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下部黑暗森林1 回到首頁

下部黑暗森林1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下部黑暗森林1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下部黑暗森林1

危機紀年第205年,三體艦隊距太陽系2.10光年

黑暗出現了,這之前連黑暗都沒有,只有虛無。

虛無是無色彩的,虛無什么都沒有,有黑暗,至少意味著出現了空間。

很快,黑暗的空間中出現了一些擾動,像穿透一切的微風,這是時間流逝的感覺。

之前的虛無是沒有時間的,現在時間也出現了,像消融的冰河。

光的出現是在很長時間以后,開始,只是一片沒有形狀的亮斑,又經過了漫長的等待,世界的形狀才顯現出來。

剛剛復活的意識在努力分辨著,最初看清的是幾根橫空而過的透明細管,然后是管道后面的一張俯視著的人臉,人臉很快消失,露出發著乳白色光芒的天花板。

羅輯從冬眠中醒來。

那張臉又出現了,是一個表情柔和的男性,他看著羅輯說:“歡迎您來到這個時代。”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他穿著的白大褂閃動起來,映出了一片鮮艷的玫瑰,然后漸漸變淡消失。

在他后面的談話中,白大褂不斷配合著他的表情和情緒,顯示出不同的賞心悅目的圖像,有大海、晚霞和細雨中的樹林。

他說羅輯的病已經在冬眠中治好了,他的蘇醒過程也很順利,只需三天左右的恢復期,他就能完全恢復正常的身體機能……

羅輯的思維仍處于初醒的遲鈍狀態,對醫生的話,他只抓住了一個信息:現在是危機紀年205年,自己已經冬眠了一百八十五年。

最初羅輯感覺醫生的口音很奇怪,但很快發現普通話的語音變化并不大,只是其中夾雜著大量的英文單詞。

在醫生說話的同時,天花板上用字幕映出了他所說的內容,顯然是實時的語音識別,也許是為了便于蘇醒者理解,把其中的英文單詞都換成了漢字。

醫生最后說,羅輯已經可以從蘇醒室轉到普通監護室了,他的白大褂上映出了一幅迅速由落日變為星空的黃昏圖景以表示“再見”。

同時,羅輯的床開始自己移動,在即將移出蘇醒室的門時,羅輯聽到醫生喊了聲“下一個”,他吃力地扭過頭,看到又有一張床移進蘇醒室,床上也有一個顯然是剛從冬眠室中送來的人。

那張床很快移入了一堆儀器中間,醫生的白大褂變成純白色,他用手指在墻上點了一下,有三分之一的墻面被激活成顯示屏,上面顯示著復雜的曲線和數據,醫生開始緊張地操作。

羅輯這時明白,自己的蘇醒可能并不是一件重大的事,而只是這里進行的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那個醫生很友善,羅輯在他眼中顯然只是一名普通的冬眠者而已。

同蘇醒室中一樣,走廊中沒有燈,亮光也是直接從墻壁發出的,雖然很柔和,還是讓羅輯瞇起了雙眼。

就在他瞇眼的同時,這一段走廊的墻壁暗了下來,這黯淡的一段一直跟隨著他的床移動。

當他的眼睛適應光亮又睜大時,這移動的一段也隨之亮了起來,但亮度一直保持在舒適的范圍內。

看來,走廊的光度調節系統能夠監測他的瞳孔變化。

從這件事看,這是一個很人性化的時代。

這大大出乎羅輯的預料。

在緩緩移過的走廊墻壁上,羅輯也看到了許多被激活的顯示區,它們大小不一,隨機點綴在墻上,其中一部分還顯示著羅輯來不及看清的動態圖像,好像是使用者離開時忘記關閉而留下的。

羅輯不時與走廊上的行人和自動行走的病床交錯而過,他注意到在行人的腳底和床的輪子與地面的接觸處,都壓出了發光的水樣的波紋,就像在他自己的時代用手指接觸液晶顯示屏時出現的那樣。

整個長長的走廊,給他的最強烈的感覺就是潔凈,潔凈得像是電腦中的三維動畫,但羅輯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他移動于其中,有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寧靜和舒適。

最令羅輯心動的是他沿途遇到的人們,不論是醫生護士,還是其他人,看上去都整潔高雅,走近時,都親切地向他微笑致意,有的還向他揮揮手。

他們的衣服也都映出絢美的圖案,每個人的風格都不同,有的寫實有的抽象。

羅輯被他們的目光所懾服,他知道,普通人的目光,是他們所在地區和時代的文明程度的最好反映。

他曾經看到過一組由歐洲攝影師拍攝的清朝末年的照片,最深的印象就是照片上的人呆滯的目光,在那些照片上,不論是官員還是百姓,眼睛中所透出的只有麻木和愚鈍,看不到一點生氣。

現在,這個新時代的人看到羅輯的眼睛時,可能也是那種感覺了。

在與羅輯相視的目光中,充滿著睿智的生機,以及他在自己的時代很少感受到的真誠、理解和愛意。

但從心靈的最深處打動羅輯的,是人們目光中的自信,這種陽光般的自信充滿了每一雙眼睛,顯然已經成為新時代人們的精神背景。

這似乎不像是一個絕望的時代,這再次令羅輯深感意外。

羅輯的床無聲地移入監護室,他看到這里已經有兩個冬眠蘇醒者了,他們有一位躺在床上,靠門的另一位則在護士的幫助下收拾東西,好像已經準備離開了。

從他們的目光中,羅輯立刻認出了兩位都是自己同時代的人,他們的眼睛像時光之窗,讓羅輯又瞥了一眼自己來自的那個灰色的時代。

“他們怎么能這樣?

