早也能看到你,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什么事情都等別人做是危險的。

下面要做的,就是把這個已經沒用的坐標放入叫“墓”的數據庫歸檔,這也是規程規定必須做的。

當然與它相關的記錄也要一起放入,就像把死者的遺物一起埋葬,反正母世界的習俗是這樣。

“遺物”中有一樣東西引起了歌者的興趣,那是死者與另外一個坐標的三次通信記錄,用的是中膜。

中膜是通信效率最低的膜,也叫原始膜。

長膜用得最多,但據說短膜也能用于傳遞信息,要真行,那就是神了。

但歌者喜歡原始膜,他感到原始膜有一種古樸的美,象征著充滿樂趣的時代。

他經常把原始膜信息編成歌謠,唱起來總是很好聽,當然一般聽不懂什么,也沒必要懂,除了坐標,原始膜的信息中不會有太多有用的東西,只感受其韻律就行了。

但這一次,歌者居然懂了一點這些信息,因為其中一部分竟帶有自譯解系統!歌者只能懂一點點,一個輪廓,卻足以看到一個不可思議的過程。

首先,由另一個坐標廣播了一條信息,原始膜廣播,那個世界(歌者把它叫彈星者)的低熵體笨拙地撥彈他們的星星,像母世界上古時代的游吟歌者彈起粗糙的墟琴。

就是這條廣播信息中包含自譯解系統。

雖然那個自譯解系統也是很笨拙很原始的東西,但足以使歌者把死者隨后發出的一條信息的文本模式與之進行對比,很顯然是回答廣播信息的。

這已經很不可思議了,但先前發廣播的彈星者居然又回答了。

很有意思,很有意思!

歌者確實聽說過沒有隱藏基因也沒有隱藏本能的低熵世界,但這是第一次見到。

當然,它們之間的這三次通信不會暴露其絕對坐標,卻暴露了兩個世界之間的相對距離,如果這個距離較遠也沒什么,但很近,只有四百一十六個構造長度,近得要貼在一起了。

這樣,如果其中一個世界的坐標暴露,另一個也必然暴露,只是時間問題。

彈星者的坐標就這樣暴露了。

在那三次通信過去九個時間顆粒以后,又出現一條記錄,彈星者又撥彈他們的星星廣播了一條信息,這……居然是一個坐標!主核確定它是坐標。

歌者轉眼看看那個坐標所指的星星,發現它也被清理了,大約是在三十五個時間顆粒之前。

歌者認為剛才自己想錯了,彈星者還是有隱藏基因的,因為它有清理基因,不可能沒有隱藏基因。

但像所有坐標廣播者一樣,它自己沒有清理的能力。

很有意思,很有意思。

為什么清理死者的低熵體沒有清理彈星者?

原因很多。

可能它們沒有注意到這三次通信,原始膜信息總是不引人注意的。

但億萬個世界中總會有注意到的,歌者就是一個。

其實如果沒有歌者,也會被其他低熵體注意到,只是時間問題。

也許它們曾注意到過,但沒有隱藏基因的低熵群落威脅不大,嫌麻煩。

但大錯特錯!泛泛來說,假使彈星者真的沒有隱藏基因,它就不怕暴露自己的存在,就會肆無忌憚地擴張和攻擊。

至少在死前是這樣。

但具體到這一個,更復雜一些。

前面的三次通信,加上又一次的坐標廣播,再到六十個時間顆粒后,對死者的那次來自別處的長膜坐標廣播。

這一連串事件構成了一個不祥的圖景,昭示著危險。

對死者的清除已經過去了十二個時間顆粒,彈星者應該意識到自己的坐標已經暴露,那此時唯一的選擇就是把自己裹在慢霧中,讓自己看上去是安全的,那樣便沒人會去理他們。

也許是沒有這個能力,但從它已經能夠撥彈星星發出原始膜廣播看,這段時間足夠它擁有這個能力,也許它只是不想這么做。

如果是后者,那彈星者極其危險,比死者要危險許多。

藏好自己,做好清理。

歌者把目光投向彈星者,看到那是一顆很普通的星星,至少還有十億時間顆粒的壽命。

它有八顆行星,其中四顆液態巨行星,四顆固態行星。

據歌者的經驗,進行原始膜廣播的低熵體就在固態行星上。

歌者啟動了大眼睛的進程,他很少這么做,這是越權行為。

“你干什么?

