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三體II·黑暗森林 序章 回到首頁

三體II·黑暗森林 序章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三體II·黑暗森林 序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三體II·黑暗森林 序章

褐蟻已經忘記這里曾是它的家園。

這段時光對于暮色中的大地和剛剛出現的星星來說短得可以忽略不計,但對于它來說卻是漫長的。

在那個已被忘卻的日子里,它的世界顛覆了。

泥土飛走,出現了一條又深又寬的峽谷,然后泥土又轟隆隆地飛回來,峽谷消失了,在原來峽谷的盡頭出現了一座黑色的孤峰。

其實,在這片廣闊的疆域上,這種事常常發生,泥土飛走又飛回,峽谷出現又消失,然后是孤峰降臨,好像是給每次災變打上一個醒目的標記。

褐蟻和幾百個同族帶著幸存的蟻后向著太陽落下的方向走了一段路,建立了新的帝國。

這次褐蟻來到故地,只是覓食途中偶然路過而已。

它來到孤峰腳下,用觸須摸了摸這頂天立地的存在,發現孤峰的表面堅硬光滑,但能爬上去,于是它向上爬去。

沒有什么目的,只是那小小的簡陋神經網絡中的一次隨機擾動所致。

這擾動隨處可見,在地面的每一株小草和草葉上的每一粒露珠中,在天空中的每一片云和云后的每一顆星辰上……擾動都是無目的的,但巨量的無目的擾動匯集在一起,目的就出現了。

褐蟻感到了地面的震動,從震動由弱變強的趨勢來判斷,它知道地面上的另一個巨大的存在正在向這里運動,它沒有理會,繼續向孤峰上攀爬。

在孤峰底部和地面形成的直角空間里有一面蛛網,褐蟻知道那是什么,它小心地繞過了粘在懸崖上的蛛絲,從那個縮起所有的腿靜等著蛛絲震動的蜘蛛旁經過,它們彼此都感覺到了對方的存在,但同過去的一億年一樣,雙方沒有任何交流。

震動達到高峰后停止了,那個巨大的存在已經來到了孤峰前,褐蟻看到這個存在比孤峰還要高許多,遮住了很大一部分天空。

對這類存在褐蟻并不陌生,它知道他們是活的,常常出現在這片疆域,那些出現后很快就消失的峽谷和越來越多地聳現的孤峰,都與他們有著密切的關系。

褐蟻繼續向上攀登,它知道這類存在一般不會威脅到自己——當然也有例外。

對于已處于下方的那個蜘蛛,這種例外已經出現,那個存在顯然發現了孤峰與地面之間的蛛網,用一個肢體上拿著的一束花的花柄拂去了它,蜘蛛隨著斷開的蛛絲落到了草叢中。

然后,他把花輕輕地放在了孤峰前。

這時,另一個震動出現了,很微弱,但也在增強中。

褐蟻知道,另一個同類型的存在正在向孤峰移動。

與此同時,在前方的峭壁上,它遇到了一道長長的溝槽,與峭壁表面相比,溝槽的凹面粗糙一些,顏色也不同,呈灰白色。

它沿著溝槽爬,粗糙的表面使攀登容易了許多。

溝槽的兩端都有短小的細槽,下端的細槽與主槽垂直,上端的細槽則與主槽成一個角度相交。

當褐蟻重新踏上峭壁光滑的黑色表面后,它對槽的整體形狀有了一個印象:“1”。

這時,孤峰前的活著的存在突然矮了一半,與孤峰的高度相當了,他顯然是蹲下了,在露出的那片暗藍的天空中,星星已經開始稀疏地出現。

他的眼睛看著孤峰的上端,褐蟻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不要直接進入他的視線,于是轉向沿著與地面平行的方向爬。

很快,它遇到了另一道溝槽,它很留戀溝槽那粗糙的凹面,在上面爬行感覺很好,同時槽面的顏色也讓它想起了蟻后周圍的蟻卵。

它不惜向下走回頭路,沿著槽爬了一趟,這道槽的形狀要復雜些,很彎曲,轉了一個完整的圈后再向下延伸一段,讓它想起在對氣味信息的搜尋后終于找到了回家的路的過程。

它在自己的神經網絡中建立起了它的形狀:“9”。

這時,蹲在孤峰前的存在發出了聲音,這串遠超出褐蟻理解力的話是這樣的:

“活著本身就很妙,如果連這道理都不懂,怎么去探索更深的東西呢?”

他發出穿過草叢的陣風那樣的空氣流動的聲音,那是嘆息,然后他站了起來。

褐蟻繼續沿著與地面平行的方向爬,進入了第三道溝槽,它是一個近似于直角的轉彎,是這樣的:“7”。

它不喜歡這形狀,平時,這種不平滑的、突然的轉向,往往意味著危險和戰斗。

話聲掩蓋了震動,褐蟻這時才感覺到第二個活著的存在已經來到了孤峰前,第一個存在站起來就是為了迎接她。

第二個存在比第一個要矮小瘦弱許多,有一頭白發,白發在暮空暗藍的背景上很醒目,那團在微風中拂動的銀色似乎與空中越來越多的星星有某種聯系。

“葉老師,您……您來了?”

“你是……小羅吧?”

