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二章 臺球 回到首頁

第二章 臺球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第二章 臺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啟動新域名 輸入: 第二章 臺球

推開丁儀那套嶄新的三居室的房門,汪淼聞到了一股酒味,看到丁儀躺在沙發上,電視開著,他的雙眼卻望著天花板。

汪淼四下打量了一下,看到房間還沒怎么裝修,也沒什么家具和陳設,寬大的客廳顯得很空,最顯眼的是客廳一角擺放的一張臺球桌。

對汪淼的不請自來,丁儀倒沒表示反感,他顯然也想找人說話。

“這套房子是三個月前買的,”丁儀說,“我買房子干什么?

難道她真的會走進家庭?”

他帶著醉意笑著搖搖頭。

“你們……”汪淼想知道楊冬生活中的一切,但又不知該如何問。

“她像一顆星星,總是那么遙遠,照到我身上的光也總是冷的。”

丁儀走到窗前看著夜空,像在尋找那顆已逝去的星辰。

汪淼也沉默下來。

很奇怪,他現在就是想聽一聽她的聲音,一年前那個夕陽西下的時刻,她同他對視的那一瞬間沒有說話,他從來沒有聽到過她的聲音。

丁儀一揮手,像要趕走什么,將自己從這哀婉的思緒中解脫出來。

“汪教授,你是對的,別跟軍方和警方糾纏到一塊兒,那是一群自以為是的白癡。

那些物理學家的自殺與‘科學邊界’沒有關系,我對他們解釋過,可解釋不清。”

“他們好像也做過一些調查。”

“是,而且這種調查還是全球范圍的,那他們也應該知道,其中的兩人與‘科學邊界’沒有任何來往,包括——楊冬。”

丁儀說出這個名字時顯得很吃力。

“丁儀,你知道,我現在也卷進這件事里了。

所以,關于使楊冬做出這種選擇的原因,我很想知道,我想你一定知道一些。”

汪淼笨拙地說道,試圖掩蓋他真正的心跡。

“如果知道了,你只會卷得更深。

現在你只是人和事卷進來了,知道后連精神也會卷進來,那麻煩就大了。”

“我是搞應用研究的,沒有你們理論派那么敏感。”

“那好吧,打過臺球嗎?”

丁儀走到了臺球桌前。

“上學時隨便玩過幾下。”

“我和她很喜歡打,因為這讓我們想到了加速器中的粒子碰撞。”

丁儀說著拿起黑白兩個球,將黑球放到洞旁,將白球放到距黑球僅十厘米左右的位置,問汪淼,“能把黑球打進去嗎?”

“這么近誰都能。”

“試試。”

汪淼拿球桿,輕擊白球,將黑球撞入洞內。

“很好,來,我們把球桌換個位置。”

丁儀招呼一臉迷惑的汪淼,兩人抬起沉重的球桌,將它搬到客廳靠窗的一角。

放穩后,丁儀從球袋內掏出剛才打進去的黑球,將它放到洞邊,又拾起那個白球,再次放到距黑球十厘米左右的地方,“這次還能打進去嗎?”

“當然。”

“打吧。”

汪淼再次輕而易舉地將黑球打入洞內。

“搬。”

丁儀揮手示意,兩人再次抬起球桌,搬到客廳的第三個角,丁儀又將黑白兩個球擺放到同樣的位置,“打吧。”

“我說,我們……”

“打吧。”

汪淼無奈地笑笑,第三次將黑球擊入洞內。

他們又搬了兩次臺球桌,一次搬到了客廳靠門的一角,最后一次搬回了原位。

丁儀又兩次將黑白球擺到洞前的位置,汪淼又兩次將黑球擊入洞內。

這時兩人都有些出汗了。

“好了,實驗結束,讓我們來分析一下結果。”

丁儀點上一支煙說,“我們總共進行了五次試驗,其中四次在不同的空間位置和不同的時間,兩次在同一空間位置但時間不同。

您不對結果震驚嗎?”

他夸張地張開雙臂,“五次,撞擊試驗的結果居然都一樣!”

“你到底想表達什么?”