大眼睛現在很忙。”

種子的長老說。

“有一個低熵世界,我想近些看看。”

歌者回答。

“你的工作,遠遠看一眼就足夠了。”

“只是好奇。”

“大眼睛有更重要的目標要觀測,沒時間滿足你的好奇,做你的事去吧。”

歌者沒再繼續請求,清理員是種子中地位最低的崗位,總是被輕視,認為這是容易做的瑣碎工作。

輕視者們卻忘了,被廣播的坐標往往都是危險的,比那些隱藏的大多數更危險。

剩下的事就是清理了,歌者再次從倉庫中取出那個質量點。

他突然想到清理彈星者是不能用質量點的,這個星系的結構與前面已死的那個星系不同,有死角,用質量點可能清理不干凈,甚至白費力氣,這要用二向箔才行。

可是歌者沒有從倉庫里取二向箔的權限,要向長老申請。

“我需要一塊二向箔,清理用。”

歌者對長老說。

“給。”

長老立刻給了歌者一塊。

二向箔懸浮在歌者面前,是封裝狀態,晶瑩剔透。

雖然只是很普通的東西,但歌者很喜歡它。

他并不喜歡那些昂貴的工具,太暴烈,他喜歡二向箔所體現出來的這種最硬的柔軟,這種能把死亡唱成一首歌的唯美。

但歌者有些不安,“您這次怎么這樣爽快就給我了?”

“這又不是什么貴重東西。”

“可這東西如果用得太多了,總是……”

“宇宙中到處都在用。”

“是,到處都在用,可我們以前還是多少有些節制的,現在……”

“你是不是聽到什么了?”

長老在歌者的思想體中翻找起來,讓歌者一陣戰栗。

長老很快找到了歌者聽到的傳說,這也不是什么罪過,都是種子上公開的秘密。

是關于母世界與邊緣世界的戰爭,以前不斷有戰報傳來,后來就沒有了,說明戰事不順利,甚至陷入危機。

但母世界與邊緣世界不可能共存,必須消滅邊緣世界,否則自己將被毀滅。

如果戰爭無法取得勝利,只能……

“是不是母世界已經準備二向化了?”

歌者問,其實長老已經知道了他的問題。

長老沒有回答,也許是默認了。

如果真是這樣,那是莫大的悲哀。

歌者無法想象那種生活,在意義之塔上,生存高于一切,在生存面前,宇宙中的一切低熵體都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歌者把這些想法從思想體中刪除了,這不是他該想的,這是自尋煩惱。

他現在要想的是剛才的歌唱到什么地方了,想了好長時間才想起來,他接著唱:

……

時間上有美麗的條紋

摸起來像淺海的泥一樣柔軟

她把時間涂滿全身

然后拉起我飛向存在的邊緣

這是靈態的飛行

我們眼中的星星像幽靈

星星眼中的我們也像幽靈

……

歌聲中,歌者用力場觸角拿起二向箔,漫不經心地把它擲向彈星者。

【掩體紀元67年,“星環”號】

程心醒來時,發現自己處于失重中。

冬眠與睡眠不同,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

在整個過程中,只有在進入冬眠和蘇醒時的不到兩個小時有時間感,不管冬眠了多么漫長的歲月,感覺只是睡了不到兩個小時,所以蘇醒時總是有一種切換感,感覺自己通過了一道時空門,一下子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程心現在身處的世界是一個白色的球形空間,她看到艾AA飄浮在附近,和她一樣身穿冬眠時的緊身服,頭發濕漉漉的,四肢無力地攤開,顯然也是剛剛醒來。