我是他們的祖爺爺!”

羅輯聽到要離開的冬眠者抱怨說。

“您不能在他們面前賣老的,按照法律,冬眠期間不算做年齡,所以在老人面前您還是晚輩……我們走吧,他們在接待室等好長時間了。”

護士說,羅輯注意到,她說話時盡力避免出現英文詞,但一些漢語詞匯在她口中顯得很生澀,她等于是在說古漢語了,有時不得不說現代語言時,墻上就會相應地顯示出古漢語的譯文。

“我連那些人的話都聽不太懂,夾那么多鳥語!”

冬眠者說,和護士各提了一個包走出門去。

“到了這個時代,您總得學習,要不只能上去生活了。”

羅輯聽到護士在門外說,他已經能夠不費力地聽懂現代語言了,但還是不明白護士最后一句話的意思。

“你好,是因為生病冬眠的吧?”

和羅輯鄰床的冬眠者問,他很年輕,看上去只有二十來歲。

羅輯張了張嘴,但沒發出聲音,年輕人笑著鼓勵他說:“你能說話的,使勁說!”

“你好。”

羅輯終于嘶啞地說出聲來。

年輕人點點頭,“剛走的那位也是,我不是,我是為逃避現實到這兒來的,哦,我叫熊文。”

“這兒……怎么樣?”

羅輯問,說話容易多了。

“我也不是太清楚,剛醒來五天。

不過,嗯,這肯定是個好時候,但對我們來說,融入社會肯定是有困難的,主要是醒來得太早了,再晚幾年就好了。”

“晚幾年,那不是更困難嗎?”

“不,現在還是戰爭時期,社會顧不上我們,再晚幾十年,和談之后,就是太平盛世了。”

“和談?

和誰?”

“當然是三體世界。”

被熊文最后這句話所震撼,羅輯努力想坐起來,一個護士走進來,幫助他在床上半坐著。

“它們說要和談了嗎?”

羅輯急切地問。

“還沒有,但他們肯定沒別的選擇了。”

熊文說著,以很敏捷的動作翻身從床上下來,坐到了羅輯的床上,很顯然,他早就渴望享受向新的蘇醒者介紹這個時代的樂趣了,“你還不知道,人類現在了不得了,可了不得了!”

“怎么?”

“人類的太空戰艦很厲害了,比三體人的戰艦厲害多了!”

“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

先別說那些超級武器,就說速度吧,能達到光速的百分之十五!比三體人的快多了!”

羅輯將懷疑的目光轉向護士,這才發現她十分美麗,這個時代的人似乎都很漂亮,她微笑著點點頭,“是這樣。”

熊文接著說:“而且,你知道太空艦隊有多少這樣的戰艦嗎?

告訴你,兩千艘!比三體人多一倍!而且還在壯大!”

羅輯再次將目光轉向護士,她又點點頭。

“知道三體艦隊現在是個什么慘樣兒嗎?

這兩個世紀他們又過了三次……啊……那叫雪地吧,就是太空塵埃。

最近的一次聽他們說是在四年前,望遠鏡觀測到三體艦隊的隊形變得稀稀拉拉,潰不成軍,有一大半戰艦早就停止了加速,穿過塵埃時又減速了不少,在慢慢爬呢,大概八百年也到不了太陽系,可能早就是壞掉的‘幽靈船’了。

按現在的速度推算,兩個世紀后能按時到達的不超過三百艘。

不過有一個三體探測器很快就要到達太陽系了,就在今年,另外九個落在后面,三年后也要到了。”

“探測器……是什么?”

羅輯不解地問。

護士說:“我們不鼓勵你們互相交流現實信息,前面的蘇醒者知道這些后好多天都平靜不下來,這不利于恢復。”

“高興嘛……這有什么?”

熊文不以為然地說,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上,躺在那里看著發出柔和光芒的天花板感嘆道,“孩子們真行,孩子們真行啊!”

“誰是孩子?”

護士很不滿地說,“冬眠期不算年齡的,你才是孩子呢。”

不過在羅輯看來,這女孩兒真的比熊文還要小,只是他知道在這個時代從外表判斷年齡可能不準確。

護士對羅輯說:“從你們那時來的人都挺絕望的,其實呢,事情真沒那么嚴重。”

在羅輯聽來,這是天使的聲音,他覺得自己倒是變成了一個從噩夢中醒來的孩子,所經歷的可怖的一切大人們只是付之一笑。

在天使說話時,她的護士服上映出了一輪飛快升起的朝陽,在金色的陽光下,原本枯黃的大地迅速變綠,花兒在瘋狂地開放……

護士走后,羅輯問熊文:“面壁計劃怎么樣了?”

