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4 回到首頁

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4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4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4

看著下面的大旋渦,程心腦海中出現了另一個旋渦,由一千億顆恒星組成,發著銀光在宇宙之海中旋轉,兩億五千萬年轉一圈,那就是銀河系;地球在其中連一粒灰塵都算不上,而默斯肯旋渦又只是地球上的一粒灰塵。

半個小時后,小艇旋落到渦底,瞬間被吮洞吞沒了,在轟鳴聲中可以隱約聽到船體被折斷絞碎時發出的咔嚓聲。

直升機把杰森送回了默斯肯島,程心許諾盡快把賠他的船送來,然后與老人告別。

直升機飛向奧斯陸,那里有最近的智子屏蔽室。

航程中,大家都在沉默地思考,甚至連目光的交流也沒有。

默斯肯大旋渦暗示著什么根本不用想,太明顯了。

現在的問題是,降低光速與黑洞之間有什么關系?

黑洞與宇宙安全聲明又有什么關系?

黑洞本身并不能改變光速,只是改變光的波長。

設想把光速降低到現有真空光速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分別是每秒三萬千米、每秒三千千米和每秒三百千米,與黑洞有關系嗎?

一時看不出來。

這里有一道坎兒,常規思維比較難以跨越,但也并不是太難。

這些人畢竟屬于人類中最有智慧的那一群,特別是曹彬,作為一位跨越三個世紀的物理學家,他善于極端思維,而且他還知道這樣一個事實:早在公元世紀,就有一個研究小組在實驗室中把介質中的光速降到每秒十七米,比快速騎行的自行車還慢。

當然,這與降低真空中的光速在本質上是不同的,但至少使下面的設想不再顯得那么瘋狂了。

再降,把真空光速降至現在的萬分之一,即每秒三十千米,與黑洞有關系嗎?

似乎與前面沒有本質的區別,仍然看不出什么……不,等等!

“十六點七!”

曹彬脫口而出這個數字,他的雙眼放射出光芒,很快把周圍那些眼睛都點燃了。

每秒十六點七千米,太陽系的第三宇宙速度,如果達不到這個速度就不可能飛出太陽系。

光也一樣。

如果太陽系的真空光速降到每秒十六點七千米以下,光將無法逃脫太陽的引力,太陽系將變成一個黑洞。

由于光速不可超越,如果光出不去,那就什么都出不去,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飛出太陽系黑洞的視界,這個星系將與宇宙的其余部分徹底隔絕,變成一個絕對封閉的世界。

對于宇宙的其他部分來說,這樣的世界絕對安全。

低光速的太陽系黑洞從遠處觀察是什么樣子,不得而知,但只能有兩種可能:在落后的觀察者眼中太陽系消失了;對于先進的觀察者,低光速黑洞應該能被遠程觀察到,但觀察者立刻就明白它是安全的。

有一顆遙遠的星星,那是夜空中一個隱約可見的光點,所有望了它一眼的人都說:那顆星星是安全的——這曾是一件被認為不可能的事,現在真的有可能做到。

這就是宇宙安全聲明。

饕餮海,他們想到了饕餮海,想到了被饕餮海永遠封閉的無故事王國。

其實,這個含義坐標并不需要,前面的解讀已經很明確了。

后來,人們把低光速黑洞稱為黑域,因為相對于原光速黑洞,低光速黑洞的史瓦西半徑很大,內部不是時空奇點,而是一個廣闊的區域。

直升機飛行在云層之上,這時已經是夜里23點多,太陽正在西方緩慢地落下。

這午夜的夕陽照進機艙,在金色的暖光中,大家都在想象,想象著光速每秒十六點七千米的世界的生活,想象著那個世界的夕陽每秒十六點七千米的光芒。

至此,云天明情報的大部分拼圖已經完成,只剩一塊:針眼畫師的畫。

解讀不出它的雙層隱喻,也找不到含義坐標。

有解讀者認為,畫可能是默斯肯旋渦的一個含義坐標,象征著黑洞的視界,因為從外部觀察者的角度看,任何進入黑洞的物體都將永遠固定在視界上,很像是被畫入畫中。

但大多數解讀者都不同意這個想法,默斯肯旋渦的含義十分明顯,云天明還使用了饕餮海來進一步固定其含義,沒必要再設置一個含義坐標了。

這個隱喻最終無法解讀,如維納斯的斷臂一般。

針眼的畫成了一個永遠的謎,這個情節構成了三個故事的基礎,從它所顯現出來的典雅的冷酷、精致的殘忍和唯美的死亡來看,可能暗示著一個生死攸關的巨大秘密。

【廣播紀元8年,命運的抉擇】

《時間之外的往事》(節選)

