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2 回到首頁

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2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三部 廣播紀元7年,程心2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我的王,畫完了,我把國王畫到畫里了。”

針眼畫師說。

“你把他畫到畫里了,很好。”

王子看著國王的畫像滿意地點點頭,他的眸子中映著火把的火光,像靈魂在深井中燃燒。

在十幾里外的王宮中,在國王的寢室里,國王消失了。

在那張床腿是四個天神雕像的大床上,被褥還有他身體的余溫,床單上還有他壓出的凹印,但他的軀體消失得無影無蹤。

王子把已完成的畫從石桌上拿起扔到地上,“我會把這幅畫裝裱起來,掛在這里的墻上,沒事的時候經常來看一看。

下面畫王后吧。”

針眼畫師又用黑曜石石板壓平了一張雪浪紙,開始畫王后的肖像。

這次王子沒有站在旁邊看,而是來回踱步,空曠的地堡中回蕩著單調的腳步聲。

這次畫師作畫的速度更快,只用了畫上幅畫一半的時間就完成了。

“我的王,畫完了,我把王后畫到畫里了。”

“你把她畫到畫里了,很好。”

在王宮中,在王后的寢室里,王后消失了。

在那張床腿是四個天使雕像的大床上,被褥還有她身體的余溫,床單上還有她壓出的凹印,但她的軀體消失得無影無蹤。

在宮殿外面的深院中,一只狼犬覺察到了什么,狂吠了幾聲,但它的叫聲立刻被無邊的黑暗吞沒,它自己也在前所未有的恐懼中沉默了,縮到角落不住地顫抖著,與黑暗融為一體。

“該畫公主了吧?”

針眼畫師問。

“不,等畫完了大臣們再畫她,大臣們比她危險。

當然,只畫那些忠于國王的大臣,你應該記得他們的樣子吧?”

“當然,我的王,全記住了,即使給他們每人的每根頭發和汗毛各畫一幅特寫……”

“好了,快畫吧,天亮前畫完。”

“沒問題,我的王,天亮前我會把忠于國王的大臣,還有公主,都畫到畫里。”

針眼畫師一次壓平了好幾張雪浪紙,開始瘋狂作畫。

他每完成一幅畫,畫中的人就從睡榻上消失。

隨著黑夜的流逝,冰沙王子要消滅的人一個接一個變成了掛在地堡墻上的畫像。

露珠公主在睡夢中被一陣敲門聲驚醒,那聲音又急又響,從來沒有人敢這樣敲她的門。

她從床上起身,來到門前時看到寬姨已經把門打開了。

寬姨是露珠的奶媽,一直照顧她長大,公主與她建立的親情甚至超過了生母王后。

寬姨看到門外站著王宮的衛隊長,他的盔甲還帶著外面暗夜的寒氣。

“你太無禮了!竟敢吵醒公主?

!她這幾天一直失眠睡不好覺!”

衛隊長沒有理會寬姨的責罵,只是向公主匆匆敬禮,“公主,有人要見你!”

然后閃到一邊,露出他身后的人,那是一位老者,白發和白須像銀色的火焰包圍著頭臉,他的目光銳利而深沉,他就是針眼畫師向王子展示的第一幅畫中的人。

他的臉上和斗篷上滿是塵土,靴子覆滿泥巴,顯然是長途跋涉而來。

他背著一個碩大的帆布袋,但奇怪的是打著一把傘,更奇怪的是他打傘的方式:一直不停地轉動著傘。

細看一下傘的結構,就知道他這樣做的原因:那把傘的傘面和傘柄都是烏黑色,每根傘骨的末端都固定著一只小圓球,是某種半透明的石頭做成的,有一定的重量。

可以看到傘里面幾根傘撐都折斷了,無法把傘支撐起來,只有讓傘不斷轉動,把傘骨末端的小石球甩起來,才能把傘撐開。

“你怎么隨便讓外人進來,還是這么個怪老頭?

!”

寬姨指著老者責問道。

“哨兵當然沒讓他進王宮,但他說……”衛隊長憂慮地看了一眼公主,“他說國王已經沒了。”

“你在說什么?

!你瘋了嗎?”

寬姨大喊,公主仍沒有做聲,只是雙手抓緊了胸前的睡袍。

“但國王確實不見了,王后也不見了,我派人看過,他們的寢室都是空的。”

公主短促地驚叫了一聲,一手扶住寬姨好讓自己站穩。

老者開口了:“尊敬的公主,請允許我把事情說清楚。”

“讓老人家進來,你守在門口。”

公主對衛隊長說。

老者轉著傘,對公主鞠躬,似乎對于公主能夠這么快鎮靜下來心存敬意。

“你轉那把傘干什么?

你是馬戲團的小丑嗎?”

