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十八章 三體、牛頓、馮·諾伊曼、秦始皇、三日連珠 回到首頁

第十八章 三體、牛頓、馮·諾伊曼、秦始皇、三日連珠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十八章 三體、牛頓、馮·諾伊曼、秦始皇、三日連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十八章 三體、牛頓、馮·諾伊曼、秦始皇、三日連珠

《三體》第二級的場景開始時沒有大的變化,仍舊是詭異寒冷的黎明,仍是那座大金字塔,但這次,金字塔的形狀又恢復到東方樣式。

汪淼聽到一陣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這聲音反而更襯托了這寒冷黎明的寂靜。

他循聲望去,看到金字塔根基處有兩個黑影在閃動,灰暗的晨光中有金屬的寒光在黑影間閃耀,那是兩個人在斗劍。

等目光適應了這昏暗后,汪淼大致看清了那兩個格斗者的模樣,從金字塔的形狀看這應該是在東方國度,但那卻是兩個歐洲人,穿戴大致是歐洲十六七世紀的樣子。

格斗中個子矮的那人低頭閃過一劍,銀白色的假發掉在地上。

幾個回合之后,又有一個人繞過金字塔的拐角奔了過來,試圖勸止這場格斗,但雙方那呼嘯的劍使他不敢上前,他大喊道:

“停下來!你們這兩個無聊的人!你們就沒有一點責任心嗎?

如果世界文明沒有未來,你們那點榮譽算個屁!”

兩名劍客誰都不理他,專心于他們的格斗。

個子高的那位突然痛叫一聲,劍“當啷”一聲掉到地上,捂著胳膊跑了。

另一位追了幾步,沖著失利者的背影啐了一口。

“呸,無恥之徒!”

他彎腰拾起自己的假發,抬頭看到了汪淼,就用劍指著逃跑者的方向說,“他居然說微積分是他發明的!”

說著他戴上假發,一只手捂著胸口對汪淼行了個歐式的鞠躬禮,“伊薩克·牛頓。”

“那么跑了的那一位是萊布尼茨了?”

汪淼問。

“是他,無恥之徒!呸!其實我根本不屑于同他爭奪這項名譽,力學三定律的發現,就已經使我成為僅次于上帝的人,從星球運行到細胞分裂,無不遵從于這三個偉大的定律。

現在有了微積分這個強有力的數學工具,以三定律為基礎,掌握三個太陽運行的規律指日可待。”

“沒有那么簡單。”

勸架的人說,“你考慮過計算量嗎?

我看過你列出的那一系列微分方程,好像不可能求出解析解,只能求數值解,計算量之大,就是全世界的數學家不停地工作,到世界末日也算不完。

當然,如果不能盡快掌握太陽運行的規律,世界末日也不是太遠了。”

他說著也向汪淼鞠躬,姿勢更現代些,“馮·諾伊曼。”

“你帶我們千里迢迢來東方,不就是為了解決這些方程的計算問題嗎?”

牛頓說,然后轉向汪淼,“同來的還有維納和剛才那個敗類,在馬達加斯加遭遇海盜時,維納為掩護我們只身阻擊海盜,英勇犧牲。”

“計算機需要到東方來制造嗎?”

汪淼不解地問馮·諾伊曼。

馮·諾伊曼和牛頓面面相覷,“計算機?

計算機器?

!有這種東西?”

“您不知道計算機?

那,你打算用什么來進行那些海量計算呢?”

馮·諾伊曼瞪大眼睛看著汪淼,似乎很不理解他的問題,“用什么?

當然是用人了!這世界上除了人之外,難道真的還有什么東西會計算嗎?”

“可您說過,全世界的數學家都不夠用。”

“我們不會用數學家的,我們用普通人,普通勞動力,但需要的數量巨大,最少要三千萬人!這是數學的人海戰術。”

“普通人?

三千萬?

!”

汪淼驚奇萬分,“我要是沒理解錯,這是一個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文盲的時代,您要找三千萬個懂微積分的?”

“有一個川軍的笑話你聽說過嗎?”

馮·諾伊曼掏出一枝粗雪茄,咬開頭點了起來,“士兵們練隊列,因為文化水平極低,連軍官喊一二一都聽不懂,于是軍官想了一個辦法,讓每個士兵左腳穿草鞋右腳穿布鞋,走隊列時喊:草孩布孩、草孩布孩……(四川方言)我們需要這樣水平的士兵就行,但要三千萬。”

聽到這個近現代的笑話,汪淼知道面前這位不是程序而是人,而且幾乎可以肯定是中國人。

“這樣龐大的軍隊,難以想象。”

汪淼搖搖頭說。

“所以我們來找秦始皇。”

牛頓指指金字塔說。

“現在這里還是他在統治嗎?”

