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部 威懾紀元12年,“青銅世紀”號3 回到首頁

第二部 威懾紀元12年,“青銅世紀”號3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二部 威懾紀元12年,“青銅世紀”號3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二部 威懾紀元12年,“青銅世紀”號3

人們確信,那六個水滴肯定大部分甚至全部潛伏在太陽系。

但是由于水滴體積極小速度極快,具有超強的機動能力,且對電磁雷達隱形,對它們的搜索和跟蹤極其困難。

地球采用播撒油膜物質和其他最先進的太空監測手段,有效的監視半徑也只能達到十分之一個天文單位,也就是一千五百萬千米,如果水滴進入這個范圍,地球有把握發現,但若在這個半徑之外,基本上就是水滴自由行動的空間了。

水滴以最高速度沖過這一千五百萬千米,只需十分鐘。

這就是一旦那個終極時刻到來時,執劍人所擁有的決斷時間。

一陣低沉的隆隆聲響起,那道有一米多厚的沉重鋼門緩緩移開,程心一行三人走進了黑暗森林威懾系統的心臟。

迎接程心的是更加廣闊的空白和空曠。

這是一間半圓形的大廳,迎面是一堵半弧形的白墻,表面有些半透明,像冰做的,地板和頂板都是潔凈的白色。

這里給程心的第一印象是:她面對著一只沒有眸子的空眼球,透出一種荒涼的茫然。

然后程心看到了羅輯。

羅輯盤腿端坐在白色大廳正中,面對著那堵弧形白墻,他的頭發和胡須都很長,但不亂,梳理得很整齊,也都是純白色,幾乎與白墻融為一體,這使得他穿的整潔的黑色中山裝格外醒目。

他端坐在那里,呈一個穩定的倒丁字形,仿佛是海灘上一只孤獨的鐵錨,任歲月之風從頭項吹過,任時間之浪在面前咆哮,巍然不動,以不可思議的堅定等待著一艘永不歸航的船。

他的右手握著一個紅色的條狀物,那就是執劍者的劍柄——引力波廣播的啟動開關。

他的存在使這個空眼球有了眸子,雖然與大廳相比只是一個黑點,卻使荒涼和茫然消失了,眼睛有了神。

而羅輯本人的眼睛從這個方向是看不到的,他對來人絲毫沒有反應,只是盯著面前的白墻。

如果面壁十年可以破壁,那這堵白墻已經破了五次。

PDC主席攔住了程心和參謀長,輕輕地說,離交接時間還有十分鐘。

五十四年的最后十分鐘,羅輯仍然堅守著。

在威懾建立之初,羅輯曾有過一段美好時光,那時他與莊顏和孩子團聚,重溫兩個世紀前的幸福。

但這段時間很短暫,不到兩年,莊顏就帶著孩子離開了羅輯。

原因眾說紛紜,比較流行的說法是,當羅輯在公眾面前仍然是一個救世主時,他的形象在他最親近的人眼中已經發生了變化,莊顏漸漸意識到,與自己朝夕相處的是已經毀滅了一個世界、同時把另外兩個世界的命運攥在手中的男人,他變成了一個陌生的怪物,讓她和孩子害怕,于是她們離開了;另一種說法是,羅輯主動叫她們離開,以便她們能有正常的生活。

莊顏和孩子以后不知所蹤,她們現在應該都還活著,在什么地方過著普通人平靜的生活。

莊顏和孩子離開之時,也是地球引力波發射器代替環繞太陽的核彈鏈成為威懾武器的時候,從此,羅輯開始了漫長的執劍人生涯。

羅輯置身于宇宙的決斗場,他所面對的,不是已經成為花架子的中國劍術,也不是炫耀技巧的西洋劍法,而是一招奪命的日本劍道。

在真正的日本劍道中,格斗過程極其短暫,常常短至半秒,最長也不超過兩秒,利劍相擊的轉瞬間,已有一方倒在血泊中。

但在這電光石火的對決之前,雙方都要以一個石雕般凝固的姿勢站定,長時間地逼視對方,這一過程可能長達十分鐘!這時,劍客的劍不在手里而在心中,心劍化為目光直刺敵人的靈魂深處,真正的決斗是在這一過程中完成的,在兩劍客之間那寂靜的空間里,靈魂之劍如無聲的霹靂撞擊搏殺,手中劍未出,勝負生死已定。