熊文迷惑地搖搖頭,“面壁……沒聽說過。”

羅輯問了他進入冬眠的時間,是在面壁計劃出現以前,那時冬眠很昂貴,他家里一定很有錢。

但如果在這五天時間里他都沒有聽說過面壁計劃,就說明它在這個時代即使沒被遺忘,也已經不重要了。

接下來,從兩件不起眼的小事上,羅輯見識了新時代的技術水平。

在進入監控室不久,護士端來了羅輯蘇醒后的第一餐,有牛奶和果醬面包等,量很少,護士說他的腸胃功能還在恢復中。

羅輯咬了一口面包,感覺像在嚼鋸末。

“你的味覺也在恢復中。”

護士說。

“恢復了就會覺得更難吃。”

熊文說。

護士笑笑,“當然不像你們那時地里長出來的那么好吃。”

“那這是從哪兒來的?”

羅輯嚼著面包口齒不清地問。

“工廠里生產出來的唄。”

“你們能合成糧食了?”

熊文替護士回答:“不合成也沒辦法,地里幾乎不能長莊稼了。”

羅輯很為熊文感到遺憾,他屬于自己時代的那種已獲得技術免疫力的人,對任何科技奇跡都無動于衷,因而也不能很好地欣賞這個新時代。

接下來的第二個發現則令羅輯十分震驚,雖然事情仍然很平淡。

護士指著那個牛奶杯告訴羅輯,這是特別為他們準備的加熱杯,這時的人們普遍不喝熱飲,連咖啡都是涼的,如果喝涼牛奶不習慣,可以加熱,只需要把杯子底部的一個滑動鈕推到想要的溫度上即可。

喝完牛奶后,羅輯仔細打量著杯子,它看上去是一個很普通的玻璃杯,只有一指厚的底部不透明,顯然加熱的熱源就在那里。

可是羅輯反復察看,除了那個滑動開關外沒有任何東西,他使勁擰杯子底,但底部與杯子是一體化的。

“不要亂動這里的用品,你們還不了解,會有危險的。”

護士看到羅輯的舉動后說。

“我想知道它從哪兒充電。”

“充……電?”

護士生澀地重復著這個她顯然第一次聽到的詞。

“就是Charge,recharge。”

羅輯提示說,護士仍然迷惑地搖搖頭。

“不是充電式的……那里面的電池用完了怎么辦呢?”

“電池?”

“就是Battery呀,你們現在沒有電池了嗎?”

看到護士又搖頭,羅輯說,“那這杯子里的電從哪兒來?”

“電?

到處都有電啊。”

護士很不以為然地說。

“杯子里的電用不完?”

“用不完。”

護士點點頭說。

“永遠用不完?”

“永遠用不完,電怎么會用完呢。”

護士走后,羅輯仍捧著那個杯子不放,他沒注意熊文的嘲笑,只覺得心潮澎湃,知道自己其實是捧著一個人類千古夢想的圣物——捧著的是永動機。

如果人類真的得到了無盡的能量,那他們幾乎可以得到一切了,現在他相信了美麗護士的話:事情可能真的沒那么嚴重。

當醫生來到監護室進行例行檢查時,羅輯向他問起了面壁計劃。

“知道,一個古代的笑話。”

醫生隨口答道。

“那些面壁者都怎么樣了?”

“好像是一個自殺了,另一個被石頭砸死了……都是很早的事,快兩個世紀了吧。”

“還有兩個呢?”

“不知道,還在冬眠中吧。”

“其中有一位中國人,您知道他嗎?”

羅輯小心翼翼地問,緊張地盯著醫生的眼睛。

“你是說那個對著一顆星星發咒語的人吧?

在近代史課上好像提到過。”

護士插嘴說。

“對對,他現在……”羅輯說。

“不知道,好像還在冬眠吧,我不太關心這些事兒。”

醫生心不在焉地說。

“那顆星星呢?

就是他詛咒的那顆帶有行星的恒星,怎么樣了?”

羅輯問,心懸了起來。

“能怎么樣呢,應該還在那兒吧……咒語?

笑話。”

“關于那顆星星,真的沒發生什么事?”

“反正我沒聽說過,你呢?”

醫生問護士。

“我也沒有。”

護士搖搖頭,“那時的世界給嚇壞了,出了好多可笑的事呢。”

“后來呢?”

羅輯長出一口氣問。

“后來,就是大低谷了。”

醫生說。

“大低谷?

那是怎么回事?”