汪淼四下打量了一下問,看到守衛金字塔入口的士兵確實穿著秦代簡潔的軟甲兵服,拿著長戟。

對《三體》中歷史的錯亂,汪淼已經見多不怪了。

“整個世界都要由他統治了,他擁有一支三千多萬人的大軍,準備去征服歐洲。

好了,讓我們去見他吧。”

馮·諾伊曼一手指指金字塔入口說,然后又指著牛頓說,“把劍扔了!”

牛頓“當啷”一聲扔下劍,三人走進入口,走到門廊盡頭就要進入大殿時,一名衛士堅持讓他們都脫光衣服,牛頓抗議說我們是著名學者,沒有暗器!雙方僵持之時,大殿內傳來一聲低沉的男音:“是發現三定律的西洋人嗎?

讓他們進來。”

走進大殿,三人看到秦嬴政正在殿中踱著步,長衣的后擺和那柄著名的長劍都拖在地上。

他轉身看著三位學者,汪淼立刻發現,那是紂王和格里高利教皇的眼睛。

“你們的來意我知道了,你們是西洋人,干嗎不去找愷撒?

他的帝國疆域廣大,應該能湊齊三千萬大軍吧。”

“可是尊敬的皇帝,您知道那是一支什么樣的軍隊嗎?

您知道那個帝國現在是什么樣子嗎?

在宏偉的羅馬城內,穿過城市的河流都被嚴重污染,你知道是什么所致嗎?”

“軍工企業?”

“不不,偉大的皇帝,是羅馬人暴飲暴食后的嘔吐物!那些貴族赴宴時餐桌下放著擔架,吃得走不動時就讓仆人抬回去。

整個帝國陷入荒淫無度的泥潭中不可自拔,就是組成了三千萬大軍,也不可能具備進行這種偉大計算的素質和體力。”

“這朕知道,”秦始皇說,“但愷撒正在清醒過來,在重整軍備,西洋人的智慧也是件可怕的東西,你們并不比東方人聰明,但想對了路子,比如他能看出太陽有三個,你能想出那三條定律,都是很了不起的,東方人暫時做不到。

而我現在還沒有能力遠征西洋,我的船不行,從陸上走,漫長的供應線無法維持。”

“所以,偉大的皇帝,您的帝國還要發展!”

馮·諾伊曼不失時機地說,“如果掌握了太陽運行的規律,你就能充分利用每一個恒紀元,同時避免亂紀元帶來的損失,這樣發展速度比西洋要快得多。

請你相信我們,我們是學者,只要能用三定律和微積分準確預測太陽的運行,不在乎誰征服統治世界。”

“朕當然需要預測太陽的運行,但你們讓我集結三千萬大軍,至少要首先向朕演示一下這種計算如何進行吧。”

“陛下,請給我三個士兵,我將為您演示。”

馮·諾伊曼興奮起來。

“三個?

只要三個嗎?

朕可以輕易給你三千個。”

秦始皇用不信任的目光看著馮·諾伊曼。

“偉大的陛下,您剛才提到東方人在科學思維上的缺陷,就是因為你們沒有意識到,復雜的宇宙萬物其實是由最簡單的單元構成的。

我只要三個,陛下。”

秦始皇揮手召來了三名士兵,他們都很年輕,與秦國的其他士兵一樣,一舉一動像聽從命令的機器。

“我不知道你們的名字,”馮·諾伊曼拍拍前兩個士兵的肩,“你們兩個負責信號輸入,就叫‘入1’、‘入2’吧,”他又指指最后一名士兵,“你,負責信號輸出,就叫‘出’吧。”

他伸手撥動三名士兵,“這樣,站成一個三角形,出是頂端,入1和入2是底邊。”

“哼,你讓他們成楔形攻擊隊形不就行了?”

秦始皇輕蔑地看著馮·諾伊曼。

牛頓不知從什么地方掏出六面小旗,三白三黑,馮·諾伊曼接過來分給三名士兵,每人一白一黑,說:“白色代表0,黑色代表1。

好,現在聽我說,出,你轉身看著入1和入2,如果他們都舉黑旗,你就舉黑旗,其他的情況你都舉白旗,這種情況有三種:入1白,入2黑;入1黑,入2白;入1、入2都是白。”

“我覺得你應該換種顏色,白旗代表投降。”

秦始皇說。

興奮中的馮·諾伊曼沒有理睬皇帝,對三名士兵大聲命令:“現在開始運行!入1入2,你們每人隨意舉旗,好,舉!好,再舉!舉!”

入1和入2同時舉了三次旗,第一次是黑黑,第二次是白黑,第三次是黑白。

出都進行了正確反應,分別舉起了一次黑和兩次白。

“很好,運行正確,陛下,您的士兵很聰明!”

“這事兒傻瓜都會,你能告訴朕,他們在干什么嗎?”