羅輯就是以這種目光逼視著那堵白墻,逼視著那個四光年外的世界。

他知道智子使得敵人能看到自己的目光,這目光帶著地獄的寒氣和巨石的沉重,帶著犧牲一切的決絕,令敵人心悸,使他們打消一切輕率的舉動。

劍客的逼視總有盡頭,最后的對決總會到來,但對于羅輯,對于他置身的這場宇宙決斗,出劍的時刻可能永生永世也不會出現。

但也可能就在下一秒。

就這樣,羅輯與三體世界對視了五十四年,他由一個玩世不恭的人,變成一位面壁五十四年的真正面壁者,一位五十四年執劍待發的地球文明的守護人。

這五十四年中,羅輯一直在沉默中堅守,沒有說過一句話。

事實上,如果一個人十至十五年不說話,他將失去語言能力,雖能聽懂但不能說了。

羅輯肯定已經不會說話了,他要說的一切都在那面壁的炯炯目光中,他已經使自己變成一臺威懾機器,一枚在半個世紀的漫長歲月中每一秒都一觸即發的地雷,維持著兩個世界恐怖的平衡。

“引力波宇宙廣播系統最高控制權交接時間已到。”

PDC主席打破沉默鄭重宣布。

羅輯仍然保持原姿態不動,參謀長走過去想扶他站起來,但他抬起左手謝絕了。

程心注意到,他抬手的動作剛健有力,完全沒有百歲老人的遲緩。

然后,羅輯自己穩穩地站了起來,令程心驚奇的是,他由盤腿坐地到直立,兩手竟沒有接觸過地面,年輕人要做到這點都很吃力。

“羅輯先生,這是引力波宇宙廣播系統最高控制權第二任掌握者程心,請把廣播啟動開關交給她。”

羅輯站立的身姿很挺拔,他向著看了半個世紀的白墻凝視了最后幾秒鐘,然后向墻微微鞠躬。

他是在向敵人致意,他們隔著四光年的深淵遙遙對視半個世紀,這也是一種緣分。

然后他轉身面對程心,新老執劍人默默相對。

他們的目光只是交會了短暫的一剎那,那一瞬間,程心感覺有一道銳利的光芒掃過她靈魂的暗夜,在那目光中,她感覺自己像紙一樣薄而輕飄,甚至完全透明了。

她無法想象,五十四年的面壁使這位老人悟出了什么,他的思想也許在歲月中沉淀得像他們頭頂的地層一樣厚重,也可能像地層之上的藍天一樣空靈。

她不可能真正知道,除非自己也走到這一天。

除了不見底的深邃,她讀不懂他的目光。

羅輯用雙手把開關交給了程心,程心也用雙手接過了這個地球歷史上最沉重的東西,于是,兩個世界的支點由一位一百零一歲的老人轉移到一個二十九歲的年輕女子身上。

開關帶著羅輯的體溫。

它真的很像劍柄,上面有四個按鈕,其中一個在頂端,為防止意外啟動,除了按下按鈕需要很大的力度外,還要按一定順序按動才能生效。

羅輯輕輕后退兩步,向三人微微點頭致意,然后轉身邁著穩健的步伐向大門走去。

程心注意到,在整個過程中,沒有誰對羅輯五十四年的工作說過一句感謝的話。

她不知道PDC主席和艦隊總參謀長是否想說;交接過程在沒有羅輯參與的情況下預演過多次,沒有表達感謝的安排。

人類不感謝羅輯。

門廳中,幾個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擋住羅輯,其中一人說:“羅輯先生,我以國際法庭檢察官的名義通知你,你已被指控犯有世界滅絕罪,現被國際法庭拘押,將接受調查。”