她們目光相遇時,程心想說話,但低溫造成的麻痹還沒有過去,她發不出聲來。

AA對她吃力地搖搖頭,意思是:我和你一樣,什么都不知道。

程心發現這個空間中充滿了夕照一般的黃色光,這光是從一處像舷窗的圓形窗口透進來的。

在窗外,程心看到迷離的流線狀和旋渦狀的條紋充滿了視野,這些條紋呈平行的藍黃相間的帶狀分布,顯示出一個被狂野的風暴和激流覆蓋的世界。

這顯然是木星表面。

程心現在看到的木星表面與半個世紀前看到的有明顯不同,亮了許多,很奇怪的,中間那一條寬闊洶涌的云帶,竟讓她想到了黃河。

她當然知道,這條“黃河”中的一個旋渦可能容得下一個地球。

在這個背景上,程心看到一個物體,主體是一根長長的圓柱,各段粗細不同,在圓柱的不同部位還附著有三個短柱體,它們聯結為一個整體以圓柱為軸心緩緩旋轉著。

程心確定這是一個太空城組合體,由八座太空城組合而成。

程心還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她們所在的地方與太空城組合體相對靜止,但背景的木星表面卻在緩緩移動!從木星表面的亮度看,現在顯然處于向陽面,甚至可以看到陽光在木星的氣態表面投下的太空城組合體的影子。

又過了一會兒,木星的日夜交界線出現了,怪眼一樣的大紅斑也緩緩移入視野。

這一切都證明,她們所在的地方與太空城組合體并沒有處于木星背陽陰影中,也沒有與木星在太陽軌道上平行運行,兩者現在都是木星的衛星,在圍繞木星運行。

“我們在哪兒?”

程心問,這時她可以發出沙啞的聲音來,但還是無力控制自己的身體。

AA又搖搖頭,“不知道,好像在飛船上。”

她們繼續在木星的黃色光暈中飄浮著,像在夢境中一般。

“你們在‘星環’號上。”

這聲音來自她們旁邊剛剛彈出的一個信息窗口,窗口中顯示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程心一眼就認出了他是曹彬。

看到他的老態,她意識到自己又跨越了一大段歲月。

曹彬告訴她,現在是掩體紀元67年5月19日,她才知道自上次短暫的蘇醒后,五十六年又過去了。

自己在時間之外逃避生活,看著別人在轉瞬間老去,這令她的心中充滿了愧疚,她決定,不管以后發生什么,這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冬眠了。

曹彬告訴她們,她們所在的飛船是“星環”號的最新一代型號,三年前才建造完成。

他說在半個世紀前的星環城事件后,他和畢云峰都被判有罪,但都在服刑后不久即被釋放。

畢云峰已經在十多年前去世,曹彬帶來了他臨終前對她們的問候,這讓程心的雙眼濕潤了。

曹彬告訴她們,現在木星群落的大型太空城已經增加到五十二座,大部分都形成了組合體,她們能看到的是木星二號組合體。

由于太陽系防御系統的完善,所有的城市在二十年前都成為了木星的衛星,只有在出現打擊警報后才會改變軌道躲進掩體區。

“城市中的生活又變得像天堂一樣了,可惜你們不能去看,沒有時間了。”

曹彬說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

程心和AA交換了一個不安的眼神,她們現在知道他之前的滔滔不絕可能就是為了推遲這一時刻。

“打擊警報出現了嗎?”