“以后都會知道的,現在好好休息吧。”

醫生輕輕地嘆息了一聲,“不過關于這個你還是不知道的好。”

他轉身走的時候,白大褂上出現了翻滾的烏云,護士的衣服上則映出了許多雙大眼睛,有的目光驚懼,有的含著淚。

醫生和護士走后,羅輯在床上呆坐了很長時間,喃喃自語道:“笑話,真的是古代的笑話。”

接著他獨自笑了起來,先是無聲地笑,然后哈哈大笑,床和他一起發顫,嚇得熊文要叫醫生。

“沒事兒,睡吧。”

羅輯對他說,然后自顧自地躺下,很快進入了蘇醒后的第一次睡眠。

他夢見了莊顏和孩子,莊顏仍在雪地中走著,孩子在她的臂膀上睡著了。

當羅輯醒來后,護士走了進來,對他說早上好,她的聲音很低,顯然怕吵醒了仍在呼呼大睡的熊文。

“現在是早上嗎?

這房間里怎么沒有窗戶?”

羅輯四下看看問道。

“墻壁的任何一處都能變得透明,不過醫生認為你們現在還不適合看外面,挺陌生的,會分散精神影響休息。”

“蘇醒這么長時間了,還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子的,這也影響休息。”

羅輯指指熊文,“我可不是他那號人。”

護士笑笑說:“沒關系,我就要下班了,帶你出去看看怎么樣?

早餐回來再吃吧。”

羅輯很興奮地跟著護士來到值班室,他打量著這里,陳設的物品中有一半能猜出是什么,其他則完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房間里沒有電腦和類似的設施,因為墻壁上到處都可以激活成顯示屏,這也是預料之中的。

引起羅輯注意的是擺在門邊的三把雨傘,它們的款式不一,但看外形只能是雨傘。

令羅輯驚奇的是它們顯得很笨重,難道這個時代沒有折疊傘了嗎?

護士從更衣室出來,換上了自己的衣服,除了表面閃亮的動態圖像外,這個時代女孩子衣著款式的變化至少在羅輯的想象范圍之內,與自己的時代相比,主要是凸現了不對稱性,他很高興在一百八十五年后,還能在一個女孩子的服裝上得到美感。

護士從那三把傘中提起一把,似乎有些重,她只能把傘背在背上。

“外面在下雨嗎?”

女孩兒搖搖頭,“你以為我拿的是……傘吧。”

她很生疏地說出后面那個字。

“那這是什么?”

羅輯指著她肩上的“傘”問,本以為她會說出一個很新奇的名稱,但不是那樣。

“我的自行車啊。”

她說。

他們來到走廊上時,羅輯問:“你家離這里遠嗎?”

“你要是說我住的地方,不是太遠吧,騎車十幾分鐘。”

她說完站住,用那雙動人的眼睛看著羅輯,說出了讓他吃驚的話:“現在沒有家了,誰都沒有了,婚姻啊家庭啊,在大低谷后就沒有了,這可是你要適應的第一件事。”

“這第一件事我就適應不了。”

“不會吧,我從歷史課上知道,你們那時婚姻家庭就已經開始解體了,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愿受束縛,要過自由的生活。”

她又提到了歷史課。

我就曾是那樣一個人,可后來……羅輯心里想,從蘇醒的那一刻起,莊顏和孩子就從未真正離開過他的思想,已經成為他意識桌面上的壁紙,每時每刻都在顯現。

但現在這里的人都不認識他,情況不明朗,他雖在思念的煎熬中,還是不敢貿然打聽她們的下落。

他們在走廊上前行了一段,然后穿過一個自動門,羅輯眼前一亮,看到面前有一條狹長的平臺向前伸延,清新的空氣迎面撲來,他意識到自己已經在外面了。

“好藍的天啊!”

這是他對外部世界發出的第一聲驚呼。

“不會吧,哪兒有你們那時藍啊。”

肯定比那時藍,藍多了。

羅輯沒有把這話說出來,他只是沉浸在這無邊湛藍的擁抱中,任心靈在其中融化,然后有一閃念的疑問:我真到天堂了嗎?

在他的記憶中,這樣純凈的藍天,只在生活過五年的那個與世隔絕的伊甸園中見過,只是這個藍天上沒有那么多白云,只在西天有極淡的兩抹,像是誰不經意涂上去的,東方剛剛升起的太陽在完全透明的清澈大氣中有一種明亮的晶瑩,邊緣像是沾著露水。

羅輯把目光向下移,立刻感到了一陣眩暈,他身處高處,而從這里看到的,他好半天才意識到,是城市。

開始他以為自己看到的是一片巨型森林,一根根細長的樹干直插天穹,每根樹干上都伸出與其垂直的長短不一的樹枝,而城市的建筑就像葉子似的掛在這些樹枝上。

建筑的分布似乎很隨意,不同大樹上的葉子有疏有密。

羅輯很快看到,他所在的冬眠蘇醒中心其實就是一棵大樹的一部分,他就住在一片葉子里,現在,他們正站在懸掛這片葉子的一根樹枝上,這就是他看到的那條伸延到前方的狹長平臺。

回頭,他看到了自己所在的這棵大樹的樹干,向上升到他看不到的高度。

他們所在的樹枝可能位于樹的中上部,向上或向下,都能看到其他的樹枝和掛在上面的建筑葉子。

(后來他知道,城市的地址真的就是××樹××枝××葉。

)近看,這些樹枝在空中形成錯綜的橋梁網絡,只是所有橋梁的一端都懸空。

“這是什么地方?”