寬姨說。

“我必須一直打著這把傘,否則也會像國王和王后一樣消失。”

“那就打著傘進來吧。”

公主說,寬姨把門大開,以便讓老者舉傘通過。

老者進入房間后,把肩上的帆布袋放到地毯上,疲憊地長出一口氣,但仍轉著黑傘,傘沿的小石球在燭光中閃亮,在周圍的墻壁上投映出一圈旋轉的星光。

“我是赫爾辛根默斯肯的空靈畫師,王宮里新來的那個針眼畫師是我的學生。”

老者說。

“我見過他。”

公主點點頭說。

“那他見過你嗎?

他看過你嗎?”

空靈畫師緊張地問。

“是的,他當然看過我。”

“糟透了,我的公主,那糟透了!”

空靈畫師長嘆一聲,“他是個魔鬼,掌握著魔鬼的畫技,他能把人畫到畫里。”

“真是廢話!”

寬姨說,“不能把人畫到畫里那叫畫師嗎?”

空靈畫師搖搖頭,“不是那個意思,他把人畫到畫里后,人在外面就沒了,人變成了死的畫。”

“那還不快派人找到他殺了他?

!”

衛隊長從門外探進頭來說:“我派全部的衛隊去找了,找不到。

我原想去找軍機大臣,他可以出動王宮外的禁衛軍搜查,可這個老人家說軍機大臣此時大概也沒了。”

空靈畫師又搖搖頭,“禁衛軍沒有用,冰沙王子和針眼可能根本就不在王宮里,針眼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作畫,都能殺掉王宮中的人。”

“你說冰沙王子?”

寬姨問。

“是的,王子要以針眼畫師作武器,除掉國王和忠誠于他的人,奪取王位。”

空靈畫師看到,公主、寬姨和門口的衛隊長對他的話似乎都沒感到意外。

“還是先考慮眼前的生死大事吧!針眼隨時可能把公主畫出來,他可能已經在畫了。”

寬姨大驚失色,她一把抱住公主,似乎這樣就能保護她。

空靈畫師接著說:“只有我能除掉針眼,現在他已經把我畫出來了,但這把傘能保護我不消失,我只要把他畫出來,他就沒了。”

“那你就在這里畫吧!”

寬姨說,“讓我替你打傘!”

空靈畫師又搖搖頭,“不行,我的畫只有畫在雪浪紙上才有魔力,我帶來的紙還沒有壓平,不能作畫。”

寬姨立刻打開畫師的帆布包,從中取出一截雪浪樹的樹干,樹干已經刮了外皮,露出白花花的紙卷來。

寬姨和公主從樹干紙卷上抽出一段紙,紙面現出一片雪白,房間里霎時亮了許多。

她們試圖在地板上把紙壓平,但不管怎樣努力,只要一松手,那段紙就彈回原狀又卷了回去。

畫師說:“不行的,只有赫爾辛根默斯肯的黑曜石石板才能壓平雪浪紙,那種黑曜石石板很稀有,我只有一塊,讓針眼偷走了!”

“這紙用別的東西真的弄不平嗎?”

“弄不平的,只有用赫爾辛根默斯肯的黑曜石石板才能壓平,我本來是希望能夠從針眼那里奪回它的。”

“赫爾辛根默斯肯,黑曜石?”

寬姨一拍腦袋,“我有一個熨斗,只在熨公主最好的晚禮服時才用,就是赫爾辛根默斯肯出產的,是黑曜石的!”

“也許能用。”

空靈畫師點點頭。

寬姨轉身跑出去,很快拿著一個烏黑锃亮的熨斗進來了。

她和公主再次把雪浪紙從紙卷中拉出一段,用熨斗在地板上壓住紙的一角,壓了幾秒鐘后松開,那一角的紙果然壓平了。

“你來給我打傘,我來壓!”

空靈畫師對寬姨說。

在把傘遞給她的時候,他囑咐道,“這傘要一直轉著打開,一合上我就沒了!”

看到寬姨把傘繼續旋轉著打開舉在他的頭頂,他才放心地蹲下用熨斗壓紙,只能一小塊一小塊地挨著壓。

“不能給這傘做個傘撐嗎?”