程心問。

曹彬點點頭,“是的,警報出現了,在半個世紀中有過兩次誤報,都差點把你們喚醒,但這一次是真的。

孩子們——我已經一百一十二歲了,可以這么叫你們了吧——孩子們,黑暗森林打擊終于降臨了。”

程心的心驟然緊縮,不是因為打擊的降臨,一個多世紀以來,人類世界已經為此做好了一切準備,但她卻敏感地覺察到事情不對。

她們按照約定被喚醒了,恢復到這種狀態至少需要四五個小時,就是說警報發出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窗外的木星組合體二號既沒有緊急解體,也沒有改變軌道,仍若無其事地作為木星的衛星運行著。

再看看曹彬,這個一百多歲的老人表情也太平靜了,似乎還隱含著絕望。

“你現在是在——”AA問。

“我在太陽系預警中心。”

曹彬抬手指指身后說。

程心看到曹彬身后是一個控制中心之類的大廳,空間幾乎被泛濫的信息窗口所淹沒。

那些窗口在大廳中到處飄浮,不斷有新出現的窗口擠到前面,但很快又被后來的窗口遮蓋,像潰堤后涌出的洪水一般。

但大廳中的人們似乎什么也沒做。

那里的人有一半穿著軍裝,他們或者靠著辦公桌站立,或者靜坐著,所有人都目光呆滯,臉上呈現著與曹彬一樣的不祥的平靜。

不應該是這樣子的,程心想。

這不像一個已經進入掩體、面對打擊胸有成竹的世界,倒是很像三個多世紀前,不,已經是四個世紀前,三體危機剛出現時的狀態。

那時,在PIA和PDC各種機構的辦公室里,程心到處都能見到這樣的氣氛和表情,顯示著一種面對宇宙中超強力量的絕望,一種放棄一切的麻木和漠然。

大廳中的人們大部分沉默著,但也有少數人正臉色黯然地低聲交談著什么。

程心看到一個呆坐的男人,桌上一只杯子倒了,藍色的飲料從桌面一直流到褲子上,但他全然沒有理會。

在另一側,在一個被永遠置頂的顯示著復雜趨勢圖的大面積信息窗口前,一名軍人和一個平民女性擁抱在一起,那女人的臉上有隱隱的淚光……

“為什么還不進掩體?

!”

AA指著舷窗外的太空城組合體問。

“沒有必要了,掩體沒用。”

曹彬垂下雙眼說。

“光粒現在距太陽有多近了?”

程心問。

“沒有光粒。”

“那你們發現了什么?”

曹彬凄慘地笑了起來,“一張小紙條。”

【掩體紀元66年,太陽系外圍】

在程心蘇醒前一年,太陽系預警系統發現了一個不明飛行物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從奧爾特星云外側掠過,最近時距太陽僅一點三光年。

這個物體體積巨大,光速飛行時與空間稀薄的原子和塵埃碰撞激發的輻射十分強烈。

預警系統還觀測到,這個物體在飛行中曾進行過一次小角度轉向,避開前方的一小片星際塵埃,然后再次轉向回到原航線。

幾乎可以肯定,這是一艘智慧飛船。

這是太陽系中的人類第一次親眼見到三體之外的外星文明。

由于前三次誤報警的教訓,聯邦政府一直沒有對外公布這一發現,在掩體世界中,知道這事的不超過一千人。

在外星飛船最接近太陽系的那段日子里,這些人都處于極度的緊張和恐懼之中。

在太空中的幾十個預警系統觀測單元里,在太陽系預警中心(現在是海王星群落中一座單獨的太空城),在聯邦艦隊總參謀部作戰中心,在太陽系聯邦總統的辦公室里,人們息聲屏氣地注視著外星來客的動向,像一群躲在水底瑟瑟發抖的魚,聽著水面的捕撈船駛過。

這些知情人的恐懼后來發展到荒唐的地步,他們拒絕使用無線通信,甚至走路都放輕腳步,說話都壓低聲音……其實,誰都知道這毫無意義,因為預警系統現在看到的,是一年零四個月之前的景象,此時這艘外星飛船已經遠去。