地球文明的三條生路

一、掩體計劃

成功希望最大的一個選擇,完全基于人類現有的技術,沒有理論上的未知。

其實,掩體計劃可以看做人類發展的自然延續,即使沒有黑暗森林打擊的威脅,人類也到了向太陽系大規模移民的時代,只是掩體計劃更為集中,目的也更為明確。

這完全是地球世界自己的計劃,云天明的情報中沒有提到這個選擇。

二、黑域計劃

通過把太陽系轉化為低光速黑洞發布宇宙安全聲明。

這是所有選擇中技術難度最高的,需要在半徑達五十個天文單位(約七十五億千米)的廣闊空間里改變宇宙基本常數,被稱為上帝工程,在理論上存在著巨大的未知。

但黑域計劃一旦成功,對地球文明所提供的安全保障是三個選擇中最高的。

除了宇宙安全聲明所產生的保障外,進一步研究還發現,黑域本身就是一個高效防御屏障。

來自外界的高速攻擊體,如光粒,進入低光速區域后其速度立刻大大超越光速,而按照相對論原理,它只能以低光速運行,剩余的巨大動能則轉化為巨大的質量,攻擊體首先進入低光速區的部分質量急劇增大,速度則瞬間驟降,而仍在原光速區的后面部分將以原光速高速撞擊到前部,這一效應將徹底摧毀攻擊體。

據計算,即使用強互作用力材料制造的像水滴那樣的超堅固物體,在通過黑域邊界時也將被完全粉碎。

所以,人們把黑域稱為宇宙保險柜。

黑域計劃還有一個好處,在三個選擇中,只有它能使人類免除太空中的顛沛流離,長久生活在熟悉的地球世界。

但地球文明將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太陽系將與宇宙的其余部分完全隔絕,相當于人類把自己置身的宇宙直徑從一百六十億光年縮小至五十個天文單位。

在光速為每秒16.7千米的世界里生活是什么樣子現在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那個世界中的電子計算機和量子計算機只能以極低的速度運行,人類可能退回到低技術社會,這是比智子更強的技術鎖死。

所以,黑域安全聲明除了自我隔絕外,還有技術自殘的一面,這也就意味著人類將永遠沒有力量飛出自造的低光速陷阱了。

三、光速飛船計劃

曲率驅動技術在理論上未知,但實現難度明顯低于黑域技術。

光速飛船幾乎無法為地球文明提供任何安全保障,這一技術只能用于星際逃亡。

這是三個選擇中未知因素最多的一個,即使實現,進入茫茫外太空的人類前途也兇險莫測。

同時,由于逃亡主義的危險性,這一計劃的實現在政治上充滿障礙和陷阱。

但注定有一部分人迷戀光速飛船,原因在生存之外。

對于廣播紀元的人類,明智的做法是三個計劃同時進行。

程心來到星環公司的總部,這是她第一次到這里來,以前她從不參與公司的事務。

在潛意識中,她總認為這筆巨大的財富不屬于自己,似乎也不屬于云天明,他們擁有的是那顆恒星,而恒星帶來的財富則屬于社會。

但現在,星環公司也許能夠實現她的理想。

公司總部占據了一整棵巨樹,最大的特色是所有的建筑都是全透明的,且建筑材料的折射率與空氣相近,內部結構全部顯現出來,可以看到里面移動的人員和無數信息窗口,那一幢幢懸掛在空中的大樓像五光十色的透明蟻穴。

在樹頂的會議室里,程心見到了星環公司的大部分高管。

他們都很年輕,思想銳利,活力四射,他們大都是第一次見到程心,毫不掩飾對她的尊敬和愛戴。

直到見面會結束,寬敞的會議室里只剩程心和AA兩人時,她們才談起公司的未來。

現在,云天明的情報及其解讀結果仍然處于保密狀態,為了云天明的安全,艦隊國際和聯合國計劃通過另一種方式向國際社會逐步公布解讀結果,試圖讓它看起來像是人類世界的研究成果,這中間,還需要做一些有意誤入歧途的研究來加以掩飾。