“我是羅輯,楊冬的高中同學,您這是……”

“那天知道了這個地方,很不錯的,坐車也方便,最近常來這兒散散步。”

“葉老師,您要節哀啊。”

“哦,都過去了……”

孤峰上的褐蟻本來想轉向向上攀登,但發現前面還有一道凹槽,同在“7”之前爬過的那個它喜歡的形狀“9”一模一樣,它就再橫行過去,爬了一遍這個“9”。

它覺得這個形狀比“7”和“1”好,好在哪里當然說不清,這是美感的原始單細胞態;剛才爬過“9”時的那種模糊的愉悅感再次加強了,這是幸福的原始單細胞態。

但這兩種精神的單細胞沒有進化的機會,現在同一億年前一樣,同一億年后也一樣。

“小羅啊,冬冬常提起你,她說你是……搞天文學的?”

“以前是,現在我在大學里教社會學,就在您那所學校,不過我去時您已經退休了。”

“社會學?

跨度這么大?”

“是,楊冬總說我這人心很散。”

“哦,怪不得她說你很聰明的。”

“小聰明而已,和您女兒不在一個層次。

只是感覺天文專業是鐵板一塊,在哪兒鉆個眼兒都不容易;而社會學之類的是木板,總能找些薄的地方鉆透的,比較好混吧。”

抱著再遇到一個“9”的愿望,褐蟻繼續橫行,但前面遇到的卻是一道直直的與地面平行的橫槽,好像是第一道槽橫放了,但它比“1”長,兩端沒有小細槽,呈“—”狀。

“不要這么說,這是正常人的生活嘛,都像冬冬那樣怎么行。”

“我這人確實胸無大志,很浮躁的。”

“我倒是有個建議:你為什么不去研究宇宙社會學呢?”

“宇宙社會學?”

“我隨便說的一個名詞,就是假設宇宙中分布著數量巨大的文明,它們的數目與能觀測到的星星是一個數量級的,很多很多,這些文明構成了一個總體的宇宙社會,宇宙社會學就是研究這個超級社會的形態。”

孤峰上的褐蟻繼續橫向爬了不遠,期望在爬過形狀為“—”的凹槽后再找到一個它喜歡的“9”,但它遇到的是“2”,這條路線前面部分很舒適,但后面的急轉彎像前面的“7”一樣恐怖,似乎是個不祥之兆。

褐蟻繼續橫爬,下一道凹槽是一個封閉的形狀:“0”,這種路程是“9”的一部分,但卻是一個陷阱:生活需要平滑,但也需要一個方向,不能總是回到起點,褐蟻是懂這個的。

雖然前面還有兩道凹槽,但它已失去了興趣,轉身向上攀登。

“可……目前只知道我們這一個文明啊。”

“正因為如此沒有人去做這個事情,這就留給你一個機會嘛。”

“葉老師,很有意思!您說下去。”

“我這么想是因為能把你的兩個專業結合起來,宇宙社會學比起人類社會學來呈現出更清晰的數學結構。”

“為什么這么說呢?”

葉文潔指指天空,西方的暮光仍然很亮,空中的星星少得可以輕易數出來。

這很容易使人回想起一個星星都沒有出現時的蒼穹,那藍色的虛空透出一片廣闊的茫然,仿佛是大理石雕像那沒有瞳仁的眼瞼。

現在盡管星星很稀少,這巨大的空眼卻有了瞳仁,于是空虛有了內容,宇宙有了視覺。

但與空間相比,星星都是這么微小,只是一個個若隱若現的銀色小點,似乎暗示了宇宙雕刻者的某種不安——他(它)克服不了給宇宙點上瞳仁的欲望,但對宇宙之眼賦予視覺又懷著某種巨大的恐懼,最后,空間的巨大和星星的微小就是這種欲望和恐懼平衡的結果,昭示著某種超越一切的謹慎。

“你看,星星都是一個個的點,宇宙中各個文明社會的復雜結構,其中的混沌和隨機的因素,都被這樣巨大的距離濾去了,那些文明在我們看來就是一個個擁有參數的點,這在數學上就比較容易處理了。”

“但,葉老師,您說的宇宙社會學沒有任何可供研究的實際資料,也不太可能進行調查和實驗。”

“所以你最后的成果就是純理論的,就像歐氏幾何一樣,先設定幾條簡單的不證自明的公理,再在這些公理的基礎上推導出整個理論體系。”

“葉老師,這……真是太有意思了,可是宇宙社會學的公理是什么呢?”

“第一,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第二,文明不斷增長和擴張,但宇宙中的物質總量保持不變。”

褐蟻向上爬了不遠,才知道上方也有凹槽,而且是一堆凹槽的組合,結構像迷宮般復雜。

褐蟻對形狀是敏感的,它自信能夠搞清這個形狀,但為此要把前面爬過的那些形狀都忘掉,因為它那小小的神經網絡存貯量是有限的。

它忘掉“9”時并沒有感到遺憾,不斷地忘卻是它生活的一部分,必須終身記住的東西不多,都被基因刻在被稱做本能的那部分存貯區了。

清空記憶后,它進入迷宮,經過一陣曲折的爬行,它在自己簡陋的意識中把這個形狀建立起來:“墓”。

再向上,又是一個凹槽的組合,但比前一個簡單多了,不過為了探索它,褐蟻仍不得不清空記憶,忘掉“墓”。

它首先爬進一道線條優美的槽,這形態讓它想起了不久前發現的一只剛死的蟈蟈的肚子。

它很快搞清了這個結構:“之”。

以后向上的攀登路程中,又遇到兩個凹槽組合,前一個中包括兩個水滴狀的坑和一個蟈蟈肚子——“冬”;最上面的一個分成兩部分,組合起來是“楊”。

這是褐蟻最后記住的一個形狀,也是這段攀登旅程中(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