當外星飛船在觀測的視野中漸行漸遠時,人們并沒能夠松一口氣,因為預警系統又有了一個更令人擔憂的發現:外星飛船沒有向太陽發射光粒,但發射了另外一個東西。

這個物體也是以光速向太陽發射,但絲毫沒有產生光粒的碰撞輻射,在所有電磁波段完全不可見,預警系統是通過引力波發現它的。

這個物體不間斷地發射出微弱的引力波,這種引力波頻率和強度都恒定不變,沒有搭載任何信息,可能是發射體固有的某種物理性質所致。

預警系統在最初探測到這種引力波并定位其發射源時,以為是外星飛船發出的,但很快探測到引力波的發射源與飛船分離,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飛向太陽系。

對觀測數據的分析還表明,發射體并沒有精確地對準太陽,如果按它目前的軌道運行,它將從火星軌道外側掠過太陽,如果它的目標是太陽的話,這是相當大的誤差。

這也從另一個方面表明它與光粒不同:在已有的兩次對光粒的觀測數據中,光粒發射后,在考慮恒星運行的提前量的前提下,都精確對準目標恒星,不需再進行任何修正,可以認為,光粒就是一塊以慣性飛行的光速石頭。

現在對引力波源的精確跟蹤表明,發射體并沒有進行過任何軌道修正,似乎表明它的目標不是太陽,這也給人們帶來了一點安慰。

在接近距太陽一百五十個天文單位時,發射體的引力波頻率開始迅速降低,預警系統很快發現,這是發射體減速造成的。

在幾天的時間里,它的速度由光速急劇降低到光速的千分之一,而且還在繼續降低中。

這么低的速度對太陽不會構成威脅,這又是一個安慰,同時,在這個速度上,人類的太空飛行器可以與它并行飛行,就是說,可以出動飛船攔截它了。

“啟示”號和“阿拉斯加”號兩艘飛船組成編隊,從海王星城市群落出發,對不明發射體進行探測。

這兩艘飛船都帶有引力波接收系統,可以構成一個定位網絡,在近距離上對發射體進行精確定位。

廣播紀元以來,人類又建造了多艘能夠發射和接收引力波的飛船,但在設計理念上有很大差別,主要是把引力波天線與飛船分開,成為兩個獨立的部分,天線可以與不同的飛船組合,天線在衰變失效后可以更換。

“啟示”號和“阿拉斯加”號只是兩艘中型飛船,但體積與大型飛船相當,主要部分就是巨大的引力波天線。

這兩艘飛船很像公元世紀的氦氣飛艇,看上去很龐大,但有效載荷部分只是掛在氣囊下的那一小塊。

探測編隊起航十天后,瓦西里和白Ice在引力波天線上穿著輕便宇宙服和磁力鞋散步。

他們都喜歡這樣,比起飛船內部,這里視野開闊,寬闊的天線表面又給人一種腳踏實地的感覺。

他們是第一探測分隊的主要負責人,瓦西里是總指揮,白Ice領導技術方面的工作。

阿歷克賽·瓦西里就是廣播紀元那位太陽系預警系統的預警觀測員,曾經與威納爾一起發現了三體光速飛船的航跡,并引發了第一次誤報警事件。

事件之后,瓦西里中尉成為替罪羊之一,遭到開除軍籍的處分,但他很不服氣,認為歷史一定會還自己以公正,就進入了冬眠。

果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光速飛船航跡這一發現越來越顯示出其重大的意義,而第一次誤報警事件的慘重損失也漸漸被淡忘,瓦西里在掩體紀元9年蘇醒后恢復軍職,現在已經成為聯邦太空軍中將,不過他也年近八十了。