羅輯問。

“北京啊。”

羅輯看看護士,她在朝陽中更加美麗動人,再看看被她稱做北京的地方,他問:“市中心在哪兒?”

“那個方向,我們在西四環外,差不多能看到整個城市呢。”

羅輯向護士所指的遠方眺望了好一會兒,大聲喊道:“不可能!怎么可能什么都沒留下來?

!”

“你要留下什么?

你們那時這里還什么都沒有呢!”

“怎么沒有?

!故宮呢?

景山呢?

天安門和國貿大廈呢?

才一百多年,不至于全拆了吧?

!”

“你說的那些都還在啊。”

“在哪兒?”

“在地面上啊。”

看著羅輯驚恐萬狀的樣子,護士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站不住了扶著旁邊的欄桿,“啊,呵呵呵……我忘了,真對不起,我忘了好多次了,你看啊,我們是在地下,一千多米深的地下……要是我哪天時間旅行到你們那會兒,你可以報復我一次,別提醒城市是在地面上,我也會給驚成你這樣兒的,呵呵呵……”

“可……這……”羅輯向上伸出雙手。

“天是假的,太陽也是假的。”

女孩兒努力收住笑說,“當然,說是假的也不對,是從上面的一萬米高空拍的圖像,在下面放映出來的,也算是真的吧。”

“城市為什么要建在地下?

一千多米,這么深?”

“當然是為了戰爭,你想想,末日之戰時地面還不是一片火海?

當然,這也是過去的想法,大低谷時代結束后,全世界的城市就都向地下發展了。”

“現在全世界的城市都在地下?”

“大部分是吧。”

羅輯再次打量這個世界,他現在明白了,所有大樹的樹干都是支撐地下世界穹頂的支柱,同時也被用做懸掛城市建筑的基柱。

“你不會得幽閉癥的,看看天空多廣闊!到地面上看天可沒這么好。”

羅輯再次仰望藍天——或說藍天的投影,這一次,他發現了天上的一些小東西,開始只看到了零星的幾個,后來眼睛適應了,發現它們數量很多,布滿了天空。

很奇怪,這些天上的物體竟讓他聯想到一個毫不相關的地方,那就是一家珠寶店的展柜。

那是在成為面壁者之前,他愛上了想象中的莊顏,有一次,竟癡迷到要為想象中的天使買一件禮物。

他來到了那家珠寶店,在展柜中看到了許多白金項鏈掛件,那些掛件細小精致,攤放在一張黑色絨布上,在聚光燈下銀光閃閃。

如果把那黑色絨布變成藍色,就很像現在看到的天空了。

“那是太空艦隊嗎?”

羅輯激動地問。

“不是,艦隊從這兒看不到的,它們都在小行星帶以外呢。

這些嘛,什么都有,能看清形狀的那些是太空城市,只能看到一個亮點兒的是民用飛船。

不過有時候也有軍艦回到軌道上,它們的引擎很亮的,你都不能盯著看……好了,我要走了,你盡快回去吧,這里風很大的。”

羅輯轉身剛要道別,卻吃驚得說不出話來,他看到女孩兒把那傘——或她說的自行車——像背包似的背到后背上,然后傘從她后面立了起來,在她頭上展開來,形成了兩個同軸的螺旋槳,它們無聲地轉動起來——是相互反向轉動,以抵消轉動力矩。

女孩兒慢慢升起,向旁邊跳出欄桿,躍入那讓羅輯目眩的深淵中。

她懸浮在空中對羅輯大聲說:

“你看到了,現在是個挺不錯的時代,就把你的過去當做一場夢吧。

明天見!”

她輕盈地飛去,小螺旋槳攪動著陽光,遠遠地飛過兩棵巨樹之間,變成了一只小小的蜻蜓,有一群群這樣的蜻蜓在城市的巨樹間飛翔,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飛行的車流,像海底植物間川流不息的魚群。

朝陽照進了城市,被巨樹分隔成一縷縷光柱,給空中的車流鍍上了一層金輝。

面對這美麗的新世界,羅輯淚流滿面,新生的感覺滲透了他的每一個細胞。

過去真的是一場夢了。

當羅輯見到接待室中的那個歐洲面孔的人時,總覺得他身上有些與眾不同的地方,后來發現是他穿的西裝不閃爍也不映出圖像,像過去時代的衣服一樣,這也許是一種莊重的表示。

同羅輯握手致意后,來人自我介紹說:“我是艦隊聯席會議特派員本·喬納森,您的蘇醒就是我奉聯席會議的指示安排的,現在,我們將一起參加面壁計劃的最后一次聽證會。

哦,我的話您能聽懂嗎?