公主看著旋轉的傘問。

“我的公主,以前是有傘撐的。”

空靈畫師邊埋頭用熨斗壓紙邊說,“這把黑傘的來歷很不尋常。

從前,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其他畫師也有這種畫技,除了人,他們也能把動物和植物畫到畫里。

但有一天,飛來了一條淵龍,那龍通體烏黑,既能在深海潛游,又能在高空飛翔,先后有三個大畫師畫下了它,但它仍然在畫外潛游和飛翔。

后來,畫師們籌錢雇了一名魔法武士,武士用火劍殺死了淵龍,那場搏殺使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大海都沸騰了。

淵龍的尸體大部分都被燒焦了,我就從灰堆中收集了少量殘骸,制成了這把傘。

傘面是用淵龍的翼膜做的,傘骨、傘柄和傘撐都是用它的烏骨做成,傘沿的那些寶石,其實是從淵龍已經燒焦的腎中取出的結石。

這把傘能夠保護打著它的人不被畫到畫里。

后來傘骨斷了,我曾用幾根竹棍做了傘撐,但發現傘的魔力竟消失了,拆去新傘撐后,魔力又恢復了。

后來試驗用手在里面撐開傘也不行,傘中是不能加入任何異物的,可我現在已經沒有淵龍的骨頭了,只能這樣打開傘……”

這時房間一角的鐘敲響了,空靈畫師抬頭看看,已是凌晨,天快亮了。

他再看看雪浪紙,壓平的一段從紙卷中伸了出來,平鋪在地板上不再卷回去,但只有一掌寬的一條,遠不夠繪一幅畫的。

他扔下熨斗,長嘆一聲。

“來不及了,我畫出畫來還需要不少時間,來不及了,針眼隨時會畫完公主,你們——”空靈畫師指指寬姨和衛隊長,“針眼見過你們嗎?”

“他肯定沒見過我。”

寬姨說。

“他進王宮時我遠遠地看到過他,但我想他應該沒看見我。”

衛隊長說。

“很好,”空靈畫師站起身來,“你們倆護送公主去饕餮海,去墓島找深水王子!”

“可……即使到了饕餮海,我們也上不了墓島的,你知道海里有……”

“到了再想辦法吧,只有這一條生路了。

天一亮,所有忠于國王的大臣都會被畫到畫里,禁衛軍將被冰沙控制,他將篡奪王位,只有深水王子能制止他。”

“深水王子回到王宮,不是也會被針眼畫到畫里嗎?”

公主問。

“放心,不會的,針眼畫不出深水王子。

深水是王國中針眼唯一畫不出來的人,很幸運,我只教過針眼西洋畫派,沒有向他傳授東方畫派。”

公主和其他兩人都不太明白空靈畫師的話,但老畫師沒有進一步解釋,只是繼續說:“你們一定要讓深水回到王宮,殺掉針眼,并找到公主的畫像,燒掉那幅畫,公主就安全了。”

“如果也能找到父王和母后的畫像……”公主拉住空靈畫師急切地說。

老畫師緩緩地搖搖頭,“我的公主,來不及了,他們已經沒有了,他們現在就是那兩幅畫像了,如果找到不要毀掉,留作祭奠吧。”

露珠公主被巨大的悲痛壓倒,她跌坐在地上掩面痛哭起來。

“我的公主,現在不是哀傷的時候,要想為國王和王后復仇,就趕快上路吧!”

老畫師說著,轉向寬姨和衛隊長,“你們要注意,在找到并毀掉公主的畫像之前,傘要一直給她打著,一刻都不能離開,也不能合上。”

他把傘從寬姨手中拿過來,繼續轉動著,“傘不能轉得太慢,那樣它就會合上;也不能太快,因為這傘年代已久,轉得太快會散架的。

黑傘有靈氣,如果轉得慢了,它會發出像鳥叫的聲音,你們聽,就是這樣——”老畫師把傘轉得慢了些,傘面在邊緣那些石球的重量下慢慢下垂,這時能聽到它發出像夜鶯一樣的叫聲,傘轉得越慢聲音越大。

老畫師重新加快了轉傘的速度,鳥鳴聲變小消失了。

“如果轉得太快,它會發出鈴聲,就像這樣——”老畫師繼續加快轉傘的速度,能聽到一陣由小到大的鈴聲,像風鈴,但更急促,“好了,現在快把傘給公主打上。”

他說著,把傘又遞給寬姨。

“老人家,我們倆一起打傘走吧。”

露珠公主抬起淚眼說。

“不行,黑傘只能保護一個人,如果兩個被針眼畫出的人一起打傘,那他們都會死,而且死得更慘:每個人的一半被畫入畫中,一半留在外面……快給公主打傘,拖延一刻危險就大一分,針眼隨時可能把她畫出來!”

寬姨看看公主,又看看空靈畫師,猶豫著。

老畫師說:“是我把這畫技傳授給那個孽種,我該當此罪。

你還等什么?

想看著公主在你面前消失?

!”