羅輯沒有看這些人,繼續向電梯門走去,檢察官們不由自主地讓出路來。

事實上,羅輯可能根本就沒有覺察到他們的存在,他眼中銳利的光芒熄滅了,代之以晚霞般的平靜。

漫長的使命已經最后完成,那最沉重的責任現在離開了他。

以后,不管他在已經女性化的人類眼中是怎樣的惡魔和怪物,人們都不得不承認,縱觀文明史,他的勝利無人能及。

鋼門沒有關,程心聽到了門廳里的人說的話。

她突然有一種沖動,想沖過去對羅輯說聲謝謝,但還是克制住了自己,黯然地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電梯中。

然后,PDC主席和艦隊總參謀長也默默地離開了。

當鋼門隆隆地關閉時,程心感到以前的人生像漏斗中的水一樣從越來越窄的門中漏出去;當鋼門完全關上時,一個新的她誕生了。

她再次看看手中的紅色開關,它已經成為她的一部分,以后她與它不能分離,即使睡眠時也要把它放在枕邊。

白色的半圓大廳中一片死寂,仿佛時間也被封閉在這里不再流動,真的很像墳墓。

以后這兒就是她的全部世界了。

她首先要做的是讓這里恢復生活的氣息。

她不想像羅輯那樣,她不是戰士和決斗者,她是女人,畢竟要在這里度過很長時間,可能是十年、半個世紀,其實她為這個使命準備了一生,所以站在這漫長道路的起點,她很坦然。

但命運卻再次顯示了它的怪異無常,程心準備了一生的執劍人生涯,從她接過紅色開關時起,僅僅持續了十五分鐘便結束了。

【威懾紀元最后十分鐘,62年11月28日16:17:34至16:27:58,威懾控制中心】

弧形的白墻突然變成了紅色,仿佛被地獄的巖漿燒透了,這是最高警報的顏色。

一行白色大字出現在紅色的背景上,每個字都像是一聲驚懼的尖叫:

發現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共六個,其中一個飛向地球與太陽的拉格朗日點,另外五個以一、二、二分為三個編隊,以25000千米/秒的速度沖向地球,預計十分鐘后到達地面!

在程心的身邊出現了1至5這五個懸浮的數字,發出幽幽的綠光。

這是五個全息按鈕,點擊任何一個,都會在空中彈出相應的信息窗口,不同程度地顯示更詳細的情報內容。

所有的信息均來自監視地球周圍一千五百萬千米太空的預警系統,由太陽系艦隊總參謀部對預警信息進行分析后轉發給執劍人。

后來知道,六個水滴就潛伏在一千五百萬千米警戒圈外圍不遠,距地球一千八百萬至兩千萬千米之間的太空中,其中三個長期以太陽為背景,借助凌日干擾掩護自己;另外三個則混雜在飄浮于這一區域的一堆太空垃圾中,這堆垃圾主要是地球軌道上的早期裂變核電廠的反應堆核廢料。

其實,即使水滴不采取這些隱蔽措施,在警戒圈外也很難發現它們。

之前,人們一直認為水滴最可能的潛伏位置是在更遠處的小行星帶。

羅輯等待了半個世紀的晴空霹靂,在他離開五分鐘后就降臨到了程心的頭上。

程心沒有點擊那些全息按鈕,她不需要更多的信息了。

程心首先明白了一件事:錯了,自己全弄錯了。

在她的潛意識深處,自己的執劍人使命一直呈現著一幅完全錯誤的圖像。

當然,她一直在做著最壞的準備,或者說努力使自己這樣做。

她曾在艦隊和PDC專家的幫助下,詳細了解了威懾系統的整體配置,也曾同艦隊上層指揮系統和PDC的戰略家們徹夜討論可能出現的各種極端情況,甚至設想過比現在還糟糕的情形。

但她犯了一個自己沒有也不可能覺察到的致命錯誤,其實也正是因為這個錯誤,她才得以當選第二任執劍人。

她在潛意識中不相信現在的事情會發生。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1400萬千米,最近1350萬千米,九分鐘到達地面!