英語的變化很大。”

在聽到喬納森說話時,這幾天羅輯由現代漢語的變化所產生的對西方文化入侵的擔憂消失了,喬納森的英語中也夾雜著漢語詞匯,如“面壁計劃”就是用漢語說的,這樣下去,昔日最通用的英語和使用人數最多的漢語將相互融合,不分彼此,成為一種強大的世界語言。

羅輯后來知道,世界上的其他語種也在發生著融合現象。

羅輯能夠聽懂喬納森的話,他想:過去不是夢,過去還是找上門來了。

但聽到“最后一次”這幾個字,他感覺這一切還是有希望能盡快了結。

喬納森回頭看看,好像是在核實門關嚴了沒有。

然后他走到墻邊,激活了一個操作界面,在上面簡單地點了幾下后,包括天花板在內的五面墻壁全部消失在了它們顯示的全息圖像中。

這時,羅輯發現自己置身于一個會議大廳中,雖然一切都變化很大,墻壁和大圓桌都發出柔光,但這里的設計者顯然想努力復制舊時代的風格,從大圓桌、主席臺和總體布局體現的懷舊情結中,羅輯立刻就知道這是哪里。

現在會場還空蕩蕩的,只有兩個工作人員在會議桌上分發文件,羅輯很驚奇地發現現在還在用紙質文件,就像喬納森的衣服一樣,這應該也是一種莊重的表示。

喬納森說:“現在遠程會議已經是慣例,我們以這種方式參加,不影響會議的重要性和嚴肅性。

現在離會議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您好像對外界還不太了解,是否需要我簡單介紹一下現在世界的基本狀況?”

羅輯點點頭:“當然,謝謝。”

喬納森指著會場說:“只能最簡略地說一下,先說說國家的情況。

歐洲成為一個國家,叫歐洲聯合體,簡稱歐聯,包括東歐和西歐,但不包括俄羅斯的歐洲部分;俄羅斯與白俄羅斯合并,國名仍叫俄羅斯聯邦;加拿大的法語區和英語區分裂為兩個國家;其他地區也有一些變化,但主要的就是這些了。”

羅輯很吃驚,“就這么點兒變化?

都快兩個世紀了,我以為世界已經面目全非了。”

喬納森背對著會場,對羅輯重重地點點頭,“面目全非了,羅輯博士,世界確實已經面目全非了。”

“不是啊,這些變化在我們的時代就已經出現端倪了。”

“但有一點你們預料不到:現在已經沒有大國,在國際政治中,所有的國家都衰落了。”

“所有的國家?

那誰崛起了?”

“一種國家之外的實體:太空艦隊。”

羅輯想了好長時間,才理解了喬納森這話的含義,“你是說,太空艦隊獨立了?”

“是的,艦隊不屬于任何國家,它們成為了獨立的政治和經濟實體,也像國家一樣成為了聯合國的成員。

目前,太陽系有三大艦隊:亞洲艦隊、歐洲艦隊和北美艦隊,它們的名稱只是說明各艦隊的主要起源地,但艦隊本身與它們的起源地已經沒有任何隸屬關系,它們是完全獨立的。

三大艦隊中的每一支,都擁有你們時代超級大國的政治和經濟實力。”

“我的天啊……”羅輯感嘆道。

“但不要誤會,地球并非處于軍政府的統治下,艦隊的領土和主權范圍都在太空中,很少干涉地球社會內部事務,這是由聯合國憲章規定的。

所以,現在人類世界分為兩個國際:傳統的地球國際和新出現的艦隊國際。

三大艦隊組成太陽系艦隊,原來的行星防御理事會演變成太陽系艦隊聯席會議,是太陽系艦隊名義上的最高指揮機構,但與聯合國的情況一樣,它只有協調功能,沒有實際權力。

其實太陽系艦隊本身也是名義上的,人類太空武裝力量的實際權力由三大艦隊的統帥部掌握。

好,參加今天的會議,您知道這些已經差不多了,這次聽證會就是由太陽系艦隊聯席會議召開的,他們是面壁計劃的繼承者。”

這時,全息圖像中出現一個顯示窗口,希恩斯和山杉惠子的圖像出現于其中,他們看上去毫無變化。

希恩斯微笑著向羅輯問好,山杉惠子則面無表情地坐在旁邊,對羅輯的致意只是微微頷首作答。

希恩斯說:“我也是剛剛蘇醒,羅輯博士,很遺憾地得知,在五十光年遠的那個位置,您詛咒的那顆行星還圍繞著那顆恒星在運行。”

“呵呵,確實是笑話,古代的笑話。”

羅輯擺擺手自嘲地說。

“但比起泰勒和雷迪亞茲來,您還是幸運的。”

“看來您是唯一成功的面壁者了,也許您的戰略計劃真的提升了人類的智力。”