他看看身邊的白Ice,心中感覺生活很不公平:此人比自己早出生八十多年,是危機紀元的人,同樣是冬眠,現在才四十多歲。

白Ice原名白艾思,蘇醒后為了使自己顯得不那么落后于時代,改成了現代常用的中英文混合名。

他曾經是丁儀的博士生,在危機紀元末冬眠,二十二年前才蘇醒。

一般來說,這么長的時間跨度使人很難再跟上時代,但理論物理學自有其特殊性。

如果說,智子的封鎖使公元世紀的物理學家到威懾紀元仍不過時的話,那么,環日加速器的建立則使物理學的基礎理論領域處于重新洗牌的狀態。

早在公元世紀,超弦理論就被認為是十分超前的理論,是22世紀的物理學。

環日加速器的建立,使得超弦理論有可能直接由實驗驗證,結果是一場災難,被推翻的部分遠多于被證實的,包括三體世界曾經傳送的東西也被證偽,但按照三體文明后來達到的技術高度,他們的基礎理論不可能錯成這樣,只能說明他們在基礎理論方面也對人類進行了欺騙。

而白Ice在危機紀元末提出的理論模型是少有的被環日加速器部分證實的東西。

當他蘇醒時,物理學界已經重新站到同一起跑線上,他則脫穎而出獲得很高的聲譽,又用了十多年時間,他重新回到物理學的最前沿。

“似曾相識吧。”

瓦西里做了一個囊括一切的手勢說。

“是啊,但人類的自信和傲慢已經蕩然無存了。”

白Ice說。

瓦西里深有同感。

看看航線的后方,海王星已經變成一個幽藍色的小點,太陽也只是一個黯淡的小光團,在天線表面連影子都投不出來。

當年那由兩千艘恒星級戰艦組成的壯麗方陣在哪里?

現在只有這形單影只的兩艘飛船,全體人員不到一百人。

“阿拉斯加”號與“啟示”號的距離近十萬千米,完全看不到。

“阿拉斯加”號并不僅僅是作為定位網絡的另一端,上面還有一個探測分隊,編制與“啟示”號上的一樣,按總參謀部的說法是后備隊,看來上層對此行的險惡做了充分的估計。

在太陽系這冷寂的邊緣,腳下的天線仿佛是宇宙中唯一的孤島。

瓦西里想仰天長嘆,但又覺得沒有意思,就從宇宙服的衣袋中掏出一個小東西,讓它旋轉著懸浮在兩人之間。

“看這是什么?”

那東西初看像某種動物的一塊骨頭,實際是一個金屬零件,光滑的表面反射著寒冷的星光。

瓦西里指著旋轉的零件說:“一百多個小時前,我們在航線附近探測到一小片金屬飄浮物,派出一艘無人太空艇取回來幾件,這就是其中一件。

我查詢過,這是危機紀元末恒星級戰艦聚變發動機上的一個零件,冷卻控制部分的。”

“這是末日戰役的遺物?”

白Ice敬畏地問。

“應該是,這次找到的還有一只座椅上的金屬扶手和一塊艙壁碎塊。”

這一帶是近兩個世紀前末日戰役古戰場的軌道范圍,掩體工程開始以后,經常發現古戰艦的遺物,它們有的出現在掩體世界的博物館中,有的則在黑市里流通。

白Ice握住那個零件,感到一股寒氣透過宇宙服的手套直入骨髓。

他松手后,零件繼續在空中旋轉著,仿佛被附于其上的靈魂所驅動。

白Ice把目光移開,遙望遠方,只看到深不見底的空曠,那兩千艘戰艦和上百萬人的遺骸已經在這片黑暗冷寂的太空中運行了近兩個世紀,那些犧牲者流的血早就由冰屑升華成氣體消散了。

“我們這次探測的東西,可能比水滴更險惡。”

白Ice說。

“是啊,當時對三體已經算是熟悉,可對發出這東西的世界,我們一無所知……白博士,你猜過我們將遇到什么樣的東西嗎?”