程心已經適應了腳下透明的地板,不再有恐高的感覺。

會議室里飄浮著幾個寬大的信息窗口,顯示著星環公司在地球軌道上幾處在建項目的實時圖像,其中之一就是那個位于同步軌道上的巨型十字架。

云天明出現后,公眾對奇跡的幻想漸漸消失,隨著掩體工程的啟動,世界上的宗教氛圍很快淡下去,教會的投資中止了,那個十字架成了爛尾工程,現在正在拆除,只剩下一個“一”字,看上去倒是更加意味深長。

“我不喜歡黑域。”

AA說,“我覺得那應該叫黑墓,自掘墳墓。”

程心透過地板,看著下面的城市說:“我不這樣想,在我的那個時代,地球與宇宙就是隔絕的,人們都在地上生活,一生都很少向星空看幾眼;再向前的時代更是那樣,之前的人們已經這樣過了五千年的日子,你不能說那就不是生活。

其實現在太陽系基本也是與宇宙隔絕的,真正在外太空的,也就那兩艘飛船上的一千多人。”

“可我感覺,與星空隔開,夢就沒有了。”

“怎么會呢?

古代也有幸福和快樂,那時的夢也不比現在少。

再說,在黑域中星空還是能看見的,只不過,唉,誰知是什么樣子……其實,從個人來說,我也不喜歡黑域。”

“我知道你不喜歡。”

“我喜歡光速飛船。”

“我們都喜歡光速飛船,星環公司應該造光速飛船!”

“我以為你不同意的,這要進行大量的基礎研究。”

“你以為我只是個商人,不錯,我是,董事會也是,我們都追求利益最大化,但這與光速飛船不矛盾。

從政治上考慮,政府肯定會把主要力量投入到掩體工程和黑域上,光速飛船是留給企業的機會……我們努力參與掩體工程,用其利潤的一部分研究光速飛船。”

“AA,我是這樣想:關于基礎研究,曲率驅動與黑域在基礎理論部分可能是重合的,我們等著政府和世界科學院做完這一部分,然后自己再向曲率驅動方向發展。”

“對,從現在開始,我們應該著手建立星環科學院了。

應該開始招募科學家,他們中間迷戀光速飛船的人很多,但在國家和國際項目中找不到太多的機會……”

AA的話被突然涌出的大量信息窗口打斷了,各種尺寸的窗口從所有方向涌現,像彩色的雪崩,很快埋住了原有的幾個顯示太空工程實時畫面的大窗口。

人們把這種現象稱為“窗口雪崩”,它的出現意味著突發的重大事件。

但這種突發的信息洪水往往使人在震驚中很長時間不知所措,反而搞不清到底發生了什么——程心和AA現在就處于這種狀態,她們看到那些窗口中大多充滿了復雜的文字和動態圖像,能夠很快看清內容的只有那些純圖像窗口。

程心在一個窗口中看到了幾張仰望的面孔,然后鏡頭飛快拉近,直到一雙驚懼的大眼睛充滿畫面,她還聽到一片嘈雜的尖叫聲……一個新出現的窗口穩定在最前方,畫面中出現的是AA的秘書,她從窗口中盯著程心和AA,一臉驚恐。

“不好啦!打擊警報!”

秘書喊道。

“具體怎么回事?”

AA問。

“太陽系預警系統的第一個觀測單元不是剛啟動嗎?

馬上就發現了光粒!”

“在什么方向什么距離?”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

“是官方的警報嗎?”

程心冷靜地問。

“哦,好像不是,但所有媒體都在瘋傳,肯定是真的!我們還是去發射港逃命吧!”

秘書說完,就從窗口中消失了。

程心和AA穿過密密麻麻的信息窗口來到會議廳的透明墻邊,看到下方的城市中亂象已經出現。

空中的飛行車突然增多,交通變得混亂,所有車輛都在擁擠中高速搶行。

有一輛飛車撞到巨樹建筑上,騰起一團火球,接著,城市中又有兩處出現火焰和煙柱……

AA挑出幾個信息窗口仔細察看,程心則聯系IDC的委員,他們的電話大多占線。

程心只聯系上了兩個委員,其中一位與他們一樣不知情,另一位PDC的官員則告訴程心,可以確認太陽系預警系統的一號觀測單元確實觀測到了重大異常情況,但具體內容他也不知道。

他還確認艦隊國際和聯合國都沒有發出正式的黑暗森林打擊警報,但他并不樂觀。

“官方沒發警報有兩種可能,一是真的沒事,二是光粒已經太近,沒必要再發了。”

這位PDC官員說。

AA從信息窗口中只得到一條確定信息:光粒沿黃道面以光速襲來,至于方向和目前與太陽的距離說法各異,對擊中太陽時間的說法更是差異極大,有的說還有一個月的時間,有的說只剩幾個小時了。

“我們去‘星環’號。”

AA說。

“還來得及嗎?”

