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十八章 伊文斯 回到首頁

第二十八章 伊文斯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二十八章 伊文斯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二十八章 伊文斯

回到大學半年后,葉文潔就承擔了一個重大課題:一個大型射電天文觀測基地的設計。

不久,她就同課題組一起外出為基地選址。

最初的考慮是純技術上的,與傳統的天文觀測不同,射電天文對大氣質量和可見光干擾的要求不高,但要盡量避免非可見光頻段的電磁干擾。

他們跑了許多地方,最后選擇了一個電磁環境最優的地點,這是西北的一個偏僻山區。

這里的黃土山上幾乎沒什么植被,水土流失產生的裂谷使山地遠遠看去像老人布滿皺紋的面孔。

在初步選定了幾個建站點后,課題組在一個大部分民屋都是窯洞的村莊旁停留休整,村里的生產隊長似乎認定葉文潔是個有學問的人,就問她是否會講外國話——她問是哪國話,隊長說不知道——要是會講,他就派人上山把白求恩叫下來,隊里有事同他商量。

“白求恩?”

葉文潔很驚奇。

“俺們也不知道那個外國人的名字,都那么叫他。”

“他給你們看病嗎?”

“不,他在后山上種樹,已經種了快三年了。”

“種樹?

干什么?”

“他說是為了養鳥,一種照他的說法快要絕種的鳥。”

葉文潔和同事們都很驚奇,就請隊長帶他們去看看。

沿著山路登上了一個小山頂后,隊長指給他們看,葉文潔眼前一亮——看到這貧瘠的黃土山之間居然有一片山坡被綠樹林覆蓋,像是無意中滴到一塊泛黃的破舊畫布上的一小片鮮艷的綠油彩。

葉文潔一行很快見到了那個外國人,除了他的金發碧眼和身上穿的那套已經破舊不堪的牛仔服,看上去與當地勞作一生的農民已經沒什么兩樣,甚至連他的皮膚也被曬成了當地人一樣的黃黑。

他對來訪者似乎興趣不大,自我介紹叫麥克·伊文斯,沒說自己的國籍,但他的英語帶有很明顯的美國口音。

他住在林邊兩間簡陋的土坯房中,房里堆滿了植樹工具:鋤頭、鐵锨和修剪樹枝用的條鋸等,都是當地很粗笨的那種。

西北的沙塵在那張簡陋的床和幾件簡單的炊具上落了一層,床上堆了許多書籍,大都是生物學方面的,葉文潔注意到有一本彼得·辛格的《動物解放》。

能看到的現代化的玩意兒就是一臺小收音機,里面的五號電池用完了,在外面接了一節一號電池,還有一架舊望遠鏡。

伊文斯說,很抱歉不能請他們喝什么,咖啡早就沒有了,水倒是有,可他只有一個杯子。

“您在這里到底做什么呢?”

葉文潔的一個同事問。

“當救世主。”

“救……救當地人嗎?

這里的生態環境確實是……”

“你們怎么都這樣?

!”

伊文斯突然爆發出一股莫名的怒氣,“難道只有拯救人類才稱得上救世主,而拯救別的物種就是一件小事?

是誰給了人類這種尊貴的地位?

不,人不需要救世主,事實上他們現在過得比應得的好多了。”

“聽說你在救一種鳥?”

“是的,一種燕子,是西北褐燕的一個亞種,學名很長我就不說了。

每年春天,它們沿著遠古形成的固定遷徙路線從南方返回時,只能把這一帶作為目的地,但這里的植被一年年消失,它們已經找不到可以筑巢和生活的樹叢了。

當我在這里發現它們時,這個種群的數量已不足萬只,這樣下去五年內這個物種就會滅絕。

現在,我種的這片樹林給一部分燕子提供了一個落腳點,種群數量已經開始回升,當然,我還要種更多的樹,擴大這個伊甸園的面積。”

伊文斯讓葉文潔他們拿著望遠鏡看,在他的指引下,大家看了半天,才在樹叢中看到了幾只黑灰色的鳥兒出沒。

“很不起眼,是嗎?