“只有大質量的物體才能發射引力波,那東西質量和體積應該都很大吧,說不定本身就是一艘飛船……不過,這種事,意外就是正常。”

探測編隊繼續航行了一個星期,將自己和引力波發射源的距離縮短至一百萬千米。

在此之前,編隊已經減速,現在速度已經降至零并開始向太陽系方向加速,這樣,當發射體追上編隊時,兩者將平行飛行。

探測工作主要由“啟示”號完成,“阿拉斯加”號退至十萬千米之外觀察。

距離繼續縮短,發射體距“啟示”號僅一萬千米左右,這時,它發出的引力波信號已經十分清晰,可以進行精確定位,但在那個位置上,雷達探測沒有任何回波,可見光觀測也空空如也。

接著,距離縮短至一千千米,引力波發射源的位置仍然看不到任何東西。

“啟示”號上的人們陷入惶恐之中,起航前曾設想過各種情況,唯獨沒有想到與目標近在咫尺,視野中卻一無所有。

瓦西里請示預警中心,在四十多分鐘的延時后收到中心指令,繼續縮短與目標的距離,直到近至一百五十千米!這時,可見光觀測系統有所發現,在引力波發射位置有一個小白點,從飛船上用普通望遠鏡也能看到那個白點。

于是,“啟示”號派出一艘無人太空艇前往探測。

太空艇向目標飛去,距離迅速縮短,五百千米,五十千米,五百米……最后,太空艇在距目標五米處懸停,它發回的高清晰全息圖像,讓兩艘飛船上的人們看到了這個從外太空射向太陽系的東西——

一張小紙條。

只能這么形容它,它的正式名稱是長方形膜狀物,長八點五厘米,寬五點二厘米,比一張信用卡略大一些,極薄,看不出任何厚度,表面呈純白色,看上去就是一張紙條。

探測小組的成員都是最優秀的專業人員和指揮官,都有著冷靜的思維,但直覺的力量還是壓倒了一切。

他們曾準備著遭遇巨大的入侵物,甚至有人猜測是一艘如同木衛二般大小的飛船,從它所發射的引力波強度看這是完全可能的。

看著這張來自外太空的紙條(后來他們就這么稱呼它),他們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把懸了許久的心放了下來。

在理智上他們并沒有放松警惕,這東西也可能是武器,可能具有毀滅兩艘飛船的力量,但要說它能夠摧毀整個星系,那確實太難以置信了。

在外觀上,它是那么纖細無害,像夜空中飄著的一根白羽毛。

紙寫的信早已消失,但人們從描寫古代世界的電影中看到過那東西,所以紙條在他們眼中又多了一分浪漫。

檢測表明,紙條對任何頻段的電磁波都不反射,它呈現的白色不是反射外界的光線,而是自身發出的淡淡的白光,沒有檢測到任何其他輻射。

由于包括可見光在內的任何電磁波都能穿透紙條,紙條實際是透明的,在近距離拍攝的圖像上,能夠透過它看到背后的星星。

但由于它自身發出的白光的干擾,太空背景又很暗,因此,它從遠處看呈現不透明的白色。

至少從外表上看紙條是無害的。

也許這真的是一封信?

