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001 我是來拯救水深火熱中的外國人民的 回到首頁

001 我是來拯救水深火熱中的外國人民的
惡魔就在身邊001 我是來拯救水深火熱中的外國人民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陳曌(zhao)拖著行陳箱從機場走出來。

聽說外國人民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自己本著濟世為懷的理念,必須來拯救他們。

大門口站著兩個女人,其中一個是陳曌的母親,另外一個是個白人女性是她的助理,好像是叫薩麗。

陳曌是個事故醫生,在國內出過醫療事故的,在國內已經無法再從事相關工作。

所以她的母親把陳曌弄到美國來,這對一個醫藥公司的董事長來說,還是不難的。

當然了,作為回報,陳曌要在她的女兒,也就是陳曌同父異母的妹妹需要骨髓的時候,捐獻自己的骨髓。

陳曌母親與父親在很早之前就已經離異,而后出國打拼,如今陳曌的母親已經是一家醫藥公司的老總。

不過這都和陳曌沒太多的關系,他們兩個更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這些年,他們的聯系屈指可數。

而陳曌母親對他的幫助,更像是一場交易。

當然了,他們的關系也算不上惡劣。

早年父母離異,不是誰的錯,只是因為合不來,就是這么簡單。

沒有什么嫌貧愛富,也沒有什么迫于現實。

然后陳曌選擇了與父親,就是那么簡單。

陳曌也不是那種缺乏母愛的人。

“這是你的綠卡,還有銀行卡,里面有一萬美元。”

“謝謝。”陳曌接過東西。

“還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沒有了……她需要的時候,給我電話。”

陳曌母親點點頭:“你打算從事哪個行業?”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我有自己的規劃。”

規劃個屁啊,陳曌現在連住哪里都不知道。

“如果你打算重回老本行的話,最好先去考個行醫執照,如果非法行醫的話,是會被遣送回去,而且要進大牢。”

“我知道了。”

在與母親告別后,陳曌拖著行禮上了一輛的士。

“去哪?”出租車司機是一個黑人。

“幫我找一家汽車旅館,謝謝。”陳曌的英文發音還不是很標準。

“韓國人?日本人?中國人?”

“中國人。”

“你好,我叫文森特,你是來做什么的?”

“逃亡。”

“天哪,你們中國這么危險嗎?”

“不,我在國內出了點事,所以只能逃出國。”

“黑...幫?”

“好吧,我是個醫生。”陳曌無奈的回答道。

陳曌聽說,每個黑人都是話癆,而文森特很好的證明了這點。

“伙計,能和我說說怎么回事嗎?”

“我所接手的一個病人,在家屬沒有簽免責書的情況下,就對他進行了一場手術,很遺憾,他死了,然后我就成了那個兇手。”

“好吧,這是個悲傷的故事,為什么家屬沒有簽免責書?”

陳曌實在是不想討論這個話題,難道告訴這位黑人老兄,這是某些醫鬧一貫的伎倆嗎,讓他和自己一起聲討冷血無情的國人嗎?

“你對住宿有什么要求嗎?”

“要求很簡單,環境好,干凈整潔,食物美味,價格便宜,最好美女還多。”

“好的,我認識一家旅館,每個晚上只要十美元。”文森特自動的省略掉了其他的要求,只聽明白了,便宜。

陳曌很無奈,然后欣然接受了這家汽車旅館。

文森特給陳曌推薦的這家汽車旅館,位于洛杉磯市郊,環境嘛……周圍都是荒涼的沙地。

看起來文森特認識這家汽車旅館的老板,一個大胡子矮胖白人老男人,或許是位置偏僻,所以沒什么生意,老板正在柜臺打瞌睡。

“嗨,伊森,我給你帶了一個客人來,一個可愛的亞洲人。”

伊森慢悠悠的睜開眼睛,他的反應看起來有點遲鈍,看了看文森特,又看了看陳曌:“好的,一個晚上十五美元。”

“喂,伊森,不要這樣,這是我的兄弟。”

“好吧,如果給現金的話,我給你十美元一個晚上,提供你一頓早餐。”

陳曌在來之前,兌換了一些現金,所以爽快的支付了十個晚上的住宿。

“有證件嗎?駕照也可以。”

陳曌拿出綠卡,做了登記后,伊森便帶著陳曌去了一個房間。

沒有想象中的臟亂差,至少在陳曌可以接受的范圍,一個浴室和一個臥室,一面靠窗,所以光線倒是很不錯。

“文森特,能留個聯系方式嗎,如果我需要用車,我會找你的。”

“當然,我很樂意。”

文森特臨走前抱了抱陳曌,陳曌對于老美的這種過于熱情的禮節還有些無法適從。

不過文森特是個自來熟的黑人,至少陳曌對他的印象相當不錯。

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

至少,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自己都將要住在這里。

一直到自己賺到足夠的錢,或者是無法生存下去。

陳曌拿出自己的行禮,在拿出一個金屬盒子的時候,陳曌顯得尤為莊重。

這個金屬盒子是陳家祖祖輩輩相傳的,陳曌的父親生前是個江湖術士。

陳曌很好奇,半文盲的父親是怎么追求到女學霸母親的。

據說打開了金屬盒子,就需要繼承陳家的家業。

不過陳曌一直無法打開這個盒子,所以陳曌很慶幸。

畢竟,哪怕是三流的醫生,也好過當個江湖術士要好的多,至少陳曌是這么認為的。

突然,房門猛的打開了,正站在門后的陳曌身子踉蹌,手中的金屬盒子沒拿穩,掉在地上。

然后,原本嘗試過無數次也沒打開的金屬盒子,用這種很不嚴謹的方式打開了。

“抱歉,沒傷到你吧。”伊森站在門外,手中端著一份漢堡署條。

“額……沒事,是給我的嗎?”

“不是,我只是上來看看你有沒有需要幫助的地方,看來是沒有,再見。”

伊森的回答讓陳曌僵在半空中的手,顯得很尷尬,也很失望,特別是在陳曌肚子很餓的時候。

陳曌重新關上房門,撿起地上的金屬盒子。

陳曌原本以為,這金屬盒子里有什么東西,也許是什么秘籍,或者什么秘寶。

可是里面什么都沒有,空無一物,這讓原本就很失望的陳曌更失望。

比沒有得到食物的失望更多一倍……

陳曌正要將金屬盒子放回桌子上,腳下突然踹到什么東西。

“哪里來的狗?”陳曌發現腳邊多了一只沙皮狗。

“嘿,你最好客氣一點。”沙皮狗轉過身,用著陳曌無法理解的方式開口說道:“我可是地獄的領主,別西卜.維托。”

惡魔就在身邊 https://tw.dianfeng.me/Read/49086/index.html