最后一句話令寬姨顫抖了一下,她立刻把傘移到公主上方。

老畫師撫著白須從容地笑起來,“這就對了,老夫繪畫一生,變成一幅畫也算死得其所。

我相信那個孽種的技藝,那會是一幅精致好畫的……”

空靈大畫師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然后像霧氣一般消失了。

露珠公主看著老畫師消失的那片空間,喃喃地說:“好吧,我們走,去饕餮海。”

寬姨對門口的衛隊長說:“你快過來給公主打傘,我去收拾一下。”

衛隊長接過傘后說:“要快些,現在外面都是冰沙王子的人了,天亮后我們可能出不了王宮。”

“可我總得給公主帶些東西,她從來沒有出過遠門,我要帶她的斗篷和靴子,她的好多衣服,她喝的水,至少……至少要帶上那塊赫爾辛根默斯肯出產的好香皂,公主只有用那香皂洗澡才能睡著覺……”寬姨嘮嘮叨叨地走出房間。

半個小時后,在初露的曙光中,一輛輕便馬車從一個側門駛出王宮,衛隊長趕著車,車上坐著露珠公主和給她打傘的寬姨,他們都換上了平民裝束。

馬車很快消失在遠方的霧靄中。

這時,在那個陰森的地堡中,針眼畫師剛剛完成露珠公主的畫像,他對冰沙王子說,這是他畫過的最美的一幅畫。

云天明的第二個故事:

饕餮海

出了王宮后,衛隊長駕車一路狂奔。

三個人都很緊張,他們感覺在未盡的夜色里,影影綽綽掠過的樹木和田野中充滿危險。

天亮了一些后,車駛上了一個小山岡,衛隊長勒住馬,他們向來路眺望。

王國的大地在他們下面鋪展開來,他們來的路像一條把世界分成兩部分的長線,線的盡頭是王宮,已遠在天邊,像被遺失在遠方的一小堆積木玩具。

沒有看到追兵,顯然冰沙王子認為公主已經不存在了,被畫到了畫中。

以后他們可以從容地趕路了。

在天亮的過程中,周圍的世界就像是一幅正在繪制中的畫,開始只有朦朧的輪廓和模糊的色彩,后來,景物的形狀和線條漸漸清晰精細,色彩也豐富明快起來。

在太陽升起前的一剎那,這幅畫已經完成。

常年深居王宮的公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塊大塊的鮮艷色彩:森林草地和田野的大片綠色、花叢的大片鮮紅和嫩黃、湖泊倒映著的清晨天空的銀色、早出的羊群的雪白……太陽升起時,仿佛繪制這幅畫的畫師抓起一把金粉豪爽地撒向整個畫面。

“外面真好,我們好像已經在畫中呢。”

公主贊嘆道。

“是啊,公主,可在這幅畫里你活著,在那幅畫中你就死了。”

打傘的寬姨說。

這話又讓公主想起了已經離去的父王和母后,但她抑制住了眼淚,她知道自己現在再也不是一個小女孩,她應該擔當起王國的重任了。

他們談起了深水王子。

“他為什么被流放到墓島上?”

公主問。

“人們都說他是怪物。”

衛隊長說。

“深水王子不是怪物!”

寬姨反駁道。

“人們說他是巨人。”

“深水不是巨人!他小的時候我還抱過他,他不是巨人。”

“等我們到海邊你就會看到的,他肯定是巨人,好多人都看到了。”

“就算深水是巨人,他也是王子,為什么要流放到島上?”

公主問。

“他沒有被流放,他小時候坐船去墓島上釣魚,正好那時饕餮魚在海上出現,他就回不來了,只好在島上長大。”

……

太陽升起后,路上的行人和馬車漸漸多起來。

由于公主以前幾乎沒有出過王宮,所以人們都不認識她,但盡管她現在還戴著面紗,只露出兩只眼睛,看到她的人仍驚嘆她的美麗。

人們也稱贊駕車的小伙子的孔武英俊,笑話那個老媽媽為她的美麗女兒打著的那把奇怪的傘和她那奇怪的打傘方式。

好在沒有人質疑傘的用途,今天陽光燦爛,人們都以為這是遮陽傘。

不知不覺到了中午,衛隊長用弓箭射了兩只兔子做午餐。

三人坐在路邊樹叢間的空地上吃飯。

露珠公主摸著身旁柔軟的草地,嗅著青草和鮮花的清香,看著陽光透過樹葉投在草地上的光斑,聽著林中的鳥鳴和遠處牧童的笛聲,對這個新世界充滿了好奇和驚喜。

寬姨卻長嘆一聲,“唉,公主啊,離開王宮這么遠,真讓你受罪了。”

“我覺得外面比王宮好。”

公主說。

“我的公主哇,外面哪有王宮里好?

你真是不知道,外面有很多難處呢,現在是春天,冬天外面會冷,夏天會熱,外面會刮風下雨,外面什么樣的人都有,外面……”

“可我以前對外面什么都不知道。

我在王宮里學音樂,學繪畫,學詩歌和算術,還學著兩種誰都不說的語言,可沒人告訴我外面是什么樣子,我這樣怎么能統治王國呢?”