“星環”號是星環公司的一艘商務飛船,現在停泊在地球同步軌道的公司太空基地。

如果警報為真,目前唯一的逃生希望是乘飛船飛向木星,當光粒擊中太陽時在木星的背陽面躲過大爆發。

現在正值四百天一遇的木星沖日,以行星際飛船的速度,從地球飛到木星約需二十五至三十天,正好是AA剛看到的對剩余時間最長的一種預估,但這個信息極不可靠,因為剛開始建設的太陽系預警系統不可能提供那么長的預警時間。

“那總得做點什么,不能在這里等死!”

AA說著,拉起程心跑出了會議大廳。

外面就是樹頂的停車場,她們鉆進了一輛飛行車。

AA想起什么又下了車,幾分鐘后她回來了,拎著一個琴盒似的長條箱,她把箱子中的東西取出來,把箱子扔在車外。

程心認識那東西,雖然它現在發射的是激光而不是子彈,那是一支步槍。

“你拿這個干什么?”

程心問。

“發射港一定擠破了頭,誰知道會發生什么。”

AA說著,把步槍扔到后座上,發動了飛行車。

現在每座城市都有一個太空發射港,主要作為太空穿梭機的起飛場,就像古代的機場一樣。

飛行車向著發射港方向飛去,匯入一條浩浩蕩蕩的空中車流。

這飛蝗群一般的車輛都是飛向發射港的,車流在地面投下了一條流動的影子,仿佛是城市流淌而出的血液。

在前方目的地的方向,出現了十幾根直插藍天的白線,那是太空穿梭機的尾跡,它們升上高空,然后都折向東方,消失在天空深處。

新的白線還在不斷從地面升起,向空中延長,每條白線的頭部都有一個火團,光度看上去比太陽還亮,那是穿梭機聚變發動機的光焰。

程心從車內的信息窗口中看到一幅實時畫面,是從太空中的近地軌道拍攝的。

她看到無數條上升的白線在褐色的大陸上出現,不斷延長,不斷增多加密,仿佛地球正長出白發,白線頭部的小火團像一大片浮向太空的螢火蟲——這是人類從地球最大規模的一次集體逃離。

到達發射港上空時,可以看到下面排列著一大片太空穿梭機,大約有一百多架,在遠處的巨型機庫中仍不斷地有穿梭機被移出來。

空天飛機早已淘汰,現在的太空穿梭機都是垂直起飛。

與程心在太空電梯的終端站港口看到的形狀各異的太空艇不同,穿梭機都是規則的流線型,帶有三至四片尾翼,它們現在零亂地豎立在發射港的停泊區,像一片鋼鐵植物的叢林。

AA在車上已經通知機庫,把星環公司的一架穿梭機移到停泊區。

她很快從空中找到了那架穿梭機,駕駛飛行車降落到它旁邊。

程心看到周圍停滿了大小不一的穿梭機,小的只有幾米高,看上去像一枚放大的炮彈,很難想象這樣小的飛行器竟然能夠飛出地球的引力深井進入太空。

也有許多大型穿梭機,有的像古代大型民航客機那樣大。

星環公司的這架穿梭機屬于中小型,高有十米左右,通體被金屬鏡面覆蓋,讓人想到水滴。

穿梭機用帶輪的起落架著地,可隨時被勤務車拖向發射點。

一陣轟鳴聲從遠處的發射區傳來,很奇怪,竟讓程心想起默斯肯大旋渦的聲音。

地面顫動起來,讓她感到小腿發麻,一團強光自發射區亮起,一架尾部拖著光焰的穿梭機騰空而起,很快消失在高空,于是那伸向高空的尾跡又增加了一條。

大團的白霧涌了過來,帶著奇怪的焦味,這些霧氣并非來自穿梭機的發動機,而是發射臺下的冷卻池中蒸發的冷卻水。

一切都籠罩在潮濕悶熱的蒸汽中,讓人更加焦躁不安。

在她們即將沿著一架細長的舷梯登上穿梭機之際,程心在漸漸消散的氣霧中看到了一群孩子。

他們就聚在不遠處,看上去都是十歲以下的小學生,全穿著整潔漂亮的校服,有一位年輕女教師領著他們,她的長發被氣浪吹起,正站在那里四下張望,一副茫然無助的樣子。

“能稍等等嗎?”