秦始皇一臉困惑地問。

“這三個人組成了一個計算系統的部件,是門部件的一種,叫‘與門’。”

馮·諾伊曼說完停了一會兒,好讓皇帝理解。

秦始皇面無表情地說:“朕是夠郁悶的,好,繼續。”

馮·諾伊曼轉向排成三角陣的三名士兵:“我們構建下一個部件。

你,出,只要看到入1和入2中有一個人舉黑旗,你就舉黑旗,這種情況有三種組合——黑黑、白黑、黑白,剩下的一種情況——白白,你就舉白旗。

明白了嗎?

好孩子,你真聰明,門部件的正確運行你是關鍵,好好干,皇帝會獎賞你的!下面開始運行:舉!好,再舉!再舉!好極了,運行正常,陛下,這個門部件叫或門。”

然后,馮·諾伊曼又用三名士兵構建了與非門、或非門、異或門、同或門和三態門,最后只用兩名士兵構建了最簡單的非門,出總是舉與入顏色相反的旗。

馮·諾伊曼對皇帝鞠躬說:“現在,陛下,所有的門部件都已演示完畢,這很簡單不是嗎?

任何三名士兵經過一小時的訓練就可以掌握。”

“他們不需要學更多的東西了嗎?”

秦始皇問。

“不需要,我們組建一千萬個這樣的門部件,再將這些部件組合成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就能進行我們所需要的運算,解出那些預測太陽運行的微分方程。

這個系統,我們把它叫做……嗯,叫做……”

“計算機。”

汪淼說。

“啊——好!”

馮·諾伊曼對汪淼豎起一根指頭,“計算機,這個名字好,整個系統實際上就是一臺龐大的機器,是有史以來最復雜的機器!”

游戲時間加快,三個月過去了。

秦始皇、牛頓、馮·諾伊曼和汪淼站在金字塔頂部的平臺上,這個平臺與汪淼和墨子相遇時的很相似,架設著大量的天文觀測儀器,其中有一部分是歐洲近代的設備。

在他們下方,三千萬秦國軍隊宏偉的方陣鋪展在大地上,這是一個邊長六公里的正方形。

在初升的太陽下,方陣凝固了似的紋絲不動,仿佛一張由三千萬個兵馬俑構成的巨毯,但飛翔的鳥群誤入這巨毯上空時,立刻感到了下方濃重的殺氣,鳥群頓時大亂,驚慌混亂地散開或繞行。

汪淼在心里算了算,如果全人類站成這樣一個方陣,面積也不過是上海浦東大小,比起它表現的力量,這方陣更顯示了文明的脆弱。

“陛下,您的軍隊真是舉世無雙,這么短的時間,就完成了如此復雜的訓練。”

馮·諾伊曼對秦始皇贊嘆道。

“雖然整體上復雜,但每個士兵要做的很簡單,比起以前為粉碎馬其頓方陣進行的訓練來,這算不了什么。”

秦始皇按著長劍劍柄說。

“上帝也保佑,連著兩個這樣長的恒紀元。”

牛頓說。

“即使是亂紀元,朕的軍隊也照樣訓練,以后,他們也會在亂紀元完成你們的計算。”

秦始皇驕傲地掃視著方陣說。

“那么,請陛下發出您偉大的號令吧!”

馮·諾伊曼用激動得發顫的聲音說。

秦始皇點點頭,一名衛士奔跑過來,握住皇帝的劍柄向后退了幾步,抽出了那柄皇帝本人無法抽出的青銅長劍,然后上前跪下將劍呈給皇帝,秦始皇對著長空揚起長劍,高聲喊道:

“成計算機隊列!”

金字塔四角的四尊青銅大鼎同時轟地燃燒起來,站滿了金字塔面向方陣一面坡墻的士兵用宏大的合唱將始皇帝的號令傳下去:

“成計算機隊列——”

下面的大地上,方陣均勻的色彩開始出現擾動,復雜精細的回路結構浮現出來,并漸漸充滿了整個方陣,十分鐘后,大地上出現了一塊三十六平方公里的計算機主板。

馮·諾伊曼指著下方巨大的人列回路開始介紹:“陛下,我們把這臺計算機命名為‘秦一號’。

請看,那里,中心部分,是CPU,是計算機的核心計算元件,由您最精銳的五個軍團構成,對照這張圖您可以看到里面的加法器、寄存器、堆棧存儲器;外圍整齊的部分是內存,構建這部分時我們發現人手不夠,好在這部分每個單元的動作最簡單,就訓練每個士兵拿多種顏色的旗幟,組合起來后,一個人就能同時完成最初二十個人的操作,這就使內存容量達到了運行‘秦1.0’操作系統的最低要求;你再看那條貫穿整個陣列的通道,還有那些在通道上待命的輕騎兵,那是BUS,系統總線,負責在整個系統間傳遞信息。

“總線結構是個偉大的發明,新的插件,最大可由十個軍團構成,能夠快捷地掛接到總線上運行,這使得‘秦一號’的硬件擴展和升級十分便利;再看最遠處那一邊,可能要用望遠鏡才能看清,那是(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