“公主,大臣們會幫你的。”

“能幫我的大臣都被畫到畫里了……我還是覺得外面好。”

從王宮到海邊有一個白天的路程,但公主一行不敢走大道,遇到城鎮就繞開,所以直到半夜才到達。

露珠公主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廣闊的星空,也第一次領略了夜的黑暗和寂靜,車上的火把只能照亮周圍一小塊地方。

再往遠處,世界就是一大塊模糊的黑天鵝絨。

馬蹄聲很響,像要把星星震下來。

公主突然拉住衛隊長,讓他把馬車停下。

“聽,這是什么聲音?

像巨人的呼吸。”

“公主,這是海的聲音。”

又前行了一段,公主看到兩旁有許多在夜色中隱約可見的物體,像一根根大香蕉。

“那些是什么?”

她問。

衛隊長又停下車,取下車上的火把走到最近的一個旁邊,“公主,你應該認識這個的。”

“船?”

“是的,公主,是船。”

“可船為什么在陸地上?”

“因為海里有饕餮魚。”

在火把的光芒中可以看到,這艘船已經很舊了,船身被沙子埋住一半,露在外面的部分像巨獸的白骨。

“啊,看那里!”

公主又指著前方驚叫,“好像有一條白色的大蛇!”

“不要怕公主,那不是蛇,是海浪,我們到海邊了。”

公主和為她打傘的寬姨一起下車,她看到了大海。

她以前只在畫中見過海,那畫的是藍天下的藍色海洋,與這夜空下的黑色海洋完全不同,這泛著星光的博大與神秘,仿佛是另一個液態的星空。

公主不由自主地向海走去,卻被衛隊長和寬姨攔住了。

“公主,離海太近危險。”

衛隊長說。

“我看前面水不深,能淹死我嗎?”

公主指指沙灘上的白浪說。

“海里有饕餮魚,它們會把你撕碎吃掉的!”

寬姨說。

衛隊長拾起一塊破船板,走上前去把船板扔到海中。

船板在海面晃蕩了幾下,很快附近一個黑影浮出水面向它撲去,由于大部分在水下,看不出那東西的大小,它身上的鱗片在火把的光中閃亮。

緊接著又有三四個黑影飛快地游向船板,在水中爭搶成一團,伴隨著嘩嘩的水聲,可以聽到利齒發出的咔嚓咔嚓聲,僅一轉眼的工夫,黑影和船板都不見了。

“看到了嗎?

它們能在很短的時間里把一艘大船咬成碎片。”

衛隊長說。

“墓島呢?”

寬姨問。

“在那個方向,”衛隊長指指黑暗的水天相連處,“夜里看不見,天一亮就能看見。”

他們在沙灘上露營。

寬姨把傘交給衛隊長打,從馬車上拿下一個小木盆。

“公主呀,今天是不能洗澡了,可你至少該洗洗臉的。”

衛隊長把傘交還給寬姨,說他去找水,就拿著盆消失在夜色中。

“他是個好小伙子。”

寬姨打著哈欠說。

衛隊長很快回來,不知從什么地方打來了一盆清水。

寬姨為公主洗臉,她拿一塊香皂在水中只蘸了一下,一聲輕微的吱啦聲后,盆面立刻堆滿了雪白的泡沫,鼓出圓圓的一團,還不斷地從盆沿溢出來。

衛隊長盯著泡沫看了一會兒,對寬姨說:“讓我看看那塊香皂。”

寬姨從包裹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塊雪白的香皂,遞給衛隊長,“拿好了,它比羽毛還輕,一點兒分量都沒有,一松手就飄走了。”

衛隊長接過香皂,真的感覺不到一點兒分量,像拿著一團白色的影子。

“這還真是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現在還有這東西?”

“我只有兩塊了,整個王宮,我想整個王國,也只剩這最后兩塊了,是我早些年特意給公主留的。

唉,赫爾辛根默斯肯的東西都是好東西,可惜現在越來越少了。”

寬姨說著,把香皂拿回來小心地放回包裹中。

看著那團白泡沫,公主在出行后第一次回憶起王宮中的生活。

每天晚上,在她那精美華麗的浴宮中,大浴池上就浮著一大團這樣的泡沫,燈光從不同方向照來,大團泡沫忽而雪白,像從白天的天空中抓來的一朵云;忽而變幻出霓彩,像寶石堆成的。