由于無人太空艇上沒有合適的抓取工具,只好又派出一艘太空艇,艇上帶有一只機械臂,試圖用一個密封的小抓斗抓取紙條。

當機械臂把張開的抓斗伸向紙條時,兩艘飛船上人們的心又懸了起來。

這一幕也似曾相識。

奇怪的事情出現了,當抓斗合攏把紙條扣在其中、機械臂回縮時,紙條從密封的抓斗中漏了出來,仍在原位不動。

反復試了幾次,結果都一樣。

“啟示”號上的控制者控制機械臂去接觸紙條,臂桿從紙條中穿過,兩者都完好無損,機械臂沒有感覺到任何阻力,紙條的位置也沒有絲毫移動。

最后,控制者操縱太空艇緩緩移向紙條,試圖推動它。

當艇身與紙條接觸后,后者沒入艇身內,隨著太空艇的前移,又從艇尾出現,保持原狀。

在紙條穿過艇身的過程中,太空艇內部系統沒有檢測到任何異常。

這時,人們知道紙條不是尋常之物,它像一個幻影,與現實世界中的任何物體都不發生作用。

它也像一個小小的宇宙基準面,精確地保持原位不動,任何接觸都不可能改變它的位置或者運行軌道絲毫。

白Ice決定親自去近距離觀察,瓦西里堅持要同他一起去。

第一探測分隊的兩個領導人同時前往引起了爭議,向預警中心請示需四十多分鐘才能得到回答。

由于瓦西里的堅持,也考慮到后備隊的存在,大家勉強同意了。

兩人乘坐太空艇向紙條駛去,看著“啟示”號和龐大的引力波天線漸漸退遠,白Ice感覺自己正在離開唯一的依靠,心中變得空虛起來。

“當年你的導師也像我們這樣吧?”

瓦西里說,他看上去倒是顯得很平靜。

白Ice默認了這話。

此時他感覺自己在心靈上確實與兩個世紀前的丁儀相通了,他們都在駛向一個巨大的未知,駛向同樣未知的命運。

“不要擔心,這次我們應該相信直覺了。”

瓦西里拍拍白Ice的肩膀說,但他的安慰對后者沒起什么作用。

太空艇很快駛到了紙條旁邊。

兩人檢查了宇宙服后,打開太空艇的艙蓋,暴露在太空中,并微調太空艇的位置,使紙條懸浮在他們頭頂上方不到半米的地方。

他們仔細地打量著那塊方寸大小的潔白平面,透過這潔白他們也看到了后面的星星,證實紙條是一塊發光的透明體,只是自身的光線淹沒了后面透出的星光,使透過它看到的星星有些模糊。

他們又起身從艇中升起一些,使紙條的平面與自己的視線平齊,正如傳回的圖像顯示的那樣——紙條沒有厚度,從這個方向看,它完全消失了。

瓦西里向紙條伸出手去,立刻被白Ice抓住了。

“你干什么?

!”

白Ice厲聲問道。

他透出面罩的目光說出了剩下的話,“想想我的導師吧!”

“如果它真是一封信,也許需要我們這些智慧生命的本體直接接觸才能釋放出信息。”

瓦西里說著,用另一只手把白Ice的手拿開。

瓦西里用戴著宇宙服手套的手接觸紙條,手從紙條中穿過,手套表面完好無損;瓦西里也沒有收到任何心靈傳輸的信息。

他再次把手穿過紙條,并且停在那里,讓那個小小的白色平面把手掌分成兩個部分,仍然沒有任何感覺,紙條與手掌接觸的部分呈現出手掌斷面的輪廓線,它顯然沒有被切斷或弄破,而是完好無損地穿過了手掌。

瓦西里把手抽回來,紙片又以原狀懸浮在原位,或者說以每秒兩百千米的速度與太空艇一起飛向太陽系。

白Ice也試著用手接觸了一下紙條,又很快抽回來,“它好像是另一個宇宙的投影,與我們的世界全無關系。”

瓦西里則關心更為現實的問題,“如果什么東西都不能對它產生作用,我們就沒辦法把它帶到飛船中進一步研究了。”

白Ice笑了起來,“再簡單不過的事,你忘記《古蘭經》中的故事了?

如果大山不會走向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可以走向大山。”

于是,“啟示”號緩緩駛向紙條,與它接觸后使它進入飛船內部,然后慢慢調整位置,使紙條懸浮在飛船的實驗艙中,如果在研究中需要移動紙條,則只能通過移動飛船本身來做到。

這種奇特的操縱開始有些困難,好在“啟示”號原是一艘勘探柯伊伯帶小天體的飛船,具有優良的位置控制能力,引力波天線也加裝了多達(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