在程心的潛意識中,她是一個守護者,不是毀滅者;她是一個女人,不是戰士。

她將用自己的一生守護兩個世界的平衡,讓來自三體的科技使地球越來越強大,讓來自地球的文化使三體越來越文明,直到有一天,一個聲音對她說:放下紅色開關,到地面上來吧,世界不再需要黑暗森林威懾,不再需要執劍人了。

當她以執劍人的身份面對那個遙遠的世界時,與羅輯不同,她沒感覺到這是一場生死決斗,只感覺這是一盤棋,她平靜地在棋盤前坐下,想好了各種開局,假設了對方的各種棋路并一一想好應對的方法,她準備用一生的時間下這盤棋。

但對方沒有移動一枚棋子,而是抓起棋盤向她劈頭蓋臉砸過來。

就在五分鐘前程心從羅輯手中接過紅色開關的一剎那,六個水滴就從潛伏處開始向地球全力加速,敵人沒有多耽擱一秒鐘。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1300萬千米,最近1200萬千米,八分鐘到達地面!

空白。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1150萬千米,最近1050萬千米,七分鐘到達地面!

空白,全是空白,除了白色的大廳、白色的大字,外面的一切也都是空白,程心仿佛懸浮在牛奶宇宙之中。

這是一團直徑160億光年的牛奶,在這廣漠的空白中,她找不到任何依托。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1000萬千米,最近900萬千米,六分鐘到達地面!

怎么辦?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900萬千米,最近750萬千米,五分鐘到達地面!

空白開始消散,上方四十五千米厚的地層又顯示出沉重的存在,那是沉積的時間。

在最下面的一層,就是緊壓在威懾控制中心上面的,可能是四十億年前的沉積層,那時地球剛剛誕生五億年。

那一片渾濁的海,那是海的嬰兒狀態,海面被不間斷的閃電擊打著;那時的太陽,是迷蒙的天空中一個毛茸茸的光團,在海面上映出一片血紅;以很短的間隔,天空中不時出現另一些光團,拖著長長的火尾撞擊海面,這些隕石激起的海嘯會把巨浪推上巖漿橫流的大陸,水火相遇產生的遮天蒸汽云讓太陽更加黯淡……與這地獄的慘烈不同,渾濁的海水中悄悄地醞釀著小小的故事。

這時,有機分子在閃電和宇宙射線中誕生,它們碰撞、融合、裂解。

這是一場漫長的積木游戲,持續了五億年。

終于,一根分子鏈顫抖著分裂,復制出另一根完全相同的分子鏈,然后它們分別吸附周圍的有機小分子,再次復制自己……在這場積木游戲中,產生這樣自我復制的分子鏈的幾率如此之小,如同一陣龍卷風卷起一堆金屬垃圾,落下后就組裝成一輛奔馳車一般。

但這事竟然發生了,于是,長達三十五億年的壯麗歷程開始了。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750萬千米,最近600萬千米,四分鐘到達地面!

太古代21億年,元古代的震旦紀18億3000萬年;然后是古生代:寒武紀7000萬年,奧陶紀6000萬年,志留紀4000萬年,泥盆紀5000萬年,石炭紀650萬年,二疊紀5500萬年;然后中生代開始了:三疊紀3500萬年,侏羅紀5800萬年,白堊紀7000萬年;然后是新生代:第三紀6450萬年,第四紀250萬年。

然后人類出現,與以前漫長的歲月相比僅是彈指一揮間,王朝與時代像焰火般變幻,古猿扔向空中的骨頭棒還沒落回地面就變成了宇宙飛船。

最后,這35億年風雨兼程的行進在一個小小的人類個體面前停下了,她只是在地球上生活過的一千億人中的一個,她手中握著一個紅色的開關。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600萬千米,最近450萬千米,三分鐘到達地面!

四十億年時光沉積在程心上方,讓她窒息,她的潛意識拼命上浮,試圖升上地面喘口氣。

潛意識中的地面擠滿了生物,最顯眼的是包括恐龍在內的巨大爬行動物,它們密密麻麻地擠在一起,鋪滿大地,直到目力所及的地平線;在恐龍間的縫隙和它們的腿間腹下,擠著包括人類在內的哺乳動物;再往下,在無數雙腳下,地面像涌動著黑色的水流,那是無數三葉蟲和螞蟻……天空中,幾千億只鳥形成一個覆蓋整個蒼穹的烏云旋渦,翼手龍巨大的影子在其中時隱時現……