泡到那團泡沫中,公主會感到身體變得面條般柔軟,感到自己在融化,成了泡沫的一部分,那舒服的感覺讓她再也不想動彈,只能由女仆把她抱出去擦干,再抱她去床上睡覺。

那種美妙的感覺可以一直持續到第二天早晨。

現在,公主用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洗過的臉很輕松很柔軟,身上卻僵硬而疲勞。

隨便吃了些東西后,她便在沙灘上躺下,開始時鋪了一張毯子,后來發現直接躺到沙上更舒服。

柔軟的沙層帶著白天陽光的溫度,她感覺像被一只溫暖的大手捧在手心,濤聲像催眠曲,她很快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露珠公主被一陣鈴聲從無夢的酣睡中驚醒,那聲音是從她上方旋轉的黑傘中發出的。

寬姨睡在她旁邊,打傘的是衛隊長,火把已經熄滅,夜色像天鵝絨般籠罩著一切,衛隊長是星空背景前的一個剪影,只有他的盔甲映出星光,還可以看到海風吹起他的頭發。

傘在他的手中穩穩地旋轉著,像一個小小的穹頂遮住了一半夜空。

她看不見他的眼睛,但能感覺到他的目光,他與無數眨眼的星星一起看著自己。

“對不起公主,我剛才轉得太快了。”

衛隊長低聲說。

“現在什么時間了?”

“后半夜了。”

“我們離海好像遠了。”

“公主,這是退潮,海水后退了,明天早上還會漲起來。”

“你們輪流為我打傘嗎?”

“是的,公主,寬姨打了一白天,我夜里多打一會兒。”

“你也駕了一天車,讓我自己打一會兒傘,你也睡吧。”

說出這些話后,露珠公主自己也有些吃驚,在她的記憶里,這是自己第一次為別人著想。

“那不行,公主,你的手那么細嫩,會磨起泡的,還是讓我為你打傘吧。”

“你叫什么名字?”

同行已經一天,她現在才問他的名字。

放在以前她會覺得很正常,甚至永遠不問都很正常,但現在她為此有些內疚。

“我叫長帆。”

“帆?”

公主轉頭看看,他們現在是在沙灘上的一艘大船旁邊,這里可以避海風。

與其他那些擱淺在海灘上的船不同,這艘船的桅桿還在,像一把指向星空的長劍。

“帆是不是掛在這根長桿上的大布?”

“是的,公主,那叫桅桿,帆掛在上面,風吹帆推動船。”

“帆在海面上雪白雪白的,很好看。”

“那是在畫中吧,真正的帆沒有那么白的。”

“你好像是赫爾辛根默斯肯人?”

“是的,我父親是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建筑師,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帶著全家來到了這里。”

“你想回家嗎,我是說赫爾辛根默斯肯?”

“不太想,我小時候就離開那里,記得不太清了,再說想也沒用,現在永遠也不可能離開無故事王國了。”

遠處,海浪嘩嘩地喧響,仿佛在一遍遍地重復著長帆的話:永遠不可能離開,永遠不可能離開……

“給我講講外面世界的故事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公主說。

“你不需要知道,你是無故事王國的公主,王國對你來說當然是無故事的。

其實,公主,外面的人們也不給孩子們講故事,但我的父母不一樣,他們是赫爾辛根默斯肯人,他們還是給我講了一些故事的。”

“其實父王說過,無故事王國從前也是有故事的。”

“是的……公主,你知道王國的周圍都是海吧,王宮在王國的中心,朝任何一個方向走,最后都會走到海邊,無故事王國就是一個大島。”

“這我知道。”

“以前,王國周圍的海不叫饕餮海,那時海中沒有饕餮魚,船可以自由地在海上航行,無故事王國和赫爾辛根默斯肯之間每天都有無數的船只來往。

那時無故事王國其實是叫故事王國,那時的生活與現在很不一樣。”

“嗯?”

“那時生活中充滿了故事,充滿了變化和驚奇。

那時,王國中有好幾座繁華的城市,王宮的周圍不是森林和田野,而是繁華的首都。

城市中到處可見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奇珍異寶和奇異器具。

無故事王國,哦不,故事王國的物產也源源不斷地從海上運往赫爾辛根默斯肯。

那時,人們的生活變幻莫測,像騎著快馬在山間飛奔,時而沖上峰頂,時而跌入深谷,充滿了機遇和危險。

窮人可能一夜暴富,富豪也可能轉眼赤貧,早晨醒來,誰也不知道今天要發生什么事,要遇到什么樣的人。

到處是刺激和驚喜。

“但有一天,一艘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商船帶來一種珍奇的小魚,這種魚只有手指長,黑色的,貌不驚人,裝在堅硬的鑄鐵水桶中。

