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十六章 雷志成、楊衛寧之死 回到首頁

第二十六章 雷志成、楊衛寧之死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二十六章 雷志成、楊衛寧之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二十六章 雷志成、楊衛寧之死

審問者:姓名?

葉文潔:葉文潔。

審問者:出生日期?

葉文潔:1947年6月。

審問者:職業?

葉文潔:清華大學物理系天體物理專業教授,2004年退休。

審問者:鑒于你的身體情況,談話過程中你可以要求暫停休息。

葉文潔:謝謝,不用。

審問者:我們今天進行的是普通刑事案件的調查,不涉及更高層次的內容,這不是本次調查的主要部分,我們希望快些結束,希望你能配合。

葉文潔:我知道你指的是什么,我會配合的。

審問者:調查發現,在紅岸基地工作期間,你有殺人嫌疑。

葉文潔:我殺死過兩個人。

審問者:時間?

葉文潔:1979年10月21日下午。

審問者:受害者的姓名?

葉文潔:基地政委雷志成和基地工程師、我的丈夫楊衛寧。

審問者:講述一下你作案的動機。

葉文潔:我……是不是能假設你對當時相關的背景有所了解?

審問者:基本了解,不清楚的我會提問。

葉文潔:好的。

在接收到外星信息并回信后的當天,我得知收到該信息的不止我一個人,雷志成也收到了。

雷政委是那個年代典型的政治干部,政治神經很敏感,用當時的話說,就是階級斗爭這根弦繃得很緊。

他背著紅岸基地的大部分技術人員,在主計算機中長期后臺運行著一個小程序,這個程序不斷讀取發射和接收的信息緩沖區,并將讀到的內容存貯在一個隱藏很深的加密文件中,這樣,紅岸系統發射出去和接收到的信息就有了一個只有他能讀取的備份,正是從這個備份中,他發現了紅岸接收到的外星文明信息。

在我向初升的太陽發出回答信息的當天下午,也就是我從醫務室中剛得知自己懷孕后,雷志成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

我看到,他辦公桌上的終端屏幕上赫然顯示著昨夜收到的來自三體世界的信息……

“從接收到第一批信息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八個多小時,你沒有報告,反而將原始信息刪除或隱藏起來了,是嗎?”

我低著頭沒有回答。

“你下一步的企圖我也清楚,你打算回電。

如果不是我發現得及時,整個人類文明都將毀在你手中!當然,這不是說我們懼怕來自宇宙的入侵,退一萬步說,那種事真的發生了,外星侵略者必然會淹沒于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

我現在明白了,他還不知道我已經發出了回電,我將回答信息放入發射緩沖區時,使用的不是常規文件接口,這無意中繞開了他的監視程序。

“葉文潔,你是會做出這種事的,對于黨和人民,你一直懷有刻骨的仇恨,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報復的機會。

你知道這樣做的后果嗎?”

我當然知道,于是點點頭,雷志成沉默片刻,下面的話卻出乎我的預料。

“葉文潔,對于你,我是不會有任何惻隱之心的,你一直都是一個與人民為敵的階級敵人。

但我與楊衛寧是多年的戰友,我不能看著他和你一同徹底毀掉,更不能看著他的孩子也跟著毀掉,你有孩子了,不是嗎?”

他這話并非隨便說說,如果事發,在那個年代,這樣性質的問題,不管我丈夫與此事有無關系,都會受到很大牽連,當然還有未出世的孩子。

雷志成壓低了聲音說:“目前,這件事情還只有我們倆知道,現在要做的,就是把這件事情的影響降到最小。

你什么都不要管,就當這件事沒有發生,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包括楊衛寧,剩下的事情,就由我來處理吧。

小葉啊,請相信我,只要你配合,就能避免可怕的后果。”