程心問。

AA看了看那群孩子,知道程心要干什么,“你去吧,我們要等發射位,隊排得長著呢。”

原則上太空穿梭機可以在任何平坦的場地起飛,但為了防止聚變發動機噴出的超高溫等離子體對周圍造成危險,都在發射臺上起飛,發射臺下有冷卻池,還有導流槽,可以把等離子體導向安全的方向。

女教師看到程心走過去,沒等她發問,就撲過來抓住她,“這架穿梭機是你們的吧?

求求你救救孩子們吧!”

她濕漉漉的劉海兒緊貼在前額上,眼淚和霧水一起在臉上流淌,她盯著程心,像要用眼神把她死死抓住似的。

孩子們也圍了過來,期盼的目光都匯聚到程心身上,“我們是太空夏令營的,本來就是要上同步軌道的,可是警報來了以后,他們不讓我們登機了,讓別人上去了!”

“那架穿梭機呢?”

一同走來的AA問。

“已經起飛了,求求你們……”

“帶他們一起走吧。”

程心對AA說。

AA盯著程心看了幾秒鐘,那目光的含意很明確:地球上的人多了去了,你救得過來嗎?

最后,她在程心依然堅定的目光中搖搖頭說:“只能帶三個。”

“可這架穿梭機能坐十幾個人的!”

“但‘星環’號在最大加速狀態下只能乘五個人,只有五個深海液艙位,多出來的人會被壓成肉餅的。”

這個回答讓程心很意外,深海液只在具有超大加速功率的恒星際飛船中才使用,而她一直以為“星環”號是一艘行星際飛船。

“好的好的,那就帶三個吧!”

教師放開程心轉而抓住AA,生怕失去這個機會。

“你選三個吧。”

AA指指孩子們說。

女教師放開了AA,呆呆地看著她,仿佛陷入了比剛才更深的恐懼中,“讓我選?

!天啊,我怎么能……”她惶恐地四下張望著,不敢看身邊的孩子們,她看上去很痛苦,好像孩子們的目光正把她燒焦似的。

“好吧,我來選。”

AA說,然后轉向孩子們,臉上露出笑容,“同學們聽著,我出三道題,誰先答對我們就帶誰走。”

她不理會程心和女教師吃驚的目光,豎起一根手指,“第一題:有一盞燈,關著,一分鐘時閃亮了一下,再過半分鐘又閃亮一下,再過十五秒再閃亮一下,以后就這樣每過前面間隔時間的一半就閃亮一下,請問到兩分鐘時燈閃亮了多少次?”

“一百次!”

有孩子脫口而出。

AA搖搖頭,“不對。”

“一千次!”

“不對,好好想想。”

一陣沉默后,響起了一個怯生生的聲音,來自一個文靜的小女孩兒,在嘈雜的噪聲中幾乎聽不清:“無數次。”

“你,過來。”

AA指著那個女孩兒說,待她走過來后把她攬到身后,“第二道題:一根粗細不均勻的繩子,從一頭點燃后燒完要用一個小時,如何用它來做15分鐘的計時?

注意,不均勻!”

這次沒有孩子急著說,他們都在思索,但很快有一個男孩兒舉起了手,“繩子對折后從兩頭燒!”

AA點點頭,“你過來吧。”

她把這個男孩兒也拉到身后,與先前答對題的那個女孩兒站在一起,“第三題:82、50、26,下一個數是什么?”

很長時間沒人回答。

AA重復道:“82、50、26,下一個數?”

“10!”