它們當然沒有大熊貓那樣引人注目,在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有這樣不為人們注意的物種滅絕。”

“這些樹都是你一個人種的嗎?”

“大部分是,開始時我也雇當地人來干,可很快沒有那么多錢了,樹苗和引水什么的都很花錢……可你們知道嗎?

我父親是億萬富翁,他是一個跨國石油公司的總裁,但他不再給我錢,我也不想用他的錢了。”

伊文斯的話匣子打開了,滔滔不絕地說下去,“我十二歲那年,我父親公司的一艘三萬噸級的油輪在大西洋沿岸海域觸礁,兩萬多噸的原油泄入海中。

當時,我們一家正在距事故發生海域不遠處的度假別墅中。

那天下午,我來到了那片地獄般的海岸,看到大海已變成黑色,海浪在黏稠油膜的壓迫下變得平滑而無力;海灘也被一層黑油覆蓋。

我和一些志愿者就在這黑灘上尋找那些還活著的海鳥,它們在油污中掙扎著,一個個像是用瀝青做成的黑色雕塑,只有那一雙雙眼睛還能證明自己是活物,那油污中的眼睛多少年以后還常常在我的噩夢中出現。

我們把那些海鳥浸泡在洗滌液中,想把它們身上的油污洗掉,但十分困難,油漿和羽毛死死地黏在一起,稍用力羽毛就和油污一起一片片掉下來……傍晚,那些海鳥大部分還是死了。

當時我渾身油污地癱坐在黑色的海灘上,看著夕陽在黑色的大海上落下,感覺這就是世界末日了。

“父親不知什么時候來到我身后,他問我是否記得那副小恐龍骨架。

我當然記得,那是在石油勘探中發現的,很完整,父親花大價錢把它買了下來,安放到外公的莊園里。

父親接著說:麥克,我給你講過恐龍是怎樣滅絕的,一顆小行星撞擊了地球,世界先是一片火海,然后陷入漫長的黑暗與寒冷……那天夜里你被噩夢嚇醒了,你說夢中自己回到了那個可怕的時代。

現在我要告訴你當時想說但沒說出來的一件事:如果真的生活在白堊紀晚期,那是你的幸運,因為我們的時代更恐怖,現在,地球生命物種的滅絕速度,比白堊紀晚期要快得多,現在才是真正的大滅絕時代!所以,孩子,你看到的這些算不了什么,這不過是一個大過程中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

我們可以沒有海鳥,但不能沒有石油,你能想象沒有石油是什么樣子嗎?

去年送你的生日禮物,那輛漂亮的法拉利,我許諾你十五歲以后能開它,可如果沒有石油,它就是一堆廢鐵,你永遠開不了;現在你想去外公家,乘我的專機越過大洋也就十幾個小時,可要是沒有石油,你就得在帆船上顛簸一個月……這就是文明的游戲規則,首先要保證人類的生存和他們舒適的生活,其余都是第二位的。

“父親對我寄予很大的希望,但他最終也沒有使我成為他希望的人。

在往后的日子中,那些瀕死的海鳥眼睛一直在背后盯著我,決定了我的人生。

在我十三歲的生日時,父親問我將來的打算,我說沒什么,我只想當個救世主而已。

我的理想真的不宏偉,只是想拯救一個瀕臨滅絕的物種,它可以是一種不漂亮的 鳥,一種灰乎乎的蝴蝶,或是一種最不起眼的小甲蟲。

后來我去學習生物學,成為一個鳥類與昆蟲學家。

在我看來自己的理想很偉大,拯救一種鳥或昆蟲與拯救人類沒有區別,生命是平等的,這就是物種共產主義的基本綱領。”

“什么?”

葉文潔一時沒有聽清那個詞。

“物種共產主義,這是我創立的一個學說,也可以說是一個信仰,它的核心理念就是:地球上的所有生命物種,生來平等。”

“這只是一個理想,不現實。

農作物也是物種,人類只要生存下去,這種平等就不可能實現。”

“在遙遠的過去,(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