賣魚的商人在王國的集市上表演,他將一把劍伸進鐵桶中的水里,只聽到一陣刺耳的‘咔嚓咔嚓’聲,劍再抽出來時已被咬成了鋸齒狀。

這種魚叫饕餮魚,是一種內陸的淡水魚,生長在赫爾辛根默斯肯巖洞深處黑暗的水潭中。

饕餮魚在王國的市場上銷路很好,因為它們的牙齒雖小,但像金剛石一樣堅硬,可做鉆頭;它們的鰭也很鋒利,能做箭頭或小刀。

于是,越來越多的饕餮魚從赫爾辛根默斯肯運到了王國。

在一次臺風中,一艘運魚船在王國沿海失事沉沒,船上運載的二十多桶饕餮魚全部傾倒進了海中。

“人們發現,饕餮魚在海中能夠飛快地生長,長得比在陸地上要大得多,能達到一人多長,同時繁殖極快,數量飛速增加。

饕餮魚開始啃食所有漂浮在海面上的東西,沒來得及拖上岸的船,不管多大,都被啃成碎片,當一艘大船被饕餮魚群圍住時,它的船底很快被啃出大洞,但連沉沒都來不及,就在海面上被咬成碎片,像融化掉一般。

魚群在故事王國的沿海環游,很快在王國周圍的海中形成一道環形的屏障。

“故事王國就這樣被周圍海域中的饕餮魚包圍,沿海已成為死亡之地,不再有任何船只和風帆,王國被封閉起來,與赫爾辛根默斯肯和整個外部世界斷絕了一切聯系,過起了自給自足的田園生活。

繁華的城市消失了,變成小鎮和牧場,生活日漸寧靜平淡,不再有變化,不再有刺激和驚喜,昨天像今天,今天像明天。

人們漸漸適應了這樣的日子,不再向往其他的生活。

對過去的記憶,就像來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奇異物品那樣日漸稀少,人們甚至有意地忘記過去,也忘記現在。

總的來說就是再不要故事了,建立了一個無故事的生活,故事王國也就變成了無故事王國。”

露珠公主聽得入了迷,長帆停了好久,她才問:“現在海洋上到處都有饕餮魚嗎?”

“不,只是無故事王國的沿海有,眼神好的人有時能看到海鳥浮在離岸很遠的海面上捕食,那里沒有饕餮魚。

海洋很大,無邊無際。”

“就是說,世界除了無故事王國和赫爾辛根默斯肯,還有別的地方?”

“公主,你認為世界只有這兩個地方嗎?”

“小時候我的宮廷老師就是這么說的。”

“這話連他自己都不信。

世界很大,海洋無邊無際,有無數的島嶼,有的比王國小,有的比王國大;還有大陸。”

“什么是大陸?”

“像海洋一樣廣闊的陸地,騎著快馬走幾個月都走不到邊。”

“世界那么大?”

公主輕輕感嘆,又突然問道,“你能看到我嗎?”

“公主,我現在只能看到你的眼睛,那里面有星星。”

“那你就能看到我的向往,真想乘著帆船在海上航行,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

“不可能了,公主,我們永遠不可能離開無故事王國,永遠不能……你要是怕黑,我可以點上火把。”

“好的。”

火把點燃后,露珠公主看著衛隊長,卻發現他的目光投向了別的地方。

“你在看什么?”

公主輕聲問。

“那里,公主,你看那個。”

長帆指的是公主身邊一小叢長在沙里的小草,草葉上有幾顆小水珠,在火光中晶瑩地閃亮。

“那叫露珠。”

長帆說。

“哦,那是我嗎?

像我嗎?”

“像你,公主,都像水晶一樣美麗。”

“天亮后它們在太陽光下會更美的。”

衛隊長發出一聲嘆息,很深沉,根本沒有聲音,但公主感覺到了。

“怎么了,長帆?”

“露珠在陽光下會很快蒸發消失。”

公主輕輕點點頭,火光中她的目光黯然了,“那更像我了,這把傘一合上,我就會消失,我就是陽光下的露珠。”

“我不會讓你消失的,公主。”

“你知道,我也知道,我們到不了墓島,也不可能把深水王子帶回來。”

“要是那樣,公主,我就永遠為你打傘。”

云天明的第三個故事:

深水王子

露珠公主再次醒來時,天已經亮了,大海由黑色變成了藍色,但公主仍然感覺與畫中見過的完全不同。

曾被夜色掩蓋的廣闊現在一覽無遺,在清晨的天光下,海面上一片空曠。

但在公主的想象中,這空曠并不是饕餮魚所致,海是為了她空著,就像王宮中公主的宮殿空著等她入住一樣。

夜里對長帆說過的那種愿望現在更加強烈,她想象著廣闊的海面上出現一葉屬于她的白帆,順風漂去,消失在遠方。

現在為她打傘的是寬姨,衛隊長在前面的海灘上向她們打招呼,讓她們過去。

等她們走去后,他朝海的方向一指說:“看,那就是墓島。”

公主首先看到的不是墓島,而是站在小島上的那個巨人,那顯然就是深水王子。

他頂天立地站在島上,像海上的一座孤峰。

他的皮膚是日曬的棕色,強健的肌肉像孤峰上的巖石,他的頭發在海風中飄蕩,像峰頂的樹叢。

他長得很像冰沙,但比冰沙強壯,也沒有后者的陰郁,他的目光和表情都給人一種大海般豁達的感覺。

這時太陽還沒有升起,但巨人的頭頂已經沐浴在陽光中,金燦燦的,像著火似的。

他用巨手搭涼棚眺望著遠方,有那么一瞬間,公主感覺她和巨人的目光相遇了,就跳著大喊:

“深水哥哥!我是露珠!我是你的妹妹露珠!我們在這里!”