一個女孩兒喊道。

AA沖她豎起大拇指,“好孩子,過來吧。”

然后,她對程心示意了一下,帶著三個孩子頭也不回地走向穿梭機。

程心跟著他們走到舷梯下,回頭看了一眼,只見剩下的孩子們圍在他們老師的身邊看著她,像看著正在最后一次落下永遠不再升起的太陽。

這景象在淚水中模糊了,攀上舷梯時,她仍能感受到背后孩子們那絕望的目光,如萬箭穿心。

這種感覺她在作為執劍人的最后時刻曾有過,在澳大利亞聽到智子宣布人類滅絕計劃時也曾有過,這是比死亡更痛苦的劇痛。

穿梭機內部很寬敞,有兩排十八個座位,但機艙是豎立的,像井一樣,需要沿階梯爬到座位上。

同在太空艇內的感覺一樣,程心覺得這架飛行器簡直就是一個空殼,她不知道哪兒還有空間安裝發動機和控制系統。

她想到公元世紀的化學動力火箭,如摩天大樓般高高聳立著,卻只有頂端那一點點有效荷載。

穿梭機艙內幾乎看不到駕駛設備,只有幾個信息窗口飄浮著。

穿梭機的A.I.似乎認識AA,她一進來,那幾個窗口就圍攏到她身邊,當她幫助孩子們和程心系安全帶時,那些窗口一直跟著她。

“別這樣看我,我給了他們機會,要生存就得競爭。”

AA低聲對程心說。

“阿姨,他們在下面會死嗎?”

那個男孩子問。

“我們每個人一生下來都注定要死的,只是早晚而已。”

AA說著,坐到程心旁邊的座位上,她沒系安全帶,只是察看著那些窗口,“見鬼,我們的發射位前還排著二十九個!”

發射港共有八個發射臺,每次發射后,發射臺都需要冷卻十分鐘才能再次使用,這期間還需向冷卻池中加注冷卻水。

僅從逃生角度看,等待的這段時間并不太重要,因為飛到木星需要一個月,如果這之前打擊降臨,無論是在太空中還是在地球上,結局都一樣。

但現在的問題是:稍有耽擱,可能就永遠也無法起飛了。

這時,社會已處于混亂中,在求生本能的驅使下,城市中的一千多萬人都在擁向發射港。

這個時代的太空穿梭機相當于公元世紀的飛機,在短時間內只能運載一小部分人;而擁有穿梭機就如同古代擁有飛機一樣,對大部分人來說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現在就算加上太空電梯的運力,在一個星期內只能把不到百分之一的地面人口送入近地軌道,能最后踏上木星航程的人還不到千分之一。

穿梭機上沒有舷窗,但有幾個信息窗口從各個角度播放著外面的圖像,可以看到黑壓壓的人群正在擁進停泊區。

人們圍在每一架太空穿梭機周圍,揮著拳頭聲嘶力竭地叫喊著,希望能夠擠上其中一架。

與此同時,在發射港的外圍地帶,早些時候降落的一大片飛行車又相繼起飛,車內都是空的,是車的主人遙控它們飛上天阻止穿梭機發射的。

天空中的飛行車越來越多,懸停在發射臺上空,形成一片黑色的屏障,這樣下去,很快誰都走不成了。

程心縮小了這個信息窗口,轉身去安慰后座上的三個孩子。

就在這時,AA驚叫了一聲:“天啊!”

程心回頭看時,見那個畫面被放到了最大,幾乎占據了艙內的全部視野,畫面上,一團耀眼的火球出現在穿梭機的叢林中。

有人竟然在停泊區的人群中啟動發射了!

核聚變發動機噴出的等離子體的溫度,是古代化學發動機噴出物溫度的幾十倍,如果在平坦的地面發射,高溫等離子體能瞬間熔化地表,并向四周迸射,半徑三十米內無人能存活。

從畫面中可以看到,許多黑點從烈焰出現的地方飛出,其中一個碰到附近一架穿梭機的頂部,在那里留下了一道黑印,那是一塊燒焦的人體。

火團周圍的幾架穿梭機倒下了,可能是起落架被燒熔了。

人群瞬間寂靜下來,人們抬頭看著,那架可能燒死了幾十人的穿梭機轟鳴著從停泊區升起,拖著白色的尾跡直上高空,然后轉向東方。

人們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事。

只過了十幾秒鐘,又一架穿梭機從停泊區起飛,這次距離他們更近,轟鳴、火光和熱浪讓人群由僵滯陷入極度的狂亂中。

接下來,第三架,第四架……停泊區的穿梭機相繼強行發射,團團烈焰中,焦黑的人體拖著煙火在空中橫飛,停泊區變成了火葬場!

AA咬著下唇看著慘烈的畫面,然后一揮手關上了這個窗口,埋頭在另一個小窗口上點擊操作起來。

“你干什么?”