汪淼喘著氣問。

“你現在對這令人難以置信的結果做出解釋,用物理學語言。”

“這……在五次試驗中,兩個球的質量是沒有變化的;所處位置,當然是以球桌面為參照系來說,也沒有變化;白球撞擊黑球的速度向量也基本沒有變化,因而兩球之間的動量交換也沒有變化,所以五次試驗中黑球當然都被擊入洞中。”

丁儀拿起撂在地板上的一瓶白蘭地,把兩個臟兮兮的杯子分別倒滿,遞給汪淼一杯,后者謝絕了。

“應該慶祝一下,我們發現了一個偉大的定律:物理規律在時間和空間上是均勻的。

人類歷史上的所有物理學理論,從阿基米德原理到弦論,以至人類迄今為止的一切科學發現和思想成果,都是這個偉大定律的副產品,與我們相比,愛因斯坦和霍金才真是搞應用的俗人。”

“我還是不明白你想表達什么。”

“想象另一種結果:第一次,白球將黑球撞入洞內;第二次,黑球走偏了;第三次,黑球飛上了天花板;第四次,黑球像一只受驚的麻雀在房間里亂飛,最后鉆進了您的衣袋;第五次,黑球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飛出,把臺球桌沿撞出一個缺口,擊穿了墻壁,然后飛出地球,飛出太陽系,就像阿西莫夫描寫的那樣。

這時您怎么想?”

丁儀盯著汪淼,后者沉默許久才問:“這事真的發生了,是嗎?”

丁儀將手中的兩杯酒都仰頭灌下去,兩眼直勾勾地看著臺球桌,仿佛那是個魔鬼,“是的,發生了。

近年來,基礎理論研究的實驗驗證條件漸漸成熟,有三個昂貴的‘臺球桌’被造了出來,一個在北美,一個在歐洲,還有一個你當然知道,在中國良湘,你們納米中心從那里賺了不少錢。

“這些高能加速器將實驗中粒子對撞的能量提高了一個數量級,這是人類以前從未達到過的。

在新的對撞能級下,同樣的粒子,同樣的撞擊能量,一切試驗條件都相同,結果卻不一樣。

不但在不同的加速器上不一樣,在同一加速器不同時間的試驗中也不一樣,物理學家們慌了,把這種相同條件的超高能撞擊試驗一次次地重復,但每次的結果都不同,也沒有規律。”

“這意味著什么呢?”

汪淼問,看到丁儀盯著自己不做聲,他又補充道,“哦,我搞納米,也接觸物質微觀結構,但比起你們來要淺好幾個層次,請指教一下。”

“這意味著物理規律在時間和空間上不均勻。”

“這又意味著什么呢?”

“往下您應該能推論出來吧,那個將軍都想出來了,他真是個聰明人。”

汪淼看著窗外沉思著,外面城市的燈海一片燦爛,夜空中的星星被淹沒得看不見了。

“這就意味著宇宙普適的物理規律不存在,那物理學……也不存在了。”

汪淼從窗外收回目光說。

“‘我知道自己這樣做是不負責任的,但別無選擇。

’”丁儀緊接著說,“這是她遺書的后半部分,您無意中剛說出了前半部分,現在多少能夠理解她吧。”

汪淼從臺球桌上拿起剛才他打過五次的那個白球,撫摸了一會兒輕輕放下,“這對一個前沿理論的探索者確實是個災難。”

“在理論物理這個領域要想有所建樹,需要一種宗教般的執著,這很容易把人引向深淵。”

告辭時,丁儀給了汪淼一個地址。

“你如果有空,拜托去看看楊冬的母親。

楊冬一直和她住在一起,女兒是她生活的全部,現在就一個人了,很可憐。”

汪淼說:“丁儀,你知道得顯然比我多,就不能再透露一點嗎?

你真的相信物理規律在時空上不均勻?”

“我什么都不知道……”

丁儀與汪淼對視了好長時間,最后說:“這是個問題。”

汪淼知道,他不過是接下了那位英軍上校的話:生存還是死亡,這是個問題。;和!,,。,

三體全集(全3冊)(每個人的書架上都該有套《三體》!關于宇宙的狂野想象!) https://tw.dianfeng.me/Read/9473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