希恩斯也露出了羅輯剛才那種自嘲的笑容,他搖搖頭說:“沒有,真的沒有。

我現在得知,在我們進入冬眠后,人類思維的研究很快就遇到了不可克服的障礙,因為再深入下去,就要涉及大腦思維機制的量子層次,這時,同其他學科一樣,他們碰到了不可逾越的智子壁壘。

我們沒有提升人類的智力,如果說真做了什么,那就是增強了一部分人的信心。”

羅輯進入冬眠時,思想鋼印還沒有出現,所以他不是太明白希恩斯最后一句話的含義,但他注意到希恩斯這么說時,一直冷若冰霜的山杉惠子的臉上掠過一絲神秘的笑容。

顯示窗口消失了,這時羅輯看到會場已經坐滿了人,與會者大部分都穿著軍裝,軍裝的模式變化并不大,所有與會者的衣服上都沒有圖像裝飾,但他們的領章和肩章都發著光。

艦隊聯席會議的主席仍為輪值,而且是一個文職官員。

看著他,羅輯想起了伽爾寧,意識到他已經是兩個世紀前的古人了,與那無數湮沒于時間長河中的同時代人相比,無論如何自己都是幸運的。

在宣布會議開始后,主席首先發言:“各位代表,在這次會議上,我們將對本年度第47次聯席會議提出的649號提案進行最后表決,該提案是由北美艦隊和歐洲艦隊聯合提交的。

我首先宣讀提案內容。

“在三體危機出現后的第二年,聯合國行星防御理事會制定了面壁計劃,并取得了各常任理事國的一致通過,于次年開始執行。

面壁計劃的核心內容,是由經過各常任理事國選定和推舉的四位面壁者進行完全封閉的個人思考,制定并執行對抗三體世界入侵的戰略計劃,以避開智子對人類世界無所不在的監視,從而實現戰略的隱蔽性。

聯合國推出了相應的面壁法案以保證面壁者制定和執行計劃的特權。

“面壁計劃至今已經進行了二百零五年,其間,有過長達一個多世紀的停頓期。

在這期間,計劃的領導權由原行星防御理事會移交到現太陽系艦隊聯席會議。

“面壁計劃的產生有特定的歷史背景。

當時,三體危機剛剛出現,面對這個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毀滅性危機,國際社會陷入了空前的恐懼和絕望中,面壁計劃正是在這樣的狀態下誕生的,它不是理智的選擇,而是絕望的掙扎。

“歷史事實證明,面壁計劃是一個完全失敗的戰略計劃。

毫不夸張地說,它是人類社會作為一個整體,有史以來所做出的最幼稚、最愚蠢的舉動。

面壁者被賦予空前的、不受任何法律監督的權力,甚至被賦予欺騙國際社會的自由,這違背了人類社會最基本的道德和法律準則。

“在面壁計劃的執行過程中,大量的戰略資源被沒有意義地消耗,面壁者弗雷德里克·泰勒的量子艦隊計劃已被證明沒有任何戰略意義,而面壁者雷迪亞茲的水星墜落連鎖反應計劃,即使以目前人類的能力也根本無法實現。

同時,這兩個計劃都是犯罪,泰勒企圖攻擊并消滅地球艦隊,雷迪亞茲的企圖則更加邪惡,竟然把整個地球生命世界作為人質。

“另外兩位面壁者也同樣令人失望。

面壁者希恩斯的思維提升計劃目前還沒有暴露出其真實的戰略意圖,但其初步階段的成果——思想鋼印,在太空軍中的使用也是犯罪,它嚴重地侵犯了思想自由,而后者是人類文明存在和進步的基礎。

至于面壁者羅輯,他先是不負責任地用公共資源為自己營造享樂生活,其后又以可笑的神秘主義舉動嘩眾取寵。

“我們認為,隨著人類力量的決定性增強和對戰爭主動權的把握,面壁計劃已經沒有意義,現在是結束這一歷史遺留問題的最佳時間。

我們建議艦隊聯席會議立刻中止面壁計劃,同時廢除聯合國面壁法案。

“特此提交本提案。”

主席把提案文本緩緩放下,掃視了一下會場說:“現在開始對太陽系艦隊聯席會議649號提案進行表決。”

所有的代表都舉起了手。

這個時代的表決方式仍是這么原始,有工作人員在會場中穿行,鄭重地核實著表決票數。

當他們把匯總結果提交主席后,主席宣布:“649號提案獲得全票通過,并從此時開始生效。”

主席抬起頭來,羅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看自己或希恩斯,同一百八十五年前那次遠程參加聽證會一樣,羅輯仍然不知道自己和希恩斯的影像在會場的什么位置顯示,“現在,面壁計劃已經中止,同時廢除聯合國面壁法案。

我代表太陽系艦隊聯席會議通知面壁者比爾·希恩斯和面壁者羅輯,你們的面壁者身份已經中止,由聯合國面壁法案賦予你們的一切與面壁計劃有關的特權,以及相應的法律豁免權都不再有效,你們將恢復自己所在國家的普通公民身份。”

主席宣布會議結束,喬納森站起身來關掉了全息圖像,也關掉了羅輯長達兩個世紀的噩夢。

“羅輯博士,據我所知,這正是您想要的結果。”

喬納森微笑著對羅輯說。

“是的,正是我想要的,謝謝您,特派員先生,也謝謝艦隊聯席會議恢復了我的普通人身份。”

羅輯以發自內心的真誠說。

“會議很簡短,就是提案表決,我已被授權同您談更具體的事項,您可以先談自己最關心的事。”

“我的妻子和孩子呢?”