萬籟俱寂,最可怕的是那些眼睛,恐龍的眼睛,三葉蟲和螞蟻的眼睛,鳥和蝴蝶的眼睛,細菌的眼睛……僅人類的眼睛就有一千億雙,正好等于銀河系中恒星的數量,其中有所有普通人的眼睛,也有達·芬奇、莎士比亞和愛因斯坦的眼睛。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450萬千米,最近300萬千米,兩分鐘到達地面!個數為二的兩個編隊分別指向亞洲和北美大陸,個數為一的編隊指向歐洲大陸。

按動開關,三十五億年的進程將中止,一切都將消失在宇宙的漫漫長夜中,像從未存在過一樣。

那個嬰兒仿佛又回到她的懷中,軟軟的,暖暖的,小臉濕乎乎的,甜甜地笑著,叫她媽媽。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與地球平均距離300萬千米,最近150萬千米,正在急劇減速,一分鐘三十秒到達地面!

“不——”程心驚叫一聲,把手中的開關扔了出去,像看一個魔鬼般看著它滑向遠處。

強互作用力宇宙探測器三個編隊已接近月球軌道,繼續減速,按照其航線延長線推測攻擊目標:北美、歐洲和亞洲引力波發射臺,引力波宇宙廣播系統零號控制站,預計三十秒后接觸地面。

最后這段時間像蛛絲般被無限拉長,但程心沒有再猶豫,她堅持已經做出的決斷。

這個決斷不是用思想做出的,而是深藏在她的基因中,這基因可以一直追溯到四十億年前,決斷在那時已經做出,在后來幾十億年的滄海桑田中被不斷加強,不管對與錯,她知道自己別無選擇。

好在解脫就要到來了。

強震出現了,這是水滴穿過地層時產生的。

程心無法站立,跌坐在地,在她的感覺中,周圍的堅實巖層都不存在了,控制中心似乎被放在一面巨大的鼓膜上。

程心閉起雙眼,想象著水滴在上面穿過地層的情景,等待著那個光滑晶亮的魔鬼以宇宙速度擊中這里,把她和周圍的一切化為熔漿。

但震動猛烈跳動了幾下后停止了,就像鼓師在曲終時的幾下猛擂。

大屏幕上的紅色消失了,代之以之前的白色,使這里瞬間顯得明亮空曠起來。

幾行黑色大字在白色背景上顯現:

北美引力波發射臺被摧毀。

歐洲引力波發射臺被摧毀。

亞洲引力波發射臺被摧毀。

太陽電波放大功能被全頻段壓制。

寂靜再次覆蓋了一切,只有隱約的淅瀝水聲,是什么地方被震裂的水管發出的。

現在程心知道,剛才的震動是水滴攻擊亞洲引力波發射天線時發出的,那個發射臺距這里只有二十千米,也在同一深度的地下。

水滴沒有攻擊執劍人。

那幾行黑字消失,在一片茫然的空白后,最后的顯示出現:

引力波宇宙廣播系統無法恢復,黑暗森林威懾終止。

【威懾后一小時,失落的世界】

程心乘電梯來到地面,走出入口站的大門時,她看到了一小時前剛舉行過威懾控制權交接儀式的露天會場。

參加儀式的人們已經離去,這里空蕩蕩的,只有那排旗桿在夕陽中拉出長長的影子,最高的兩根旗桿上掛著聯合國和太陽系艦隊的旗幟,后面是各國的國旗,這些旗幟在微風中平靜地飄揚著。

再向前看是一望無際的戈壁,幾只鳥兒鳴叫著落入近處的一叢紅柳,遠方可以看到連綿的祁連山,少量的積雪在山頂勾出幾抹銀色。

一切依舊,但這個世界已經不屬于人類了。

程心不知道該做什么,威懾中止后,任何方面都沒有與她聯系。

現在,與威懾一樣,執劍人已經不存在了。

她茫然地向前走去,在走出基地大門時,兩個哨兵向她敬禮。

她害怕面對人們,但她發現,他們的眼中除了一絲好奇外并沒有更多的東西,顯然他們還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么。