程心問。

“起飛。”

“停下。”

“你看看——”AA把另一個小窗口甩給程心,其中顯示著周圍幾架穿梭機——在每架穿梭機的尾部發動機噴口上方,都有一圈散熱環,由大量的小散熱片組成,用于聚變堆的散熱。

程心看到,周圍幾架穿梭機的散熱環都發出暗紅色的光芒,表示它們的聚變堆已經啟動,即將起飛。

“與其讓他們先飛,還不如我們飛!”

AA說。

如果這些穿梭機中有一架啟動發動機,就有可能燒熔周圍穿梭機的起落架,使它們傾倒在已經熔化的地面上,包括星環公司的這架。

“不行,停下。”

程心的聲音平靜,但無比堅定,她經歷過比這更大的災難,這一次她能夠從容面對。

“為什么?”

AA的聲音變得同樣平靜。

“因為下面有人群。”

AA停下操作,轉身面對程心,“那樣,過不久,我們、人群和地球就要一起變成碎片,在這些碎片中,你能分清哪些是高尚的,哪些是卑鄙的?”

“至少現在,道德底線還在。

我是星環公司的總裁,這架穿梭機的所有權是星環公司的,你也是公司的員工,我有權做這個決定。”

AA與程心對視良久,然后點點頭,伸手關閉了操作窗口,接著又關上了所有的信息窗口,把這里與外面狂躁的世界隔絕了。

“謝謝。”

程心說。

AA沒有回答她,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跳起來,從一排空著的座椅上拿起那支激光步槍,離開座位沿梯子向下走去,同時說:“你們都系好安全帶,這里隨時可能倒下去。”

“你去干什么?”

程心問。

“我們走不了,他們也他媽的別想走!”

AA揮著步槍喊道。

AA打開艙門走出去,立刻把艙門緊緊關上以防人們進入,然后從舷梯下到地面,端起步槍對著最近的一架正在啟動的穿梭機尾翼射擊。

尾翼被擊中的地方冒起一股青煙,被穿出一個小洞。

洞只有手指粗,但已經足夠了,穿梭機的監測系統會檢測到尾翼的缺陷,A.I.系統將拒絕執行發射程序,這種拒絕是超越最高系統權限的,穿梭機里面的人不可能解除它。

果然,那架穿梭機的散熱環暗了下來,標志著聚變堆停機了。

AA轉著圈連續開槍,把周圍的八架穿梭機每一架的尾翼上都穿了一個洞。

在滾滾熱浪和煙塵中的人群一片混亂,甚至沒人注意到她干了什么。

有一架散熱環暗下來的穿梭機的艙門開了,走下來一個衣著華麗的女人,她圍著穿梭機底部察看,很快發現了尾翼上的小洞,歇斯底里地哭叫起來,接著在地上打滾,把頭向起落架上撞。

沒有人理會她,人們只看到她忘記關上的艙門,一擁而上拼命地想擠進那架已經不能起飛的穿梭機,很快擠成一大堆。

AA走上“星環”號的舷梯,把剛探出頭來的程心推了回去,自己也跟進去,然后飛快地關上艙門。

進來后,AA立刻嘔吐起來。

“外面……全是烤肉味兒。”

AA在嘔吐平緩下來后說。

“我們會死嗎?”

一個女孩兒從上面的座椅里探出頭問。

“我們會看到非常非常壯觀的宇宙景象。”

AA一臉神秘地對她說。

“是什么樣子?”

“反正,是最最壯觀的,太陽將變成一團大焰火!”

“然后呢?”

“然后……也沒什么,什么都沒了能有什么,是吧?”

AA走上去依次拍拍三個孩子的頭說,她不打算哄騙他們,他們既然能答出那樣的問題,就不會缺少看清眼前現實的智力。

當兩人再次緊挨著坐下后,程心把一只手放到AA的手上,輕輕說道:“AA,對不起。”

AA對程心笑笑,這笑容程心很熟悉,AA在她眼中一直是一個小女孩兒,但卻是一個強有力的小女孩兒,她在AA面前既感覺成熟,又感到無力。

“別放在心上,反正都是瞎忙活,最后結果都一樣,像這樣省點兒心也好。”