巨人沒有反應,他的目光從這里掃過,移向別處,然后放下手,若有所思地搖搖頭,轉向另一個方向。

“他為什么注意不到我們?”

公主焦急地問。

“誰會注意到遠處的三只小螞蟻呢?”

衛隊長說,然后轉向寬姨,“我說深水王子是巨人吧,你現在看到了。”

“可我抱著他的時候他確實是一個小小的嬰兒呀!怎么會長得這么高?

不過巨人好啊,誰也擋不住他,他可以懲罰那些惡人,為公主找回畫像了!”

“那首先得讓他知道這里發生了什么事。”

衛隊長搖搖頭說。

“我要過去,我們必須過去!到墓島上去!”

公主抓住長帆說。

“過不去的,公主,這么多年了,沒有人能夠登上墓島,那島上也沒有人能回來。”

“真想不出辦法嗎?”

公主急得流出了眼淚,“我們到這里來就是為了找他,你一定知道該怎么辦的!”

看著公主淚眼婆娑,長帆很不安,“我真的沒辦法,到這里來是對的,你必須遠離王宮,否則就是等死,但我當初就知道不可能去墓島。

也許……可以用信鴿給他送一封信。”

“那太好了,我們這就去找信鴿!”

“但那又有什么用呢?

即使他收到了信,也過不來,他雖然是巨人,到海中也會被饕餮魚撕碎的……先吃了早飯再想辦法吧,我去準備。”

“哎呀,我的盆!”

寬姨叫起來,由于漲潮,海水涌上了沙灘,把昨天晚上公主洗臉用的木盆卷到了海中。

盆已經向海里漂出了一段距離,盆倒扣著,里面的洗臉水在海面泛起一片雪白的肥皂泡沫。

可以看到有幾條饕餮魚正在向盆游去,它們黑色的鰭像利刀一樣劃開水面,眼看木盆就要在它們的利齒下粉身碎骨了。

但一件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饕餮魚沒有去啃嚙木盆,而是都游進了那片泡沫中,一接觸泡沫,它們立刻停止游動,全都浮上了水面,兇悍之氣蕩然無存,全變成了一副懶洋洋的樣子,有的慢慢擺動魚尾,不是為了游動而是表示愜意;有的則露出白色的肚皮仰躺在水面上。

三個人吃驚地看了一會兒,公主說:“我知道它們的感覺,它們在泡沫中很舒服,渾身軟軟的像沒有骨頭一樣,不愿意動。”

寬姨說:“赫爾辛根默斯肯的香皂確實是好東西,可惜只有兩塊了。”

衛隊長說:“即使在赫爾辛根默斯肯,這種香皂也很珍貴。

你們知道它是怎樣造出來的嗎?

赫爾辛根默斯肯有一片神奇的樹林,那些樹叫魔泡樹,都長了上千年,很高大。

平時魔泡樹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但如果刮起大風,魔泡樹就會被吹出肥皂泡來,風越大吹出的泡越多,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就是用那種泡泡做成的。

收集那些肥皂泡十分困難,那些泡泡在大風中飄得極快,加上它們是全透明的,你站在那里很難看清它們,只有跑得和它們一樣快,才能看到它們。

騎最快的馬才能追上風中的泡泡,這樣的快馬在整個赫爾辛根默斯肯不超過十匹。

當魔泡樹吹出泡泡時,制肥皂的人就騎著快馬順風狂奔,在馬上用一種薄紗網兜收集泡泡。

那些泡泡有大有小,但即使最大的泡泡,被收集到網兜里破裂后,也只剩下肉眼都看不見的那么一小點兒。

要收集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泡泡才能造出一塊香皂,但香皂中的每一個魔樹泡如果再溶于水,就又能生發出上百萬個泡泡,這就是香皂泡沫這么多的原因。

魔泡樹的泡泡都沒有重量,所以真正純的赫爾辛根默斯肯香皂也完全沒重量,是世界上最輕的東西,但很貴重。

寬姨的那些香皂可能是國王加冕時赫爾辛根默斯肯使團帶來的贈禮,后來……”;和!,,。,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