羅輯迫不及待地問出了蘇醒后一直折磨他的問題,事實上他在會議開始前剛見到喬納森時就想問的。

“請您放心,她們都很好,都在冬眠中,我會給您她們的資料,您可以隨時申請蘇醒她們。”

“謝謝,謝謝。”

羅輯的眼眶又濕潤了,他再次有了那種來到天堂的感覺。

“不過,羅輯博士,我有一個個人建議,”喬納森在沙發上向羅輯靠近了些說,“作為冬眠者,適應這個時代的生活并不容易,我建議您自己的生活穩定下來之后再蘇醒她們,聯合國支付的費用還可以再維持她們二百三十年的冬眠時間。”

“那,我個人到外面怎么生活呢?”

對羅輯的這個問題特派員一笑置之,“這個您不用擔心,可能對時代不適應,但生活沒有問題,在這個時代,社會福利很完善,一個人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過相當舒適的生活。

您過去工作過的大學現在還在,就在這個城市,他們答應考慮您的工作問題,過后他們會與您聯系的。”

羅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這幾乎讓他打了個寒戰,“我出去后的安全問題呢?

ETO一直想殺我!”

“ETO?”

喬納森大笑起來,“地球三體組織早在一個世紀前就已被完全剿滅,現代世界已經沒有他們存在的社會基礎,當然有這種思想傾向的人還是存在的,但已經不可能形成組織了,您在外部世界是絕對安全的。”

臨別時,喬納森放下了官員的姿態,他的西裝也閃耀起來,映出了夸張變形的星空,他笑著對羅輯說:“博士,在我見過的所有歷史人物中,您是最幽默的。

咒語,對星星的咒語,哈哈哈哈……”

羅輯獨自一人站在接待室中,寂靜中細細咀嚼著眼前的現實,在做了兩個世紀的救世主之后,他終于變回到普通人了,新生活在他的前面展開了。

“你變成普通人了,老弟!”

羅輯的思想被一個粗啞的聲音大聲說出,他回頭一看,史強走了進來,“呵呵,我聽剛離開的那小子說的。”

重逢的歡喜中,他們交換了自己的經歷。

羅輯得知史強是兩個月前蘇醒的,他的白血病已經治好了,醫生還發現他的肝臟病變的幾率很高,可能是喝酒的原因,也順便處理好了。

其實,在他們的感覺中,兩人分別的時間并不是太長,就是四五年的樣子,冬眠中是沒有時間感的,但在兩個世紀后的新時代相遇,還是多了一層親切感。

“我來接你出院,這兒沒什么好待的。”

史強說著從隨身帶的背包里拿出一身衣服,讓他穿上。

“這……也太大了吧?”

羅輯抖開那件夾克款式的上衣說。

“看看,晚醒兩個月,你在我面前已經是土老帽兒了,穿上試試。”

羅輯穿上衣服,聽到一陣細微的咝咝聲,衣服慢慢縮到合身的尺度,穿上褲子后也一樣。

史強指著上衣胸前的一個胸針樣的東西告訴羅輯,衣服的大小還可以調。

“我說,你不會是穿著兩個世紀前的那一身吧?”

羅輯看著史強問,他記得清楚,大史現在身上的皮夾克真的與最后一次見他時一樣。

“我的東西在大低谷時丟了一些,但那身衣服人家倒還真給我留著,可是不能穿了,你那時的東西也留下了一些,等安頓下來再去取吧。

我說老弟,你看看那些東西變成了什么樣兒,就知道這將近二百年可是一段不短的時間呢。”

史強說著,在夾克的什么地方按了一下,整件衣服變成了白色,原來皮革的質感只是圖像,“我喜歡和過去一樣。”

“我這件也能這么弄嗎?

還能像他們那樣現出圖像?”

羅輯看著自己的衣服問。

“能,得費勁兒輸入什么的。

我們走吧。”

羅輯和大史一起,從樹干的電梯直下到地面一層,穿過這棵大樹寬闊的大廳,走進了新世界。

在特派員關閉聽證會全息圖像時,會議并沒有結束。

其實當時羅輯已經注意到,在主席宣布聽證會結束時,突然響起了一個人的聲音,是一個女聲,他沒有聽清楚說的是什么,但會場中的所有人都朝一個方向看。

這時喬納森關閉了圖像,他一定也注意到了這個,不過當主席宣布會議結束后,羅輯已經失去了面壁者身份而成為普通(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