AA長出一口氣說。

如果“星環”號真的是恒星際飛船,那它飛到木星就要快得多,雖然地球至木星間的距離還不足以讓它充分加速,但航程也只需兩周左右。

AA似乎看出了程心的想法,“即使太陽系預警系統完全建成,預警時間也不過一天而已……不過冷靜下來細想想,我感覺警報可能是假的。”

程心不知道,AA是不是因為這個想法,剛才才那么輕易對她屈服的。

AA的話很快得到了證實。

程心收到了那個IDC委員、同時也是PDC官員的電話,告訴她艦隊國際和聯合國已經聯合發表聲明,警報純屬誤傳,目前沒有發現任何黑暗森林打擊的跡象。

AA點開了幾個信息窗口,大部分都在播放聯合國和艦隊發言人發布聲明的畫面。

再看看外面,發射區和停泊區的穿梭機發射都停止了,混亂還在繼續,但不會再惡化了。

等外面稍稍平靜一些,程心和AA走出穿梭機,看到的景象如慘烈的戰場。

到處是燒焦的尸體,都呈炭黑色,有的仍在冒出火苗。

穿梭機群東倒西歪,有的倒在地上,有的相互斜靠在一起。

前后共有九架穿梭機從停泊區強行發射,現在它們在天空中的尾跡還十分清晰,像劃開的傷口一般。

人群已不再狂躁,人們有的坐在發熱的地上,有的呆立著,有的漫無目的地走動,似乎都搞不清眼前的一切究竟是噩夢還是現實。

有警察部隊在維持秩序,救護工作也開始了。

“下一次警報可能就是真的了。”

AA對程心說,“你跟我們到木星背面去吧,星環公司要在那里建掩體工程的太空城。”

程心沒有回答AA,而是問道:“‘星環’號是怎么回事?”

“這不是原來的‘星環’號,是新建的一艘小型恒星際飛船,行星航行狀態時可乘二十人,恒星狀態時乘五人,這是董事會特別為你建造的,可以作為你在木星的辦公地點。”

行星際飛船與恒星際飛船的差別,就像內河渡船與大洋上的萬噸巨輪的差別一樣,當然區別并不是體現在體積上,恒星際飛船也有體積很小的,但與行星際飛船相比,它們擁有最精良的推進系統,裝備著行星際飛船上沒有的生態循環系統,且每個分系統都有三到四個冗余備份。

如果程心真的乘新的“星環”號到木星背陽面,不管發生什么情況,飛船都足以維持她一生的生存。

程心搖搖頭,“你們去木星吧,你乘‘星環’號去,我不參與公司的具體事務,待在地球上就可以。”

“你只是不想成為少數能活下來的人。”

“我與幾十億人在一起,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如果同時發生在幾十億人身上,那就不再可怕。”

“我很擔心你。”

AA抱住程心的雙肩關切地端詳著她,“不是擔心你同幾十億人一起死去,我是怕你遇到比死更可怕的事。”

“我已經遇到過了。”

“如果向著光速飛船的理想走下去,你肯定還會遇到的,可你還能經受得起嗎?”

假警報事件是大移民以來最大的社會動亂,雖然很短暫,造成的損失也十分有限,但給人們留下的印象卻銘心刻骨。

在世界各地的上千個太空發射港中,大部分都發生了穿梭機從人群中強行發射的罪行,有一萬多人死于核發動機的烈焰。

在太空電梯的基站也發生了武裝沖突,與發射港騷亂不同,這種沖突是國家間的,部分國家試圖派軍隊控制赤道海洋上的國際基站,只是由于假警報的及時解除才沒有升級成戰爭。

在地球的太空軌道上,甚至在火星,都發生了民眾群體爭奪飛船的事件。

除了那些為自己逃命不顧眾人死活的敗類,在假警報事件中還發現了一件同樣讓公眾深惡痛絕的事:在地球同步軌道和月球背面,有幾十艘小型的恒星際和準恒星際飛船正在秘密建造中。

所謂的準恒星際飛船,是指擁有恒星際飛船的生態循環系統,但只裝備行星際推進系統的太空飛行器。

這些建造中的昂貴飛船有些屬于大公司,有些屬于超級富豪。

這些飛船都很小,恒星際狀態下,也就是在完全依賴生態循環系統長期生存的狀態下,大多只能容納幾個人。

它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長期躲在巨行星背面。

正在建設的太陽系預警系統只能提供約二十四小時的預警時間,如果黑暗森林打擊真的到來,這點(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