我立刻明白了雷志成的用心:他想成為第一個發現外星文明的人,這確實是一個名垂青史的絕好機會。

我答應了他,然后離開了辦公室,這時我已經在心里決定了一切。

我拿了一只小扳手,走進了接收系統前端處理模塊的設備間,打開主機柜,將最下方的接地線的螺栓小心地擰松了,由于我時常需要檢查設備,所以誰也沒有注意到我干了什么。

這時,接地電阻由0.6歐姆一下子上升到5歐姆,接收系統的干擾驟然增大。

值班技術員立刻就知道是接地線故障,因為這種故障以前多次發生,判斷起來很容易,但他不會想到是接地線頂端的故障,因為那里固結很好,一般沒人動,況且我剛說過順便看過了。

雷達峰的頂部是一種很不尋常的地質結構,覆蓋著一層十幾米厚的膠泥,這種膠泥層導電性很差,接地線埋下后,接地電阻總是達不到要求;把接地電極深埋也不行,因為這種膠泥層對導線有很強的腐蝕作用,時間長了可能從中部將接地線蝕斷。

最后,只好將接地線排從那道懸崖上垂下去,沿著崖壁一直垂到沒有膠泥層的地方,將接地電極埋設在崖壁上的那個位置。

即使這樣,接地仍然不穩定,電阻常常超標,問題都是出在接地線位于懸崖壁上的部分,這時維修人員就要用繩索吊下去修。

那名技術員就向外圍維修班打招呼,班里的一名戰士在一根鐵柱上系好繩索就順著崖壁下去了,在下面折騰了半個多小時,滿頭大汗地上來,說找不到故障。

這次監聽作業眼看就要受到影響,只好上報基地指揮部。

我就在懸崖頂上那個系繩索的鐵柱旁等著,事情果然如我預料,雷志成跟著那名戰士來了。

應該說,雷志成是一名很敬業的政工干部,忠實地按照那時對他們的要求去做:與群眾打成一片,時時站在第一線。

也許是為了做姿態,但他確實做得很好,基地急難險重的工作中,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而以往他干得最多的,就是搶修接地線這個既危險又累的活兒。

這工作雖然沒有多高的技術含量,但需要經驗,因為故障可能是因接地線暴露在露天產生的難以察覺的接觸不良,也可能是因為接地電極埋設處因干燥等原因導致的導電性差,現在負責外圍維修的這批志愿兵剛剛調換過,都沒有經驗,所以我估計他多半要來。

他系好安全帶,就順著繩索下去了,好像我不存在似的。

我借口把那名戰士支走了,懸崖頂上只剩下我一人,然后我從衣袋中掏出了一件東西,那是一疊短鋼鋸,是一條長鋸條折成三段后疊在一起的,這樣繩索的斷口看不出是鋸斷的。

正在這時,我丈夫楊衛寧來了。

問清事情的緣由后,他向懸崖下看了看,說要是檢查接地電極的話需要開挖,老雷一個人在下面太費勁,他要下去幫忙,于是就系上了那名戰士留下的安全帶。

我說再拿一條繩索吧,他說不用,這條繩子就挺粗挺結實,承帶兩個人沒問題。

我堅持要拿,他說那你去吧。

等我急跑著取回另一條繩索回到懸崖頂時,他早順著那條繩索下去了。

我探頭向下看,見他和雷志成已經檢查完畢,正沿著同一條繩索向上爬,雷志成在前。

真的不會再有機會了,我掏出那疊鋼鋸,鋸斷了繩索。

審問者:我問一句,回答不記錄。

你當時的感受?

葉文潔:冷靜、毫不動感情地做了。

我找到了能夠為之獻身的事業,付出的代價,不管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都不在乎。

同時我也知道,全人類都將為這個事業付出史無前例的巨大犧牲,這僅僅是一個微不足道的開始。

審問者:好的,繼續吧。

葉文潔:我聽到兩三聲短促的驚叫,然后是身體摔到崖底亂石上的聲音,等了一會兒,我看到從崖底流出的那條小溪變紅了……關于這件事,我能說的就這些了。

審問者:好的,這是記錄,請你仔細看看,準確無誤的話,請在這兒簽字。;和!,,。,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