按照常規,執劍人是可以短暫地來到地面的,他們可能以為她上來是因為剛才的地震。

程心又看到大門邊的一輛軍用飛行車旁有幾名軍官,他們甚至沒向她這邊看,只是專注地看著她背對的方向,其中一位還向那邊指了指。

程心轉身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地平線上那朵蘑菇云,那是從地下噴出的塵埃,十分濃密,以至于看上去像是固體。

它突兀地出現在平靜的天地之間,仿佛是用圖形軟件在一幅風景畫中隨意疊加上去的東西。

再細看,程心感到那朵蘑菇云像是一個丑陋的頭像,在夕陽中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

蘑菇云是從水滴穿入地層的位置噴出的。

程心聽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轉身一看,竟是艾AA正向這里跑過來。

她穿著白色的風衣,長發被風吹起,喘著氣說她來看程心,但他們不讓她進去。

她指著遠處自己的車說,還給程心的新住處帶來了好幾盆花呢,然后她指著遠方的蘑菇云問,那是不是火山爆發,和剛才的地震有關系嗎?

程心真想抱住AA大哭一場,但她克制住了自己,想讓這個快樂的女孩子晚一些知道已經發生的事,也想讓剛剛結束的美好時代的余音再延長一些。

《時間之外的往事》(節選)

對黑暗森林威懾失敗的反思

導致失敗最重要的因素當然是對執劍人的錯誤選擇,這方面將在另外的章節專門論述,這里只從技術角度重新審視威懾系統設計上的失誤。

威懾失敗后,人們首先想到的是引力波發射器太少了,當初把已經建成的二十三個發射臺中的二十個拆除是一個錯誤。

但這種想法沒有抓住問題的實質。

根據監測數據,水滴穿入地層摧毀一個發射臺所需的時間平均只有十幾秒鐘,即使計劃中的一百個發射臺全部建成并部署,水滴摧毀整個系統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關鍵在于這個系統是可摧毀的,而人類本來有機會建造一個不可摧毀的引力波宇宙廣播系統。

問題不在于引力波發射臺的數量,而在于它們部署的位置。

設想如果已經建造的二十三個發射臺不是位于地面而是在太空,也就是說建造二十三艘“萬有引力”號飛船,平時各飛船拉開距離分散在太陽系不同的位置,即使水滴發動突然襲擊,也很難全部消滅它們,必然有一艘或多艘飛船逃脫追擊消失在太空深處。

這樣黑暗森林威懾系統的威懾度便增加很多,而且,所增加的威懾度與執劍人無關。

當三體世界意識到,憑他們在太陽系的力量不可能完全摧毀威懾系統,他們對自己的冒險可能會謹慎許多。

遺憾的是,“萬有引力”號只有一艘。

沒有建造多艘引力波飛船的原因有兩個:其一是“地球之子”對南極引力波發射臺的襲擊。

在這方面,對于來自人類的威脅,引力波發射飛船與地基發射臺相比更不安全,有著更多的不確定因素。

其二是經濟原因。

由于引力波發射天線體積巨大,引力波飛船的天線只能是船體本身,這樣天線材料還要滿足宇航的要求,成本更是成倍增長,建造“萬有引力”號的費用幾乎是地球上二十三個發射臺的總和。

同時,飛船的船體不可能更新,所以當貫穿船體的簡并態振動弦達到五十年的半衰期而失效時,飛船的發射功能消失,只能制造新的引力波飛船。

但更深層的原因潛藏在人們意識深處,從來沒有被說出甚至可能沒有被意識到:引力波飛船太強大了,強大到它的建造者自己都害怕。

如果發生事變,水滴的襲擊或其他原因迫使引力波飛船飛向太空深處,且由于太陽系內存在的威脅永遠不能返航,它們就成為新的“藍色空間”號和“青銅世紀”號,或變成什么更不確定更可怕的東西,同時,它們擁有引力波宇宙廣播的能力(雖然不會超過振動弦的半衰期),因而掌握著人類世界的命運!那樣,一種恐怖的不確定性將永遠播撒到太空中。

這種恐懼歸根結底還是對黑暗森林威懾本身的恐懼,這就是終極威懾的特點:威懾者和被威懾者對威懾有著相同的恐懼。

程心走向那幾位軍官,向他們提出要去噴發點看一看。

其中一位負責基地警戒的中校立刻為她派了兩輛飛行車,一輛送她去噴發點,另一輛上有幾名士兵負責警衛。

程心讓艾AA在原地等著自己,但AA堅持要隨程心去,只好讓她上了車。

飛行車以貼地的高度朝塵云方向飛去,速度很慢。

AA問開車的士兵那是怎么回事,士兵說他也不知道,那火山共噴發了兩次,間隔幾分鐘時間,他說這可能是中國境內有史以來的第一座活火山吧。

他做夢也想不到,火山下面就是這個世界曾經的戰略支點——引力波發射天線。

第一次火山噴發是水滴穿入地層時產生的,它摧毀天線后沿原路穿出地層,引發了第二次噴發。

由于噴發主要是由水滴在地層中釋放的巨大動能所引起,并非地幔中的物質噴出,所以都很短暫。

水滴速度極快,穿入和飛出地表時肉眼是看不到的。

在飛車下面掠過的戈壁上,零星出現了一些冒煙的小坑,那是由噴發口飛出的巖漿和灼熱的巖石砸出的。

前行中,小坑漸漸密集起來,戈壁上籠罩著一層煙霧,不時能看到燃燒的紅柳叢,這里人跡罕至,但也能看到幾幢被震塌的舊建筑。

這一片看上去像是剛剛結束了一場戰役的戰場。

那團塵云已經被風吹散了一些,不再呈蘑菇狀,變得像一頭亂發,邊緣被即將落下的夕陽照成了血紅色。

在接近噴發點時,飛行車被一道空中警戒線攔住了,只好降落。

在程心的堅持下,地面的警戒線讓她通過了,這些軍人不知道世界已經陷落,程心在他們面前仍有執劍人的權威。

但他們擋住了AA,任她怎樣叫喊掙扎也不讓通過。

這個方向在上風,沒有太多的塵埃落下,但煙塵擋住了夕陽的光芒,形成一片不斷變幻著濃淡的陰影。

程心在陰影中走了一百多米,來到一個巨坑的邊緣。

坑呈漏斗狀,中心有幾十米深,大團濃密的白煙仍從坑中涌出,坑底有一片暗紅色,那是一洼巖漿。

就在這個坑下方四十五千米深處,引力波天線,那個長一千五百米、直徑五十米,在磁懸浮狀態下懸浮于地幔空洞的圓柱體,已經被擊成碎片并被熾熱的巖漿吞沒。

這本來也應該是她的命運,對于一名放棄了威懾操作的執劍人,那是最好的結局。

坑底的那一片紅光對程心產生了強烈的誘惑,只要再向前走一步,她就能實現自己渴望的解脫。

在撲面而來的滾滾熱浪中,她出神地盯著那一洼暗紅的巖漿,直到被身后一串銀鈴般的大笑驚醒過來。

程心轉身循著笑聲看去,只見在夕陽透過煙塵投下的變幻光影中,一個苗條的身影正向這里走來。

一直等那人走到面前,程心才認出她是智子。

除了依舊白嫩姣美的臉,這個機器人與程心上次見到的已經判若兩人。

她身穿沙漠迷彩,頭上那曾經插著鮮花的圓發髻不見了,代之以精干的短發,脖子上圍著一條忍者的黑巾,背后插著一把長長的武士刀,顯得英姿颯爽。

其實她身上那已到極致的女人味并沒有消失,身姿和舉動仍顯出如水的輕柔,但這些卻融入了一股美艷的殺氣,如一條柔軟而致命的絞索,巨坑中涌出的熱浪也驅不散她帶來的寒氣。

“你做出了我們預測的選擇。”

智子冷笑著說,“不必自責,事實是:人們選擇了你,也就選擇了這個結局,全人類里面,就你一個是無辜的。”

智子的話讓程心的心動了一下,她并沒有為此感到安慰,但不得不承認這個美麗的魔鬼有一種穿透心靈的力量。

這時,程心看到AA也走了過來。

她顯然已經得知或猜到了什么,兩眼冒火地盯著智子,從地上抱起一塊石頭(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